爱与不爱,都终将原谅


文|暮时光

—1—

珍珠般大的雨滴打在雨伞上,顺着伞的边缘打了个转,才恋恋不舍地滑下。司奕忍住不管裤脚上的泥浆,从五十米外的地方直奔向正停下的公交车。还剩十米的时候,公交车向她所在的方向驶来,与她擦身而过。

她气急败坏地骂了句:“卧槽!”错过公交车就得了,还被溅了一身水,若不是有把伞支着,估计得从头到尾全湿透,成一个落汤鸡。

她抬头望了眼乌云密布的远方,一片墨绿在暴雨中乱舞,这时,空中突然响起一阵轰轰声,吓得她打了个冷颤。

司奕怕雷,从很小的时候就怕,那些在孤儿院里的雷雨夜,她常常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

公交站坏透的塑料壳被风吹得“哐哐”直响,耳边雷声震耳,雨水打在伞上的“哒哒”声,这些,无不在刺激她的神经。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搜了下最近的咖啡店,在风雨中,向着目标处前进。其实她不怕雨,只怕风和雷,风起时是她思念最浓的时候,打雷时是她神经最脆弱的时候。而今天偏偏这两者一起来,整个她都处在战战兢兢的状态之中,她现在急需一个地方避避,而咖啡店是最好的选择。

司奕走进咖啡店来,一颗心总算安定了些。这也是为什么她讨厌夏天,夏天多雷雨,往常一到这时候,她除了上班绝对是窝在家里。

她把雨伞放在门口处,伸手拂了拂衣服上的雨珠,两秒钟,整个手全湿了。她有些懊恼,又有些无奈,只得向工作人员求助,点了杯卡布奇诺,趁着等咖啡的时间,她用刚寻来的毛巾擦拭着手上的雨水,见身上不再有多余的水滴之后,她才缓缓坐下了身子。

“司奕。”

温婉动人的声音在司奕身后响起,她回过头看向来人,“是你。”

“是我,好久不见。”陆雯雯伸出右手,脸上飞扬着明媚的笑容。

司奕出现在门口那一刻,她就认出她来,尽管几年未见,司奕的模样却依然清晰。

司奕边应着“好久不见”,边伸出手同陆雯雯握手。这个曾经那么熟悉的人,如今也这么客套了,她心中不由讥笑。

陆雯雯走了两步坐了下来,和司奕面对面坐着。她细细端详着眼前的女子,老实说,二十四岁的司奕和二十一岁的司奕相比,容貌并无多大改变,但她知道,她变了。

“小奕。”陆雯雯轻唤出声,司奕一瞬间陷入回忆,这个称呼多久未听见了,她不曾细数过日子,只觉得很久很久了。

随后,她听见对面的人说,“我没有嫁给顾境。”

顾境啊。

是风起时她想念的人。


—2—

顾境——这个名字,从十岁开始便烙在她的心上,到如今,已经是两个七年。

十岁时,她成了顾司奕,传言顾家流落在外的小姐,她还有一个大她六岁的哥哥,顾境。

然而,她跟顾家并没有血缘关系。

可顾司奕这个名字就像魔怔一样,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怎么也甩不开。每当有人叫她“顾司奕”时,她都不会应答。

至始至终,她都是司奕,她不是顾家的真小姐,她只是被领养回来的司奕,姓司名奕,也是喜欢顾境的司奕。

可在他身边,她就姓顾,是他的亲妹妹。而如今,她终于变回了司奕,却再也没有靠近他的理由。

三年前她大学毕业,顾境将要结婚的消息传入她的耳中,她立马从顾家搬了出来,换掉所有联系方式,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独自的生活。

这么多年,她唯一做过两件勇敢的事,一件是反对改名成顾司奕,一件就是从顾家搬出来。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从顾家搬出来的那天。她在外面找工作,却听说本市顾家少爷顾境与陆家千金陆雯雯订婚了。这就像一枚炸弹一样,“嘭嘭”在她脑中炸裂。

顾境,是她十岁时就喜欢上的男孩子。

陆雯雯,是她十一岁时就认识的小姐姐。

当有一天他们俩的名字单独出现在一起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他们要结婚了。

而在此之前,她什么也不知道,尽管她头上还挂着“顾家小姐”的名头,她却是最后知道真相的那个人。

那天本来是个晴朗的天气,不一会,又是闪电又是下雨。

向来怕雷雨天的司奕冒着大雨冲到了订婚酒店,浑身湿漉漉的,她看见顾境亲手给陆雯雯戴上订婚戒指,戒指反射过来的光闪到她的泪眼中,那么晃,那么亮。

她没有大吵大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转身离了开,将自己和大雨融为一体。

她带着浑身的湿气回到顾家,偌大的房子里空荡荡的,只有雨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一小时后,她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回头看了眼顾境的房间,悠悠转转,终是留了个背影。

耳边阵阵雷鸣声,她什么也听不见了。

而那个叫阿境的男子,已是别家人。


—3—

十四年前,院长和她说有家庭要领养她。她从伙伴们眼中看见了羡慕,却并不以为然。

父母亲去世以后,没有一个亲戚愿意收养她,于是,她被送到了孤儿院。如今不过是重复先前的路,谁又知这条路通向哪里呢?

她收拾好东西,在忐忑中等来了顾父顾母,以及顾境。

她早已打算好,若是人不顺眼,她就死赖着院长不走。

可是她遇见了顾境,十岁的司奕遇见了十六岁的顾境,一眼误终生。

此后许多个岁月里,司奕都会梦见初见顾境时的那双眼睛,是他与她不经意的对视决定了她的十一年。

他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吃饭、学习、生活。

所有人都叫她小奕,而他偏偏叫她阿奕。

他给她做早饭,给她弹钢琴,修长的手指在钢琴上为她跳了很多支舞蹈。从手指往上,是白色的袖口、领口、再到嘴唇,最后到他深邃的眼睛以及浓密的睫毛,没有一处逃脱过她的眸子。

离开顾家后的三年,她不止一次梦见他,骑单车的少年,雷雨夜的陪伴,厨房忙碌的身影,钢琴上的那双手,夜晚入睡时的歌声,都是他,全都是他。

即使离开了他,她的生活里也全是他的影子,每做一件他们做过的事,她就会想起他,每吹一次风,她就会想起他。

每个雷雨夜,她都是开着台灯,把自己裹成一团,然后塞上耳机,声音开到最大,在想念和害怕中度过的。

她无数次想要回去找他,但她的理智告诉自己:他已经结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就算他没有结婚,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因为靠近他时的她,被人们贴上了一个“标签”——顾司奕,甚至,她也这样以为。

她是顾小姐,也是他心坎上的妹妹。

只是,有谁问一句:司奕,你愿意吗?

她不愿意,她只想做司奕,做那个只叫他阿境的司奕。


—4—

一滴清泪顺着司奕的脸颊落下,她拿过床头的手机,“三点钟”,她又梦见他了。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她的脑中全是白天遇见陆雯雯的情景。

陆雯雯说她没有嫁给顾境时,她愣怔了好一会,只是陆雯雯未嫁,也总会有一个人嫁给他,她知道,那个人永远不是自己。

可是陆雯雯却直接告诉她,“小奕,他没有结婚。”

没有结婚么?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关心和疑惑,问了为什么。

“当初他和我订婚,是两家父母做的决定,他是顾家独子,推不掉责任。我们都只能选择妥协。但是小奕,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喜欢他,我怎么会和你抢呢?”

很早以前?司奕竟然听得很难过,原来她喜欢他,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久到已经过了十四年。

她不语,只听陆雯雯越来越清晰的声音一遍遍在耳边回放,“小奕,你离开后,他再也没笑过。”

不会笑的顾境,真丑啊。

一想到这,她忍不住呜咽出声,她的阿境,也是喜欢她的,对么?

十四年,太久了。

久得她差点忘了,她是他的阿奕。

获取授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