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艾特说遇上Maker Faire,全世界最有趣的玩咖都来啦

台风过境后的Maker Faire简直热爆表了!

@Talk艾特说接力演讲 x Maker Faire携手十三位国内外创客界大咖,在过去两天的深圳制汇节上展开了一场酣畅淋漓的free talk show~

杨奥壹X《 We Are All Makers - Maker Faire 创客运动在北京》

杨奥壹 Cissy Young |90后,北京人,文化创意策划人,独立策展人。Maker Faire Beijing 北京创客盛会项目负责人,曾参与策划执行北京国际设计周,中美青年创客大赛等项目。

”创造是人的天性,创造带来精神愉悦

北京的Maker Faire有什么独特之处?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和文化政治中心,拥有3000多年的文化历史,在政府扶持下推行了双创政策,这也是创业的肥沃土壤。北京的传承发扬了许多珍贵的传统文化,比如像皮影京剧团单等,所以你在北京的Maker Faire上不仅可以看到新奇的科技创新,还可以看到许多年轻的优秀创客跟传统老艺人们的跨界合作。比如说像3d打印的皮影激光切割出的传统工艺品,还有配合智能硬件发光发声的活字印刷术等。其次,让创客运动深入教育,这将改变我们整个学习模式。我们相信每个孩子都是拥有天赋的,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年轻人已通过创客运动崭露头角。北京Maker Faire希望把创客教育作为重中之重,让大家开始重视创客教育,从而推广创客教育的运动。我们让小朋友们亲身体验了STEM教育课程,通过体验课,孩子们不仅可以学到知识,还可以去动手去思考。

北京的Maker Faire有几个之最:

最酷——我们有超大的动静态装置,所有装置都是由北京创客亲手制作的

最有爱——我们关注了环保和社会关爱,利用收集而来的废旧快递盒子在现场进行有意思装置的搭建,关爱自闭症弱势群体

最新锐——全世界Maker Faire中最先把AR和VR引入活动设立专区的城市

Brian TangX《年轻创客思维模式的养成与新时代技能》

Brian Tang |2 EdTech startups创始人,包括Young Makers & ChangeMakers,一个开创性的包容性的教育平台和社区,通过设计思维和制造商的教育培养年轻的心态和21世纪技能。

”Let's be a ChangeMaker

有学者研究表明,65%的儿童将在未来从事目前还未被开发出来的新工种。教育从业者应该更多地专注于创造一个适合发明的环境,而不只是完备的知识体系。建构主义认为学习是基于原有的知识经验生成意义、建构理解的过程,这一过程是在社会文化互动中完成的,包括在现实生活中利用工具进行自造、引导协作、社群互动等。因此,Brian的团队搭建了一个广泛的教育平台和社群,致力于为学童构建独立发散的思维模式和21世纪新技能,来应对明日世界的挑战。

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是一种思维方式,它有几个特定的步骤,可以用于不同的项目和人,这套方法同样被Brian用在创客教育中。设计思维强调解决社会问题,在做每一个项目的时候都要考虑做出来的东西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因此,Brian希望自己可以培养出善于发现社会问题并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的社会创变者(ChangeMaker)。

胡铁君X《创客教育里的新观念》

胡铁君 |中山大学新华学院 Fab Lab 创新中心副主任,教授。

”高校里的FabLab怎么玩

那时候,中山大学请我去当创客老师。但其实我是第四代无线电的发起人之一,这是我的专长,我还有另一个专业是计算机安全方面的,这些都是我的老本行。但我想去建立一个创客实验室,因为我本来就是个老创客。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大家可以跟世界上最高级的学校进行合作。中山大学新华创客实验室跟麻省理工一起联合教学,我们实验室提倡怎么利用身边的工具和废弃的材料去制作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的slogan是“只要能想到,就能做得到”。实验室以学科竞赛和科研项目为导向,旨在培养创新应用型人才。

我们的FabLab实验室里提供的活动包括:由学生、老师、社会创新为主导的工作坊,各种技能水平的创客都可以在这里学习新的技能;每周一次的开放实验室,工作人员帮助创客完成自己的项目;每周一次的数字化制造车间,参与者可以通过设计并打印某些物品来亲身体验3D打印过程。

Takasu MasakazuX《以科技和艺术搭建教育》

Takasu Masakazu |高须正和,日本跨媒体团队TeamLab的科技大使,著名猫耳朵脑波可穿戴神器necomimi发明者。

”在艺术和技术之间,我们可以做什么?

这位头戴自己研发的脑电波猫耳朵大叔Takasu是创客运动的巡回布道者,他出生日本,目前定居新加坡。演讲过程中,根据萌系大叔情绪的变化,猫耳朵的转向会随之变动,搞怪至极。作为日本最大创客团队teamlab的创立者,他擅长将数字化的艺术装置创造一个娱乐化与互动性的AR世界,身体力行地挖掘放大艺术与科技的融合拓展潜力。在他看来,中国和美国的创客比较相像,都比较注重工程学,而日本创客更注重艺术,他是从艺术与人的关系作为创客的出发点。

Takasu还分享了如何用技术和艺术教育小孩。现在的小孩都学会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数码世界令人兴奋着迷,但只有让孩子到外面的世界去接触新事物,在成长中使用身体和大脑才能真正地健康成长。乐趣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他在尝试利用数字、3D技术去让孩子得到体验、沉浸式的学习。通过玩耍和实验,结合摄影和3D图像、艺术和其他元素,Takasu在创造全新的游戏、互动性的装饰风格和延展性的现实生活。

曾吉弘X《创客、编程教育与物联网应用》

曾吉弘 |台湾淡江大学电机工程博士,CAVEDU教育团队与App Inventor中文学习网创办人。致力于推广机器人教育与创客活动,积极在台湾各地办理相关基础教学研习营。

”深圳Maker创业导向很强,在台湾我们纯粹觉得好玩

我之所以要做创客教育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目前市面上的开发板与周边日益成熟,云服务与智慧联网也趋于普及,而创客运动与技术职业教育也正在兴起。于是,我们自2008年开始在台湾积极推动机器人教育,以出版书籍、技术研发、教学推广为主,帮助大家实现从0到0.1,从你完全零基础到习得一点点,从此进入奇妙的创客世界得以自我探索。

学习的主题大致上有乐高机器人、开源硬件Arduino、Raspberry Pi、物联网、行动编程以及和3D打印相关的内容。这里面涉及类似电路原型开发、传感器与通讯原理等知识点都适用于特定学科,独立出来变成一门课,可以结合物理、化学甚至是数学。我们针对各个年龄阶层的特点定制出不同版本的学习计划:学龄前与小学低年经可以搭建创意积木与动力机械,而小学中高年级则可以开始玩乐高机器人、Arduino与简易手机程序设计。我们的课程还可以无缝衔接大学及研究所的正规课程,同时也有针对普通公众的创意乐活工作坊。

台湾新北市的Mini Maker Faire将于10月29日-30日期间举办。在开源硬件和3d打印之外,我们还有很多系列单元,譬如充满艺术感的瓷砖马赛克拼贴、自造者电影《工厂肖像》、第一人称视觉遥控车竞赛等好玩的活动。

杨源X《如何走上创客之路》

杨源 |北京青橙创客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首席工程师。主修软件工程、擅长开源硬件、软件编程,设计并开发了青橙创客教育自主开源硬件“甜橙”。

”普通人成为创客的心路历程

我和大多数创客一样,从小就特别喜欢捣鼓东西。第一次在大学同学那看见U盘插电脑后亮灯,心生迷恋,便萌发出自己动手做一个带呼吸灯的U盘的想法。但第一次尝试是以失败告终的,因为我当时既不懂电子也不懂电路。后来开始上网搜索国内外资源,当时Arduino还没诞生,所有东西都在我的知识范围之外。我只能按照图纸一点一点对着买原件,再一点一点对着去实践。但很遗憾,一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没能把呼吸灯改到U盘里面去。2012年,米奇·奥特曼(Mitch Altman)来北京带来一本目前创客界的神书——《焊接是容易的》。当我窥视到其中窍门之后,我便一条路走都黑开始了自己的创客之路。

所以创客这个族群到底是些什么人?这群人会聚集在一起,共享知识经验和材料,很多在线社区把人们聚集在一起来协作,在线下我们又通过Maker Faire等活动连接在一起,提供材料、技术和设备支持。我们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为设备材料和技能发愁了,知识和技能的壁垒逐渐消失,这也让我们的这个时代充满了可能性。

张安昇X《儿童教育中,数学及计算机编程新方法论探讨》

张安昇 |厦门石湾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台湾大学双主修,纽约大学应用数学博士。

”儿童不爱数学爱微积分!?

西摩尔·帕普特(Seymour Papert)至少给三个领域带来了革命:儿童发展、人工智能以及科技与教育之融合。从1968年起,他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怎么用电脑来帮助儿童更好地学习。在帕普特开发的LOGO语言环境里,孩子们可以创作任何的图案,他们一开始通常会想到画正方形,三角形,然后自然就会想到去画圆形,这需要你指挥小海龟反复运动上千次,才能画出一个比较接近圆的图案。这个过程本身跟微积分的思维本质上是一致的。他希望小孩能够通过学编程,接触到非常有力量的数学概念,而编程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极佳手段。

接过帕普特的衣钵,我们也在思考如何让小孩更好地习得数学与编程。我们现在做的是实体化编程,用积木加操纵杆的方式,根据RFID读取控制机器人移动地图改变自己的状态。我们可以透过实体化小车运动的路径,让小学生学习如何去测量线段,统计标准差,从而让他们在潜移默化中认知一些高深理论譬如大数定理等。这是利用每个小孩都爱故事、乐高玩具和机器人的天性,把数学和编程教育融入游戏,寓教于乐。

孙东 X《认识世界的新窗口:开放式光谱云

孙东 |比特原子公司CEO及联合创始人,曾任职美国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亚太区高级市场经理以及德州仪器中国区市场经理,负责物联网、智能硬件市场开发和产品推广。

”让你拥有“第六感”,一秒识别物质成分

喝饮料的时候,如果我在减肥,我想知道里头糖分有多少;如果我是蛋白质过敏者,我想知道里头含有多少过敏成分;如果我去吃火锅,我想知道到底里头是不是有地沟油。基于这种需求,我和我的两个博士的合作伙伴一起创立比特原子,我们向所有开发者用户和创客提供物质成分识别平台和传感器平台。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用传感器平台来满足不同应用场景需求,除了以上所提到的个人健康、食物安全,还可延伸至医疗检测、环境监控、工农业应用等领域。

举个栗子,有客户使用传感器做了一个可供怀孕准妈妈控制孕期糖尿病的水杯,这可以帮助需要严格控制饮食的人群监测你的糖分、脂肪和蛋白质摄取。另有客户通过我们的传感器来快速定位消费者喝咖啡的口味习惯,再进行精准营销。

張東琳X《不只航拍 - 无人机数据与环境大数据》

張東琳 |在无人机领域有超过5年的设计和制造经验,深谙其技术发展以及无人机系统的整合应用。现为航见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

”无人机,除了航拍还有这些

大家应该都会认为无人机不外乎就是空拍,事实上我们应该重新把无人机定义成飞行机器人。飞行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终点,飞行只是一个起点。我们今天因为有了飞行,做了两件事:无人机的环境监控系统和开源教育推广计划。

我们针对水污染做监控其实来自于台湾养殖业的急迫性需求。以前的何川污染的防治几乎都是靠人员亲自到现场做监测完成的,往往要花费数天甚至一个月时间。现在我们可以通过一个自动化环境监控,用无人机来充当我们的载具,它可以代替人类到无法涉足的地区深入做采样和检测。无人飞行器存在的价值绝不单单只是飞行本身,而是创造新的服务价值。

无人机还可以成为知识体载具,它承载了众多能力指标,可能来自电子电机、结构工程、材料科学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把无人机拿来作为教育载具的原因。

James MercerX《21世纪:艺术如何成为科技的引擎》

James Mercer |国际教育家,艺术家和设计师。希望通过回顾近期在中国、加拿大、孟加拉等国展出的创造性艺术X科技项目,阐明艺术和科技如何跨界,并最终融合成为独具创造力的作品。

”艺术想象力之于科学技术,会产生什么反应?

20年前James便开始在加拿大展开一个探索,他尝试把艺术和科技融合在一起去开创一种另类的创客教育。他理想中的教育首先应该感觉到乐趣,或许在大多数教育里我们强调科学性,但他更注重文化艺术至于科技层面的教育,因为这种充满人文关怀的教育产物更能让人产生亲近感。

James和他的学生认为,就像今天Maker Faire上的这么多形色各异的机器人和无人机一样,我们能把它们制造出来,首先是因为我们用想象力赋予了科学,才有了这些创新。想象力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特质。艺术与科技如何更好地结合?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现在有太多的人喜欢把自己禁闭在各种模式和框架的约束下,特别是对于学生来说,我们眼前就只有公式和标准答案,没有人关心公式背后的意义是什么,以及这些公式可以帮我去解决什么样的生活问题。

赵骞X《什么才是简单易操作的基础套件》

赵骞 |杭州StarLab创客社区产品课程研发总监 NOVA开源硬件项目总体设计师

”一个分分钟就能上手的优秀套件应该是怎样的

我们的目的是让创客教育普及,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方便轻松地边玩边学。经过数次迭代后,我们开发了一个产品,这是基于3个原则来实现的:首先是简单易用,用户在零基础状态下也能够轻松掌握,快速实现创意;其次是扩展性,用户的创意是不受限的,这意味着它能够应用于不同场合;最后是开放性,市面上很多产品局限于自己的体系,跟其他产品不兼容,我们的设计思路是,一定要做到跟淘宝上随便能买到的电子模块兼容。

邱纬X《健康大脑和人类的未来》

邱纬 |宏智力科技核心成员,忠实科幻爱好者,闪电侠死忠粉。2014年8月加入宏智力科技至今,从事消费级脑电接口设备的市场研究和产品开发。

”现实版的《西部世界》,离我们有多远?

人类之所以与世上其他生物与众不同的根源,是因为我们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大脑。目前我们的大脑一共有1000多万个神经元,这个15立方厘米的小肉团构成了我们整个现代的文明。对于现代人来说,我们的大脑是一个高度过载了的大脑。另一方面,我们的大脑开始出现强敌——人工智能。10年20年之后,我们大脑基础之上的人类神智在这个世界上的最高性是否将受到最严苛的挑战?其实,人脑是有着非常丰富可塑性的。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有没有这么一种设备能让我们体验到大脑在硬件上的扩展性,又同时保存了大脑本身的原本性?那就是脑机接口设备,这也是我目前从事的研发。当人进入冥想状态时,脑电波是与众不同的。我们的设备可以读取到这种脑电波并给出对应的指导,从而让你产生更多的创意,让你大脑的压力得到降低。

爱因斯坦说过,我们创造世界的过程也是一个我们如何思考的过程,想要改变世界的话,需要改变我们自己的思维。在《盗梦空间》的梦境里,人们是可以任意改变梦境中的元素,是不是我们的大脑本来就有这个功能?我们的大脑是不是连接着更高维度的媒介?或许有一天,我们真的能够达成这样一个状态,在未来,我们的大脑,终将面对所有挑战。

詹娜X《为有意义的造物与学习体验而设计》

詹娜 |清华大学创客教育实验室研究员、北京青橙创客教育课程部总监、北京青橙创客教育首席讲师,曾于美国Vermont州Fairbanks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天象馆任科学老师和天象讲解员。

”我眼中的创客教育

我们认为创客教育最重要的使命是,提升下一代学习者的造物技能及创新思维。为什么现在创客教育这么火?因为教育圈的人开始思考,我们一直以来的传统教育已经满足不了时代的需求,21世纪的经济发展特别依赖技术创新。创客运动给教育带来的最宝贵的东西可能不是技术,而是一种思维方式。在教育圈里,我们思考如何设计最好的课程产品并以商业的力量去推动教育变革,同时不忘初心,守护自己的教育情怀,思考如何让产品以更低的成本输出,让偏远地区的下一代学习者也能平等感受到创客精神。

一大波花絮来袭~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