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07)

东华轻轻捧着凤九的脸颊,微微用力迫着她正对自己,可凤九即使把头转过来了,仍旧低垂着眼睛不去看他。

东华一手揽着凤九的腰,一手轻轻揉着她额间的那片红痕。凤九自然是摇头挣扎要躲避东华的手,打也是你,揉也是你,难道我就那么没脾气吗?

东华只得更加搂紧凤九的腰,不让她挣扎出自己的怀抱,东华边揉边道:“揉一揉就不疼了。”

凤九又伸手去阻挡东华,见双方一直徒劳的你来我往,也发了狠,直接夺过东华的那只手张嘴就在他的手腕上使劲一咬。

凤九自觉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但东华愣是一声不吭,只紧绷着肌肉供凤九发泄。过得一阵见东华半点反应也无,凤九觉得没意思得很,也松了口,再定睛一看,东华手腕处都被自己咬得有些出血了。

东华见凤九似是平静了一些,将衣袖扯下遮住手腕的伤口,然后用这只手微抬起凤九的脸颊,道:“好点了吗?”

凤九习惯性的又想去拍落这只手,刚要使劲却突然想起它刚被自己咬伤。凤九到底还是心疼东华,这力道便微微卸了几分,打在胳膊上是不痛不痒的。

东华自然也体味到其中的差别,便握起凤九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还在凤九的手心处落下一吻,然后道:“你咬的一点儿也不疼。”

这一吻震得凤九整个手一颤,赶紧往回一缩,东华握得并不紧,凤九很轻松的就挣脱了。

这会儿东华双臂都搂紧凤九的腰背,尽管凤九双手仍维持推拒之态,可两个人还是紧贴着。凤九不肯与风华脸对脸,东华只得与凤九侧脸贴着,在她耳朵边道:“知道你心疼我,突然这是怎么了?快别哭了,同我说说。”边说边来回轻轻抚摸着凤九的背部想要安慰她。

可惜这安慰似乎未见任何效用,凤九仍然未见丝毫软化。东华见凤九始终不张口说话,也不知该用什么办法,此刻抱着凤九又有些心猿意马,便忍不住吻上凤九的耳朵。

见东华这种时刻竟然还不忘轻薄自己,凤九可气得要冒烟了,偏还发出了“咝”的一声抽气后才想起来移开耳朵。这会儿凤九终于也不憋着了,满脸泪痕的直视东华,嘴里也不留情道:“你简直是个色胚!”

东华竟然点点头,而后又轻轻替凤九拭泪,道:“是怎么不痛快了?你一直哭我也不知究竟为何。”

听到这里凤九又记起心里的疙瘩,可一点儿也不想搭理东华,东华瞧着凤九似是不愿意说,作势又要凑上去亲她,嘴里道:“你若是再不说,我就真变色胚了,到时候我可不会放过你。”

竟然还威胁她?凤九难以置信的望着东华:“你就会欺负我!你成天只会欺负我!”

东华揉了揉凤九的脑袋,叹口气道:“我要是欺负别人,你还不得把眼泪哭干?怎么这么傻?”

“我哭什么哭,我冥顽不灵、一意孤行,做什么都无济于事,我还在跟前碍你的眼做什么?你自去找那些温柔大方、善解人意、智谋一等一的女神仙去随意欺负。”凤九可没忘了在东华心里,他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东华听到这里插口道:“你说到哪儿去了?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凤九仍然自顾自的说道:“我也没必要哭,反正走了一个你,还有个对我诚意十足的登泯。话说回来,其实承吞对我也挺不错,如果我去主动跟承吞提,他兴许会答应也说不定……”

见凤九越说越离谱,还专挑着登泯与承吞这两个对她别有心思的男人大做文章,东华忍不住道:“不像话,我还没死呢,你老想旁的男人做什么?”

“我爱想便想,要想便想,难不成非得等你……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管我?”那个“死”字凤九踟蹰半天,到底是没有说出口。

“我若是死了,自然也管不了你,随你去找哪一个,可现下我还没死呢,你是不是介意我不能娶你,所以干脆不把我放在眼里?”东华猜测道。

究竟是谁不把谁放在眼里?凤九气道:“是你不把我放在眼里,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

“这话又从何说起?”东华道。

“我从来不知,你一直视我竟然如我视登泯一般,多谢帝君你的青眼有加。”凤九显然是因这话气得不清,声音都有些带了哭腔。

“我那是说着逗你玩的,你怎么还当了真?”东华可没想到原来是这句话惹怒了凤九。

“恕凤九愚钝,帝君你说的情真意切,一点儿也不似作假的模样,这么许多日子,倒真是委屈帝君了。凤九也不在帝君跟前惹人嫌了,你放开我,让我走。”说着又开始死命挣扎起来。

东华见凤九又是油盐不进,只得撂下一句狠话:“你别想离开本君,除非我死。”

见帝君接二连三的提“死”字,凤九倒有些先绷不住了,道:“死是何好事吗?你如此频繁提起,是存心要令我难受吗?”

东华道:“怎么会呢?我不过是提醒你,不过你多么厌烦我都好,或许你我之间早已注定一个期限,在那个期限以后,我自然管不了你;可在那个期限到来之前,我还想贪心的同你一起,哪怕多一天也好。”

凤九听了这话心里也难受的很:“你怎能如此自私?”

东华倒也认同这自私之说,道:“几十万年来,确实唯我独尊惯了。你若是不喜欢,那我也不勉强了。”东华放开了痴缠在凤九腰上的手臂,“你走吧。去找你想找的人,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说罢侧过头不去看凤九。

凤九缓缓的站起身子,又缓缓的退出帝君包围,慢慢的转身朝外面走。

东华此刻着实烦闷不已,他也不知为何会因这么小的事与凤九发生争吵。似乎每次他们闹不愉快都是因为旁人旁事,他根本无法容忍凤九身边有其他的爱慕者,可是他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命够硬够长,就是那个能陪凤九走完一生的人。

今日凤九说的兴许是气话,兴许又模棱两可、半真半假,但无论如何,自己在与凤九的这段感情上绝对是亏欠了凤九的,如果有一天,凤九真的决心放弃,自己似乎也不应该决然的阻拦。

阻拦自私,不阻拦又有些难以狠下心肠,东华只能希望凤九今日能早一点出了这个门槛,并且强力压抑住自己想要去追她的欲望。

神思正挣扎间,东华突然感觉到怀里又冲过来一个小人儿,还准确吻上了自己的双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