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产房里让我前行的小温暖

字数 1293阅读 448

那个夜班过去有些时日了,但那晚的情形却还历历在目。一接班,看着待产室乌泱泱的架势,呻吟声、安慰声,大声喊口号使劲儿声,我就知道注定是个“充实”的夜班,却没想到是那么的充实。戴上护腰,缠上护腕,还夸张地压压腿、扭扭腰,逗逼似的给自己缓解下压力。

然后…从下午四点到凌晨三点…离下班还有五个小时,基本上半个小时来一个住院的产妇,而且查一查都是临产,本来寄希望于她们只是来看一看,离分娩还早就可以先回家,事实证明我太乐观了,随着第十个的产妇到来,我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来了就住,住了就生,我和搭档像马达似的,可是这个马达明显该上油了,由一开始的接班一路小跑到凌晨三点的步履维艰,当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我毫不夸张地说,我快哭了,我产房有并台要生的,待产室有快生的,然后门外站着肚子疼要住院的,这时候90后搭档抱着病历跟我说,姐姐,又来一个,我想哭了!我一听这孩子要哭,我快把我的眼泪咽下去吧,小孩们都看着我呢,我怎么可能比她先哭呢,一提气,说“来吧,住下,生就接!”

再然后,我总是抬头看表,走到产房就看产房的表,走到走廊就看走廊的表,我觉得表一定坏了,时针在3上就像粘住了一样,怎么还没动,怎么还是3?第一次,都说那么忙时间就会过得快,可是这次我却觉得度分如年,我的体力和脑力到极限了,噁心,心口疼,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可是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穷大的。

这时候我上台了,这个产妇,我至今都忘不了,她是个军嫂,住院的时候爱人没来,爱人在吉林当兵,他俩是青岛老乡,家人介绍认识,结婚后就分隔两地,等生了孩子再争取住到一起。这个产妇全程都很坚强,很隐忍,一般老公不在身边的,我就很少提这茬,怕她们难受,但她很豁达,是她亲姐姐进来陪产的。她姐姐见着她就掉眼泪,我明白是为啥,想劝又怕越劝越哭,结果是人家产妇倒过来安慰她姐姐。等孩子出来,我开始缝合,但我真的筋疲力竭了,可我们所有的同事都是如此,再累都靠那口气撑着,不然自己倒了,活给谁干!我缝了两针,稍微停了两秒,有一个轻轻闭眼睛的动作,然后再继续缝,又停了一下,颈椎很疼,我稍微抬了下头,只是稍微,动作很小,这时候的产妇都基本累的够呛,尤其凌晨两三点,但是,当我再稍微仰头准备歇歇颈椎的时候,这个产妇说,大夫,你等会缝吧,我没事,你先歇歇吧。我可以不夸张地说,当时真的是一股暖流给我充了电,我心情一下子明朗了,又有了力气。我听得出来,她是真诚的,并不是怕我会给她缝合不好才叫我先别缝。大多数产妇都是问怎么还没缝完,什么时候能缝好,而她是让我先不管她,让我先休息。她一定不知道,当时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在后面的五个小时中,让我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她至少又给了我三个小时的力量。好可爱的军嫂!

至于再后面,我为啥那两个小时又没了力气,因为门铃又在叫,又来产妇了,又快要生了,还有一堆病历…以致到最后,门铃哧哧啦啦哑了嗓子,居然没电了!

那天,一整晚,16个小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把国家政策贯彻了个彻底。我们几个没晕、没哭、没猝死,后来跟搭档们说,好奇怪,咱们居然16个小时没尿尿,尿都去哪了?

说正经的,我现在都很感谢那个给我力量的产妇,她一定会有一个好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