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聊几句译言“读译截句”活动

96
Eli_Zhang
2016.03.24 01:18* 字数 1342

懒癌晚期的人不会突然回光返照。我也只是偶然想起,我还他妈开了这个坑。

既然都点进来了,就顺便聊聊译言这个看似很interesting的活动吧。


「截句」这一写作理念,由著名作家蒋一谈在国内外首次正式提出。截句是一种诗非诗的文体,更具有现代精神和开放姿态,与我们的生活和内心距离更近,在诗坛掀起一股创作新风。

先审个题...


好嘛,又一个假意搞比赛真心做宣传的活动。而所谓“截句”这个概念,顾名思义就是一段话不说完整,抛开上下文。我不说清道明,你自己看着浮想联翩。一看就是走性冷淡派情怀风,专攻文青群体。

但是抛开这个圈钱圈得不太有诚意的做派来说,把这些短句拿来做翻译倒有点意思。一是句子没有上下文,句子的艺术价值完全在于意象的重现与转移,在于读者因这些意象产生的附加情感。翻译时如何在中英两个表意方式完全不同的culture norms间做到无缝衔接,是个问题;二是,正因为这种大面积留白,留给译者、目标语读者的解读空间非常大,译者翻译的时候从哪个角度切入,选择哪种诠释,保留哪种意象完全取决于译者自己的阅读体验,和心中意象,发挥空间很大。

如果要(以鄙人粗浅学识)很理论化地分析,可以说诗歌在一般情况下是属于表述性文本(expressive text), 作者创作时以自我为中心展开叙述,重在表达作者思想情感。但是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作者明显是不想好好写诗的,这种似诗非诗的文体就成了呼唤性文本(evocative text),专为激起文青对生命的闲愁而存在的。前者翻译应力求保留原作风格,而后者翻译则应以重塑中文读者阅读体验为重。

再吐个槽...


有些翻译爱好者似乎喜欢把“雅”作为翻译唯上的纲领,言汉译必称之乎者也,言英译必求古生僻词,弃语境语义于不顾。

Residual wine

in the goblet,

like dead water,

ripples in night.

↑比如这种...

I named myself a pseudonym...

还有这种...

当然还有连语法都没有对的,胡乱添义减义的,看得我尴尬症要犯了。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名人名言:

“年轻人还是要提高一下你们的资四水平”

“You can you up!”


找了几句翻了一下,跟我预想的感觉差不多。请看栗子:

我起了一个笔名

我的原名已经疲惫不堪

I picked a pen-name, for

my own was out-worn


这句属于比较简单的,直接平着译就好了。因为这句的遣词都很平白无奇,意象在英文中也能被表达。至于上面的那位朋友,用pseudonym来译笔名就完全没必要了,笔名这个词在汉语中完全属于every day word,同样的概念在英语中对应的every day word就是pen name。

只有沉默

才能解释沉默

Only silence

 explains silence/

We have but for silence

to tell others why we're silent


这句直译成第一种译法也不见得有何妨。本来原文就允许这样的直译,作者想要留出来的白在译文中也没有丢失。只是看到评论区里,不少人想着怎样把这句玩出花儿来,于是我也往这个方向想了想。结果就是,我觉得作者写下这句话时,脑海里想到的应该是恋情、人际交往:两人相顾,因为害怕词不达意而干脆一直沉默不语。这是一个所有人都会遇到的窘境,所以不妨把原文未点明的主语假设成we,将原句的无灵主语转化为有灵主语,暗指动作的主动性,是不是这样会显得无奈几分呢?

剥开你就像剥开

一个装睡的血橙

I peeled a blood orange pretending to be asleep, and 

I broke into you.


这句中文我最喜欢。血橙装睡这个意向选得挺妙的。也许正因为注意到了这个,我看到这个句子第一反应不是“Like peeling a blood orange......” 而是想译成上面这样,把这个意象单独成句,上下两个句子没有逻辑联系,反倒在我看来更符合原作者“截句”的风格。That's my opinion anyway.

还有一句我自己觉得译得最满意的,不解释了:


杯中残酒

死水微澜

Left in my bottle:

Dead water;

Lifeless ripples.


欢迎探讨

糟糠|读书笔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