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卡旅行笔记Ⅲ

这里真干净

和新城区相比,阿努古城更让人欢心。进入老城区,替代商铺的是路边深深浅浅的草地,靠近路边的棕榈树并没有挡住辽阔的视线,草地里的自在的猴子和电线上的鸟,随处透露出自然的气息。顺着唯一一条路行驶,很快到达了Sacred Bo tree。

SacredBo tree内供奉的菩提树相传为当年释迦摩尼修行的菩提树分支。而它已经经历了2300年的沧桑。下午时段游人并不多,佛像、屋檐等建筑风格提醒我们在异国。站在塔顶最高处,我们俯瞰了整个阿努。暴热的下午,为了抓住风的痕迹,用一个巧妙的办法,用连拍模式为朋友拍了一组照片组成的原始动画。风也因此被我们收入了相机。我自嘲文青的乐趣就是正常人开启视频就好了,却非要用几十张照片合成。


骑行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阿努最多人礼佛的寺庙,和下午的比,信仰氛围更为浓密。从小孩天真的眼神到长者宽厚的笑,人们的信仰多以家族为单位。古树下,一位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见到我们,主动递上两罐清水,并带领我们感受过程。

与国内寺庙阴冷的距离不同,兰卡寺庙让人感受到信仰的生命力,但不是因为建筑。这里兴旺的除了香火,最难忘的是礼佛用的鲜花。每一尊佛像面前都成了大片花海。日落时,不断有人捧花进入,细心地整理好花瓣,每个人都只挑出最好的花蕊,或者用碎小的花瓣耐心摆成花环,我们多次遇到陌生人的慷慨分享。不到傍晚地板上已坐满了诵经的人。门口有人演奏法会,分贝很高,但每一个人虔诚的表情,哪怕不是佛教徒的人内心也会因某种力量而宁静。


这天是佛牙节的第一天,黄昏时候,寺庙的人越来越多,从寺庙门口到院里散坐着诵经的人。直到地面能见度越来越低,我们才骑车回到酒店,酒店灯光和一碗“兰卡热干面”温暖了兰卡的第一个夜晚。

兰卡的第二天早上依然留给阿努。付了4000块门票,来到阿努遗迹最集中的古城区。

阿努是僧伽罗王朝最早的古都。公元前5世纪,僧伽罗人兴修水利建都,直至11世纪殖民者的入侵僧伽罗王朝才结束了2500年的统治。如今这里很难想象还原当初的盛事,因为古城区太过自然。阿努古城,我们依然歪歪斜斜地骑着车,停在一个很大的湖前。岸边遍地猴子散步、喂食和身边的人类坐在相同的事情,但却互不干扰。湖里有些人在沐浴,蓝天下,湖面和人心都很平静。没有人需要为此享受付费,除了政府修的公共基础设施—更衣室,以及洗发水广告展板,这里的一切都是大自然。


当我们静静地感受大自然时,路另一边的草坪里,传来可爱的音乐声。草坪类似古城区的广场,在锡兰,凡是有古树和草坪的地方,就能看到席地野餐的人。草坪上,靠近路边水果摊西瓜、牛油果30块钱即可,儿童大巴上孩子们邀请我们上去观赏装扮卡通的车里,大巴旁边冰淇淋是挂在自行车、三轮车上卖的。朋友被一群儿童好奇的围住,带着墨镜茫然地啃着冰淇淋,被迫回答应接不暇的问题,好好地体验了一次明星效应。我们坐在草地上,抱着西瓜和冰淇淋,看着热闹的人群一小撮一小撮分散,一上午时间随着音乐和人们稀里糊涂过去了。

“一件正经事都没有做,一上午就过去了。”

“但是很开心。”

“恩!”

“那就够了。”

或许在当地人眼里,当下生活最重要,古都、政治、兴盛、辉煌也早已是过去的历史。

兰卡人民习惯用鲜花礼佛表达信仰,随着古都遗址的接近,我们遇到了特有的兰卡卖花人。他们大多住在离佛寺不远的地方,清早出门,准备好国花睡莲、荷花,为人们用信仰打开新的黎明。

阿努是世界文化遗产,曾经的辉煌灿烂,而如今的这里,僧不言佛不语。唯有绽放在供佛台前的睡莲不变,在几千年的时光一直默默地陪伴着兰卡人民的虔诚和古都的静默。

一路上我和朋友反复讨论,阿努,一个经济不富裕,科技不发达的城市,为何人民幸福指数却极高,他们慢慢地准备丰盛的早饭、宽厚待人、懂得和动物和谐相处。我们暂时的共识是因为信仰。带着这份猜想,我们踏上了去往另一座古都波隆的大巴。

因为特别便宜的车票,我们自备口袋上车,怕太脏味道太重会吐。然而踏上车才内疚的发现比国内的大巴还要干净整洁,售票员礼貌的帮我们放好行李,干净的地面座椅,前边还点着淡淡的香薰。

大巴路过几个小镇,街边路牌偶尔出现的日化广告,海报效果类似于90年代的中国。

车从下午出发,经过黄昏和傍晚,才到达波隆。透过蓝色的车窗,晚霞被加了滤镜,大片大片的天空成了烤红薯,红的深邃又温暖。然而,车载音乐却非常吵闹(类似于国内大巴的网络神曲)自然影响到欣赏晚霞的心情。但或许生活就是如此,它从来都套餐不能单点晚霞,我们以为晚霞出现该配上巴赫、贝多芬并没有事事如意。但嘈杂的音乐有晚霞分心,这样想也不算太糟。

阿努的生活没有遍地覆盖的网络,生活也没有太多焦虑。晚霞告诉我,或许在合适的时候还会见到它,下一次也许还能拍下,因为生活已经如此慢,还有什么可能错过。在这里的生活,很小日子很慢,慢到让人又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生活。


因这天旅行而想到的一首诗:

如果可以接受自己也不那么完美,就不用忙着去粉饰了。

如果可以承认自己并不那么伟大,就不用着急去证明了。

如果可以去放弃自己的种种成见,就不用吵着去反驳了。

如果可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就不用哭着去申诉了。

如果可以慢半拍、静半刻,低半头,就可以一直微笑了。

—扎西拉姆.多多

如果这一天的记忆只剩一个物品:自行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段时间才把《匆匆那年》看完 说实话,有点晚了。我已经错过了我最青春的时候,在操场走路的时候,看男生打球的时候,大...
    衣南顾阅读 94评论 0 0
  • 斯晨斯夕,言息其庐。清琴逾窗,浊茶半壶。流动的城市,浮华的光影,是孤独的幸福。玫瑰色的瑞彩戴着有色眼镜将心中的私爱...
    吾欲阅读 114评论 0 2
  • 黄叶留恋大树, 不舍得早早落下, 枫叶爱慕秋天, 直到深冬也不肯枯萎, 绿叶偷偷前来凑热闹, 浑然天然一幅名画, ...
    Angel李子汐阅读 179评论 6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