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利川—外公&外婆&家郷

字数 1427阅读 116
认真对待合影的外公外婆

上周三是外婆和妈妈生日

妹妹发来很多照片和视频

看到故乡的风景和亲人倍感亲切

翻看以前拍的家乡的照片

发现那是最温暖我的一部分

家人合影也是手机内存再不够

也不忍心删的照片

外婆和妹妹

我的家乡在恩施利川(湖北省)

外公在我们方言里就是大嘎嘎

外婆是小嘎嘎

也都可以称呼为嘎嘎

山间一少年

小时候对外公外婆家的印象就是

要走好远的山路

要拐好多次弯才能到达

也因为那时候小

走两个小时的山路有些吃不消

所以去外婆家的次数并不多

抽叶子烟的外公

现在想想挺愧疚的

因为舅舅们在福建工作和安家

小舅舅那会儿更是几年才回一次家

外公外婆深居山里挺孤单的

每次都盼着儿孙能去看他们

可是我们却去得很少

而且每次都呆得很短

和堂哥去看外公外婆

以前每次去拜年的时候

大姨和我妈妈会买一些年货和日用品

外婆家在山上买东西很不方便

那条蜿蜒山路那会儿不通车

爸妈和大姨会轮流用背篓背着年货去外婆家

走走歇歇得两个小时才到外婆家

每次要到的时候就会看到外公外婆

站在门前等着我们的到来

外公笑得合不拢嘴

外婆更是打心里欢喜

这是外公有次打电话告诉外婆

我要去看她

看外公笑得好开心

心里酸酸的很内疚

外公的背有些驼

是以前做重活、常年干农活造成的

外婆知道我们要来

就会拿出平时舍不得吃的腊猪蹄腊肠

摘些菜园里当季的蔬菜

准备一桌丰富的菜肴

外婆家吃的菜都是自己菜园种的

稻米也是自家的

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自给自足

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去赶集买些必需品

外婆还会自己推合渣、做豆腐

家里还有很多泡菜坛子

都是外婆自己泡的酸菜、做的咸菜和剁椒酱

还记得那会儿大姨、舅舅和我妈

都反对外公外婆种太多的庄稼

因为心疼他们上年纪了还做那么多农活

可是外公外婆闲不住

也看不得田土都荒着

所以背着大家还是继续做着很多农活

外公外婆勤勤恳恳一辈子

是淳朴憨厚的老农民

外公还是老党员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

山里的邻居会在农忙的时候互相帮忙

谁家需要打谷子(收稻)就去谁家

小时候老家的传统也是这样

可是现在住在上面的人就几户了

年轻一代都搬走了

上年纪的又在坚守中终老

人越来越少

外公外婆两年前搬到山下新家住了

虽然交通环境和生活条件都改善了很多

但是山上的田地和乡邻还是外公外婆的牵挂

外公还会经常回去

在曾经的乡邻家串串门

回老家看他养的庄稼蜜蜂

外公每年都会给妹妹和我

每人留一大罐蜂蜜

外婆因为身体不好

所以回老家的次数并不多

我想外婆看到这些老家的照片

心里也是暖暖的吧

因为大概从外公成家 他们就住在这里

由记忆中的木房、瓦房 到后来的水泥房

房子在不断翻新

但外公外婆的勤劳和坚守始终未变

前年夏天是我最后一次去这边老家

之后都是去外公外婆新家

所以回看这些照片的时候

温暖中也夹杂着一些伤感

外婆家曾经养过很多动物

有水牛、山羊、猪、鸡、鸭

还有小猫小狗

外婆家右边是片小竹林

门前是梯田和小山丘

左面就是菜园和土地

夏天的时候

种的青椒、茄子、黄瓜

土豆、四季豆都成熟了

妈和大姨就会去外婆家帮忙

也会顺带很多回家

我爸老说她俩像“土匪”

是去外婆家打劫的😂

老向啃着黄瓜 提着锄头去帮忙挖土豆

回归他的农夫生活

老爸和外公在前面挖土豆

我们就在后面捡土豆

虽然在他们看来我们更像是打酱油的

但是有老妈和大姨在

不愁土豆捡不完

外婆家的土豆

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土豆

尤其喜欢外婆家的柴火灶

做出来的kong洋芋饭

外婆家夏天很凉爽

最热的时候也是20几度

可是冬天就有些冷了

但外婆家的蔬菜仍不间断

冬天的翡翠白菜和菜tengr

霜冻后 吃起来更觉微甜

妈妈下午打电话说明天去外公家帮忙掰玉米

我想外婆和妈妈的生日

还有掰玉米的时候

我也能陪伴他们两天

十一要到了

能回家陪家人的

好好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啦~

End

哈哈 如果喜欢我的图文 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哦

搜“女少年们”或者“nvshaonianmen”

应该就能找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