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指尖的微凉》第四十四章 真正的胜利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十三章 逆袭

“准备节目里怎么没有这首曲子,是留悬念吗?”评委台上一位评委跟坐在最中间的评委说着,看地位,那个中间的评委实力不小。

“不,他是现加的,他知道仅凭那首曲子是不可能胜的。”

“这怎么可能!”那位评委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世界十大难曲之一啊,而且难度要比《伊斯拉美》还要难,他是怎么可能临时决定的?”

另一位评委也随声附和着:“不知道他在比赛之前是否练过,不过就他刚上场的表情来看,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鬼火》。”

“他在之前绝对没有练过。”那位中间的评委视线不离长月,“假设一下,如果他之前一直在练习这首曲子,那他为何不选这首曲子作为比赛曲目,而是这样临时决定?”

“那他……”

“不错,这个家伙。”中间那个评委轻哼一声,“拥有着超强的记忆力和扎实的基本功,他,是个绝对的天才!”

曲子随着评委们的讨论声中落下帷幕,当然,长月耳力再好也绝对听不见的,在长月的世界里,只有鬼火的跳动,在曲子结束的那一刻,长月露出了鬼一般的笑容,从现在开始,长月将在鬼火里浴火重生,我要让那些嘲笑我的人,看不起我的人付出代价。

“好!”哪位坐在中间的评委哈哈大笑,缓缓直起身子为他鼓起了掌声。

其他评委见状也都露出会心的笑容,都像他那样为长月鼓掌,其他的观众彻底的懵住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都效仿评委们那样做了,也就是说,真个音乐厅的人都在站着为长月鼓掌,这让长月有些震惊,别说站着了,就连坐下鼓掌都是少见,更何况是世界级的评委!评委们站着的鼓掌更是第一次,长月激动的流下了泪水,他终于流下了不是悔恨的泪,而是取得巨大成就的喜悦之泪,长月深深鞠躬,走了下去。

后台上,长月看着艾伯特,就像刚才艾伯特看着他一样,艾伯特至今还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Sir is nothing more than a woman, if not the girl,the result will be doomed.”(先生无非是靠女人的人,若没有刚才的那个女孩,结果将会是注定的。)

长月心里一阵冷笑,但还是板住了:“我很庆幸我有这样一个女孩,而布朗先生,没有。哦,对了,这次比赛的结果已经注定了,所以布朗先生心里也不要留什么悬念了。”

听到长月的话艾伯特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很明显的青筋,昔日那碧蓝色的瞳也充满着火焰,对着长月大喊到:“Just you,why can you beat me?”(就你,凭什么能赢我?)

长月起先并没有回答艾伯特的话,只当是他最后的挣扎,只是走到他身后时可以清楚的听见她的咆哮声,此时,后台上也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工作人员,长月也比较担心他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叹了一口气,但还是背着他说道:

“你太注重名利了,不错,你的确是世界上一等一的高手,但真正的音乐不是用来比较的,我说的输赢也不仅仅是一个证书,一个奖杯而已,而是每次弹奏完音乐,观众们耳目一新,对我的音乐认可的成就感,还有就是大家的心情随着我音乐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就算你赢了这场比赛,结果,在我这里是不变的。”

说完,长月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现在可没功夫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因为要决定比赛结果,所以观众是要离场的,在那之前,他还有话没说……

长月连忙跑到宫响事先发短信告诉他的位置,可那里只有宫响和萧婷婷,随着人群的流动,长月现在是逆行,那么多比他大好多的人从他身边走过,让长月感到呼吸都困难,当长月气喘吁吁的来到宫响和萧婷婷旁边时,他们有些惊讶的看着长月。

“你不在里面候场跑这做什么?”见长月身体不稳宫响连忙扶住他,“你看你,都出汗了,赶快回去洗把脸吧。”

“不说这个,媛媛呢?”

“她走了,说什么履行承诺。”萧婷婷一脸不解的对长月说:“你该不会对她说了什么吧?”

“那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应该是车站吧,那个傻孩子是不可能花钱出租车的。”见长月没回答她刚才说的话,萧婷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谢了。”说完长月就跑了,见状萧婷婷更加生气,恨不得把他揪回来揍他几下。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宫响趁机拉住萧婷婷的手感慨着。

因为在这里举办过音乐会,长月知道去公交车站的路,恰好来这里的人都是不会坐公交的,所以这条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拜托啊,一定要赶上,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你得让我找个机会弥补啊!长月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句话,心里一直在祈祷着,不久长月便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只不过那背影里透着些许的悲凉……

长月此时的心怦怦直跳,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便飞快的冲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她,把头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长月可以闻得到她头发的清香还有那只属于她的倔强,长月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我真的,不想在失去你了。

很明显乔媛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吓到了,瞬间发出了尖叫,可后来乔媛看到了因每天辛苦练琴而留下的老茧,她沉默了,只有想哭的感觉……

“为什么要帮我?明明我输了比赛对你才是最好的吧。”

“因为……”乔媛终于抑制不住了,说出来的话还留着啜泣声,“因为你想赢啊,我又怎么会做让你伤心的事呢?”

听到这话长月笑了,那是长月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孩而笑:“跟我回去吧。”

“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