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夜半诡谈(11)

96
13号的小猫
2018.01.13 21:16* 字数 3699

摸龙头

文/13号的小猫

六月三伏好热天,

京东有个张家湾。

老两口子当院正吃饭,

来了个苍蝇讨人嫌。

这个苍蝇叼走一个饭粒儿,

老头一生气就追到四川。

老婆家中守了仨月,

书没捎来信没传。

请了个算卦的先生来占算,

先生说:按卦中断--老头这趟是

伤财、惹气白赔路费钱!

书接上回,上回书言道,同事与苏先生在我下车之后,遭遇邪事,不得不在肯德基耗到天亮方能归家,这事儿让我本来已经踏实下来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接着过了许久提心吊胆的日子。不过,没多久事情有了转机。

说事儿之前,咱得交代交代“醋打哪儿酸,盐从哪儿咸”。老北京人应该都知道“白云观”这地方,住在西城宣武的80后小时候在儿时过春节逛庙会的时候多半去那里骑过小毛驴儿或者摸过石猴,大了以后也应该去求过平安符什么的。外地的朋友如果没听过白云观,《射雕英雄传》里面全真教里面,那个摆天罡北斗阵的全真七子之中的丘处机,总该听过吧!

丘处机道号长春真人,而白云观的前身也叫长春宫,正是他修行的地方。这位丘处机道长,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小说里那般武艺高强,但是,他只身一人入蒙古大营,向那个经常屠城的成吉思汗进谏,绝对可以说是胆色过人。历史上“一言止杀”是确有其事的,这真的是大功德一件(不知道的请百度)若是没有这位邱道长的古道热肠可能当时的汉族早已经被灭干净了。

据说白云观初建于唐朝,原名天长观,金朝重修,改名为太极宫,之后毁于大火。元初道教全真派长春真人丘处机奉元太祖成吉思汗之诏驻太极宫掌管全国道教,遂更名长春宫,从那时候起它成为中国北方道教的中心。

丘处机道长逝世后,其弟子尹志平在长春宫东侧建立道院,取名白云观。(我知道你们在想他和小龙女的事,但是,人家并没有,金庸后来不也把那名字改了么)可惜的是,就在元代末年,长春宫等建筑毁于兵燹,只留了白云观独存,也不知道邱道长留下没留下啥秘籍。

明朝时又重建前后二殿和一些附属建筑,之后又大规模重建和添建,使观之规制趋于完善。在明正统八年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正式赐额“白云观”。之后,就在明末,白云观又毁于大火。

清康熙在原来基础上重新大规模重修与扩建,今天的白云观的整体布局和主要殿阁规制大体形成于那个时候。

在那之后,在乾隆、光绪年间又有修缮和少量添建。民国期间,观内建筑大都因年久失修变的残破。解放后,政府于1956年拨款进行修缮,1957年定为中国道教协会会址。“文革”期间,白云观再次受到破坏,1981年又拨款全面修葺,并对外开放。1979年,白云观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06月25日,白云观作为清代古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话说这白云观中有一座三清四御殿,主体为二层阁楼,上层奉三清,下层奉四御。三清像为明朝宣德年间所塑造,高2米余,神态安详超凡,色彩鲜艳如初,富丽而又不失古朴。四御即昊天金阙至尊玉皇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和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这些都是清代中期泥塑金漆沥粉造像,高约1.5米。在这三清四御殿前院子中的鎏金铜鼎炉,为明嘉靖年间所铸造。香炉造型浑厚,周身雕铸着精美的云龙图案,共有43条金龙。今天说的这个事,就和这个鎏金铜鼎炉有着莫大的关联。

话说,人一到遇见烦心事儿自己又没辙的时候,就希望有个精神寄托,能够让自己有个支撑下去的动力,我那些日子倒霉得跟得罪了各路牛鬼蛇神似的,一个“背”字贯穿一天,然后一个七日接着另一个七日的循环,都快熬不下去了。那时又正值春节,于是,我就起了去白云观转转的心,虽然人家都说去潭柘寺、戒台寺或者雍和宫烧香拜佛会更好,可由于现如今佛门乱象太多,我还是决定去白云观这种道家的地方求个平安符来得稳妥。于是,抽了一天时间,坐地铁直奔阜成门,然后步行直奔白云观。

多年不去白云观,发现已经不是当年的印象,没了那些庙会的气息,更突出了它作为一座道观的意义,不见了那些玩闹的小孩子,更多的是成年人来烧香参拜,即使不参拜,也都是来摸个石猴,摸个龙头,求个签请个符什么的。道观门前的街道两旁有很多支摊算卦的江湖人士,各门各派应有尽有,一个个也都犹如小商小贩一般的招揽生意,丝毫没把这玄学当做是神秘的东西,在他们眼中这也不过就是个谋生工具,让人不禁唏嘘。这些算卦先生,有一个算一个多是唐装啊居士服啊道袍之类的中式打扮,有的佩戴着手串佛珠,也有的脖子上戴着块玉石,还有的戴着副圆片眼镜,手里翻着一本经书什么的,先别管他们有没有真本事,架势倒是一个个的摆的很足。

与这些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胡子已经花白的老爷子,他背靠着电线杆屁股坐在一只小马扎上,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服,外面裹一件青色盘扣的棉袄,头戴一定雷锋帽,脚上穿一双山寨纽巴伦运动鞋,看他那一身打扮,说他是江湖上算卦的先生,还不如说他是来白云观遛弯的退休老大爷。要不是他背后立着一只看相算卦的幡你真的会因为他不过是逛累了,找个地方歇歇脚呢!

我当时急于进白云观给自己起一道平安符,打算从这老爷子身边走过,刚走到老爷子跟前,老爷子猛地一抬头正好跟我脸对脸,看了个正着。不得不说,老爷子这双眼睛是我活了二十多年里所没见过的一双最有精气神的眼睛了,虽说不大也不好看,但透着一股子浩然正气,用句艺术点的话,你会感觉那双眼睛直视着你的灵魂,当时老爷子看了看我,直接说了句:“来来来,后生,我给你看一看吧!”说实话,当时我是拒绝的,说自己不太信。老爷子一笑,说道:“小娃子,你是不是把老头子当成那些江湖骗子了?我给你看看,你那二百块钱好好的收起来别掉喽!”我听老爷子都这么说了,我就只当听他讲讲故事呗!于是就坐在了他面前。

老爷子先是盯着我看,然后从棉袄里面掏出一个黑色的竹筒,里面好像是有一把竹签,我一开始以为里面是卦签,后来老爷子把竹筒打开,把里面东西倒出来,我才看见,原来就只是六根半尺来长的竹签子而已。我觉得好奇就问老爷子:“您这家伙式儿可真新鲜,我看他们要不就用铜钱,要么就用卦签,也有问八字算命的,您可到好什么也不问,就直接摆弄您的家伙式儿,那么有把握啊?”

老爷子头都没抬,直接说:“小娃子,不要吵,我在看你的倒霉事什么时候过去,你一吵我一分心,就看不准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心说我最近倒霉他怎么知道的,大过年的来白云观的又不是全是倒霉蛋,就算瞎猜也不见得就准啊!于是,我耐着性子,看这老爷子把那六根竹签翻来覆去地摆弄了一溜够,终于等到他开口了。谁知道人家开口就说:“小娃子,你要做个道士啊!路都铺好了!”

突然听他这么一说我都懵了!“哪跟哪啊!您这算着命怎突然么出来这么一句啊!”我吃了一惊问道。

“哦,小娃子,你刚刚走过来的时候,不就是一股子要出家做道士的劲儿么?我师父就是道士,所以我以为你是个同门就给你看看,看了以后才知道你现在还没到时候,可是路已经差不多了,你这招的一身的煞气啊!走着路早晚的事了,看你愿不愿意去走。”老爷子回答道。

我心说这老爷子不会是精神不大正常吧!所以赶紧搪塞了几句,想要脱身,老爷子可能也看出来了,笑了笑,说:“小娃子,你不信也不要紧,这观里有一个铜鼎,上面有龙头,你闭上眼睛,想着这观里的神仙,然后朝着那鼎走过去,想伸手的时候你就伸手,如果那手正好摸在龙头上,要是那个大大的龙头,小的不算数。那你必定是要走这条路的,无非就是早走或者晚走罢了!你要是还不信就当个耍闹吧!”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放我走了。我见可以脱身,说了句谢谢,赶紧进了白云观。

求完平安符,我突然想起算命的那个老爷子的话,于是刻意去找那个铜鼎,终于在三清四御殿前面看见了排队摸龙头的队伍,排队的都说摸到龙头祈求来年有个好运。反正没事,我就也排在了队尾。

不一会儿,就轮到我去摸了,我闭上眼,心说我故意朝着斜的方向走,不可能还能摸到龙头,于是我向前走之前,先刻意调整了一下自己行走的路线,特意的错开了50度左右,之后闭上眼睛,放心大胆地向前走,一步、两步、三步,当走到第二十四步的时候,只觉得膝盖一软就要往前倒,人嘛都有个自救的本能,第一反应就是找个地方扶着,同时睁开眼睛,结果,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掌按在了一个大大的龙头上。当时我心说——坏了!

摸到龙头后,我是一阵恍惚,排队人群里有个大哥挺热情,一个劲儿的祝贺我,说来年一定顺风顺水的,看着我歪歪斜斜地走出去,结果走到一半,脚下跟长了眼似的,就朝着那个大香炉走过去了,还以为耍赖睁眼了呢!哪想到差点绊了一跟头还能摸到龙头呢!命里该着走运。

我尴尬的笑笑,说了声谢谢,就赶紧奔着道观门口走,希望那老爷子还在呢!结果当真不出我所料——他收摊了!想当初姜太公摆卦摊也就是一天三卦,这老爷子还真是秉承了高人算卦的传统,一刻都不多待。我跟旁边抽观音神签的大姐打听老爷子的事,大姐说:“怪老头儿一个,人家找他算卦,他还挑人。而且也不是天天来,今天赶巧了他在,跟等人似的,走的时候一边喊着号子一边走的,跟个疯子似的。”我追问喊的是什么?大姐不耐烦的说:“那我哪儿知道去?开头好像是什么天地有正气啥的,后面记不得了。”......我谢过大姐之后,在道观里转了一圈,求了个钛金的护身符就回去了。

这事儿在我心里悬了好一阵子,心说不是真得出家当道士吧!可日子一久,也就忘却了,直到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未完待续)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拥有,在下暂借



              上一篇                下一篇

夜半诡谈
夜半诡谈
10.7万字 · 5049阅读 · 43人关注
长期夜班的人, 常走夜路的人, 遇见奇闻异事的机会, 自然比寻常人多些, 我乐于听故事, 也爱讲故事, 只愿夜夜循环, 终能成就民间传奇~ 附注:此为周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