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抗疫二三事

疫情两年,因为不是刑事律师,出入法院不像出入看守所这样,总是需要48小时的核酸报告,小小幸灾乐祸了些日子,总是得瑟的说,疫情这么久都没有做过核酸检测,抗疫都不完整。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还是2019年的年关,和妹妹在银泰百货买过年衣服,经历封国、封城、封县、封村,一晃两年这过去了。经历过来福士最惨淡的大年初六起关闭商场的时刻,也经历过封闭小区出入需要通行证的时候,疫苗也出来了。第一次因为开庭,回来被隔离了,之前还在风轻云淡的笑谈他人做业务还要做核酸检测,没有经历过捅鼻子和嗓子的感受,狠狠的打脸。

限制人身自由中,能保持愉快心情的大概是十天,正常作息,正常起来看书,工作,远程开庭,接法官电话,接当事人电话,实在不能亲力亲为的活儿,还好有小伙伴在外面可以帮忙处理,实打实的说不影响工作。

但是真的不影响工作吗?在网络横行的时代,司法界的远程开庭就是应疫情的爆发而产生, 根据这两年的网上开庭经验谈来,效率极低,案件稍微复杂一点,根本无法核对证据材料原件和案情的真实性,最后,开庭就像走一个过场,明明是开庭审理,最后变相的成为一场仪式,最后都落实到书面审理,虽不能一概而论,但真实而言,情愿麻烦一点,更愿意线下开庭。根据现在法院虚假诉讼的承诺和虚假诉讼罪名的构架,虚假陈述的确越来越少,但不可否认在民事纠纷中,也许就是这样,貌似谁都没错,却谁都错了。但网络远程开庭是否的确有这个必要性呢?针对大连市下的县下表示没有网络开庭设备的事实而言,存在网络开庭的模式倒也解决了简单案件的审理问题,至少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案件囤积的影响,毕竟民事纠纷很大的程度是影响当事人的生活。

被他人关心:在哪里隔离?是否自费?条件怎么样?

感谢共产党。也许只有这种疫情的情况下,才合法合规的限制一个无罪无处罚的人的人身自由,如果是自费解决,我可能也要抱怨上几句,还好。对于全年都在折腾和奔波的人而言,亦是恩赐也是劫。我可能错过了几个赚银子的机会,但也明确了与亲人沟通的机会。

面临时代节奏的快捷,或者说自己习惯了在城市的漂泊还是流浪,小时候我家主上就经常说:不止男儿要志在四方,女儿家也是。女儿家切不可养成娇气蛮横的样子,要追求自由、博爱、实现自我价值。以前我母亲觉得我家主上说什么都是对的,后来觉得自家女儿说什么都是对的,再后来说自家女儿和主上的脑子都是有毛病的,再后来的现在,母亲又说,是我永远都无法追上你们的步伐,是做母亲的不是,永远都不理解自己家的弟弟和自己家的女儿在想什么。突然发现,母亲也是在成长的,我更愿意理解是成长,而非老了的无能为力。然后妹妹就会在群里做个拔脚的:就是,妈妈你说了不算,妈妈真棒。相互理解亦是在岁月里彼此成就。现在对于原生家庭这个概念经常被谈起,因为原生家庭就注定了一些事,比如婚姻、事业或者与人的相处和社会的磨合,但自从做了律师,慢慢地戒掉一些带着有色眼镜的视角。

当自己无法了解到超出自我认知范围的时候,是无法去评价任何事情的。

隔离期间,和以前上海的同事,还是师傅聊天,记录了几句他们的语录,记录下来,值得作为回味:

1.良知和道德是内心的法律,是非和江湖是别人的道义

2.珊瑚啊,我毕竟是过来人啊

3.你成长的快,成长的慢,希望你以后都可以坦荡荡的把自己做的事说得出来,律师做鬼啊,太可怕了

4.你滚,不要跟你合作,因为我还想跟你说让你滚啊

5.休息一下挺好的,你一个小姑凉也保重身体啊,你賺多少跟我们又没有关系咯(我是你们心中永远的小菇凉吧)

6.来上海提早给我打电话,永远欢迎你的

隔离期间,还有杭州很多的小伙伴:

1.你到底说明时候出来

2.你出来跟你接风洗尘啊

3.你出来一定要好好吃一顿

4.你出来先把家里的地拖了,灰尘抹了,不然家里都是灰

母亲和老爹说:

保佑你再也不进去了,最好回家来bbbbbbbbbb

我想说:我只是隔离,并不是进监狱。

明天隔离结束了,出来很忙。我们都要一起加油啊。越来越专业,越来越了解自己,也要越来越敢说真话。

谢谢当事人们的理解。也许很多没有解释到位,但落实到实处,我敢说已尽人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