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人的故事里看见自己——读《我们已经分手了》有感

如果一本书,能让人掩卷沉思,更加深刻地理解生命中重要的事情;如果一本书,能使人温和明朗,更加勇敢地面对未来的漫漫长路,我想,这应当是一部好作品。《我们已经分手了》这部小说就是如此。

同性恋者要怎样处理与家庭和社会的关系?

面对阻碍、压力甚至伤害,该抗争还是妥协?

孤身一人的年岁里,我们该忠于内心、坚守底线还是肆意放纵、委屈将就?

相爱的两个人,又该如何经营一段亲密的关系?

作者通过一个简单的故事,提出了这些值得深思的问题,用自己的态度传递了一份熨帖的温暖和欣然的生意。这在我看来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越简单,越深刻;越平凡,越伟大)

从竹马到恋人,从懵懂相伴到倾心相随,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因两心相悦而牵手,又因年轻气盛而分别,无可奈何之中蕴藏着某种必然。久别重逢时,被生活打磨得更加圆润的彼此,懂得了包容和体谅,也更加明了内心深处真正想要的幸福,于是两人克服种种艰难,再续前缘。故事的主线大致如此。想起自己与竹马君那不堪回首的过往,我也只能叹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了。

陈谦(攻)看似粗犷实则心思细腻,脾气暴躁又能体贴入微,傲娇别扭却又真诚坦率,控制欲强,缺乏安全感,喜欢提出种种“无理”要求来证明自己对爱人的重要程度。

刘帆(受)外表清秀俊美,内里却和细腻毫不沾边,是个没心没肺、心宽体不胖的粗线条。但比之陈谦,他胜在脾性更加柔和,也能给对方更多理解和包容。

在我看来,陈谦和刘帆之所以能走到一起,除了深厚的感情基础,性格上的天然互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深知对方的不足却能为爱做出退让,这正是维系一段感情的关键所在。真正和谐而长久的关系,不是把对方改造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而是接纳对方身上自己不喜欢的部分,并愿意为了对方让自己变得更好。他们做到了,所以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

七年的分别固然可惜,但绝不是浪费。即使当年陈谦和刘帆没有爆发激烈的争吵,两个人的关系也很难长久。因为他们不曾考虑未来,不够成熟也不够理智,更无法对抗各方面的压力。

复合之后,陈谦也曾为了刘帆相亲的经历大发雷霆,甚至不断追问他见过多少人、有没有动心过,看起来过于小肚鸡肠、莫名其妙,说到底也是太过在意自己在刘帆心里的分量。年轻气盛总给人留下遗憾,一场“莫名其妙”的争吵让彼此错过了七年。而今两个人到底都成长了、沉稳了,没有争一时胜负高低、是非对错,没有重蹈覆辙,而是一笑带过。

维护一段亲密关系,需要彼此共同努力。两个不同的个体,想要长久相守,双方都势必要有所牺牲、做出让步,要懂得包容和体谅。在真爱面前,骄傲地维持自己所谓的自尊并无意义,先示弱的那一方也不会因此低人一等。因为我爱你,因为在乎你,所以我哪怕受些委屈,也愿意哄你开心。

小说中,刘帆父母的开明固然让人羡慕,可谁又知道这开明的背后,从挣扎到接纳、从天崩地裂到云淡风轻的过程有多煎熬、多惨痛。出柜这件事,对于一个家庭的影响太过重大,很多父母终其一生也无法接受,不是因为不爱孩子,恰恰是因为太在意,所以不能容忍子女走上他们认知里的歧路。陈谦因为父亲的反对、殴打而纠结、痛苦,对家人半出柜的我实在是深有体会,其中艰涩,无法言明。

同性恋总要比异性恋者承受更多,家庭的反对、他人的歧视、社会的排斥都足以让人不堪重负甚至心灰意冷。这本就不是一条康庄大道,虽然别无选择,我们还是应该尽力活得精彩一些。不要迫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而委屈自己,更不要为此去欺骗无辜的女孩,自欺欺人,无法减轻痛苦,只能造成更多伤害。别为了排解寂寞而放纵或将就,别为了不合适的人浪费年华,宁缺毋滥,一个人生活也可以丰富而美好。若能有幸得一良人,要懂得珍惜,学会包容、体谅和感恩,坦诚相待,用心经营,方能长久。

期许总是美好的,现实如何,更多是取决于我们如何选、怎么做。

这部小说,用轻快的笔调讲述了一个温馨的故事,其中有很多比喻都恰如其分。尤其是“两个人都板着个脸,像一只十分不高兴的狗,一旁蹲着一只十分不高兴的猫。”这一句让人印象深刻。故事读来让人轻松愉悦,却也不乏对很多问题的深入思考,这一点十分难得。文质兼美的它,我们值得拥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