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写作

不知不觉在简书七个月了,迄今为止写了大概五十七万字,其中包括已经上架的一本四十一万字的《回不去的记忆—童年篇》,还有正在更新的《初中篇》以及武侠连载《幽冥剑之泪》。

从入驻简书开始我就没有打算再挪窝了,可能本身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打理,而且我觉着在这里写作很干净,清静,没有太多功利的东西(这东西肯定有,但被我习惯性忽略了)。

期间也有简友劝我多试试其它更大的平台,我只能心存感激了,确实是有心无力。我写作的目的其实并不单纯,一是希望自己的东西能被人认可,要是一朝成名能赚点生活费就更好了;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完成一部承载着部分七零后,八零甚至九零后共同成长经历的小说,也就是这部《回不去的记忆》。有人说他更像是一个人的回忆录,我不认同,因为小说里的主人公宋南极跟现实中的我一点都不一样,他只是一个带着一点点我的影子的虚构人物,包括另外两个宋云峰和宋春海,都是虚构的。我的目的就是通过这三个性格各不相同的小伙伴的经历,将曾经属于七零八零和九零后们的记忆串联起来,希望大家看了之后能找到共鸣,这就是我最大的慰藉了。

所以,我写作的目的就很清晰了,为了名利,同样也为了一份逝去的青春记忆,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觉得作为一个初写者,这两个目的同样重要。因为出名得利往往概率很小,而且常常取决于一些外界因素,所以想要为此而坚持下来,写着写着你就会懈怠,甚至开始骂街了:老子写这么好都没人看得上,那些狗屎一样的文章却能印成让人羡慕的流口水的纸质书大肆炫耀,天理何在啊!(这种想法我偶尔也会有)

在认清这个残酷的现实之后,那么写作的第二个目的就很重要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相信大部分写作者都有对文字的热诚,想藉此来实现自己的文学梦,既能圆梦又能赚钱,可谓兴趣与职业的完美结合。可万一不能完美结合呢?那我们不放退而求其次,让自己的文字随心而写,少些浮躁,多些温情,就当做是送给自己的礼物。不论这份礼物是否精美,就像小时候自己亲手做的玩具,多年以后回想,即便不完美,却总能让自己会心一笑,因为那代表曾经的自己,留给未来自己的一份甜蜜回忆。

人的记忆会不可避免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减,而如果一些可以证明自己曾经做过那些事情的东西可以抚摸,可以阅读,可以回味,那段记忆不管是否美好,我相信回忆都是甜蜜有意义的。

在竞争日益激烈,社会浮躁喧嚣,功利实用主义充斥耳目的当下,随波逐流并不可耻。可这种环境造就的我们真的是自己自己喜欢的自己吗?我觉得不是,所以希望在文字中的自我是真实的,纯净的。

在现实世界我们或许不能独善其身,可是在文字里我们能。

简书七个月,我从刚开始进驻到现在看到很多原来的简友不经意间就突然离开了。有些是因为家庭或者事业,但是我猜想更多的是因为看不到一夜成名的希望吧。

前两天简友@立黄昏给我发简信说:你发现没,最早的一批简友都不在了,而咱俩还在。刚好那天我也仔细看了看原来相互关注的那些人,确实“存活”量很低了。他是侧重写诗和散文的,而当前那个专题确实被吐槽的相当厉害。我最受用的就是黄昏兄那一句:你写了56万字,而别人要么此刻在吐槽所谓的专题编辑,要么就干脆不写了,佩服你。

相比之下,我觉得连载专题的点击率不怎么高,可我们的@一鸣老大始终兢兢业业在不断的努力,帮我们推首页,给几乎所有不错的连载作品打赏,给我们建议。所有,我必须得说,有时候跟对一个好老大,能让你更加有信心,充满快乐的去写作。

如果没有大的意外,我还会继续在简书写下去,也希望大家能放平心态好好加油。

最后送给大家一个简单的写作总结:为名为利,更为自己,少些浮躁,多些认真。

——MJ老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