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浪由源

笔浪由源

火山

追究起动笔的来由,大约是1998年左右。那时兴起玩QQ,我还记得第一个QQ号“172551087”,可惜这个号被盗了之后,我也懒得要回;纵然有点舍不得,还是让它去吧。那QQ里的联系人,以网友及部分熟人为多,相当的一段时间我都是通过QQ与人家论战,键盘的熟悉与录入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锻炼出来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人说,专门学什么输入法,才熟悉键盘,还有刻意去背才知道键盘,这些于我都没有用。我从最笨的方法开始,文字全程全拼录入,使用“智能ABC”输入法,顺便校检自己的普通话拼音技能如何,其实普通话还是相当普通,带着浓重的南方平舌音味道。玩QQ逐渐不过瘾,开始浏览各地的网站论坛,延续到1999年听说有一个“强国论坛”,是由铁血军事论坛转移过来的,受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东风影响,一大批网络键盘侠进驻此论坛,还有不少文化人士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他们论战,以及发出来的文章,发现口水文也不少,既然那样都可以成文晃悠于网络,为何我不能动笔试试?于是第一篇网络口水文诞生——《让媒体少负点责任,多鼓励人发表》,题目大约是这样,具体也忘记了。后来遇到强国论坛的邀请,人民日报评论部的编辑主任来作客,我们网友在互动网络中,不断提问、诘问,那时我说他们是时评大师,挂着帅印引导评论的风气;那主任相当客气,他说我们都是社会时代的观察者,我们应该有发声的渠道,只不过他们有更多的机遇去发出点意见而已,也称不上什么大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浏览深水区的长篇文章,发现了“数学”、“云自无心水自闲”等人的文章,文章通透、超越,似乎有指点江山的文风作用。及至微信出现后,也见到部分强坛网友注册了公众号,继续传播他们的观点。我对公众号的传播方式,还是不太习惯,主要为了纯粹写文而写,没想过刻意缔造影响力或网红流量。人民网的网络时评版,新浪博客、微博、简书,投稿的地方不断地切换,当然一边写,一边也丢失了不少文章。及至后来想收拢回来时,发现很多文章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主要是忘记了账号,也忘记了密码,有些平台也几乎忘记它了——例如“榕树下”文学网站,曾经我对它寄予厚望,看着渗透芳香的文字,感觉找到了另外的“精神家园”;记得最深刻的榕树友当属“自然与心灵相融”了,他也是一名热爱生活的老师,常常把他去周围的游记写出来,发现原来生活可以如此。把目光收回来从化本地时,我在“从网论坛”、“神采飞扬网”都留有足迹,当然最寄托于心情的就是在神采的“书友会”版块,那时李清水是超级版主,许友维、黄雄与我是版主——其实,我的版主权限是李清水向坛主“心自飘零”举荐的。“心自飘零”有一个羽毛球俱乐部,顺便宣传他所出售的运动物品等,听说他是联通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书友会浪了一段时间后,逐渐淡出,我将文章集中放于简书,平常就在微信朋友圈分享喜欢的链接文章;大约每天就是三小段,一篇打油诗、一段链接、一张生活图片为主。生活就在网络分享的联系中,逐渐“火”、“红”之中,但愿这火红火绿不会将我们的心燃成一片灰烬吧。或者是会的,生命之火,也是熄灭之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字留痕,江湖不留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网络,就像奔驰在时间隧道里的高速列车,它载着网友们的求知与向往,思念与梦幻,川流不息地穿梭在日新月异的信息...
    张镕舜阅读 22评论 0 2
  • 登顶是孤独者的游戏,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
    就不告诉你嘿哈阅读 9评论 0 0
  • 八点半的星期天早晨,睁开眼睛拉开窗帘,阳光如常,不是很刺眼,楼下草坪上已经有很多狗,当然遛他们的人也在旁边站着,趁...
    考克森阅读 27评论 0 0
  •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 看到你坚强的伪装 拥抱你失落的模样 发现你忍住的泪水 心疼你拼命的坚强 一个能陪你笑的人 不一定...
    吃饭人阅读 117评论 10 4
  • 今天我有两件事情需要反思 一件是随口说错话二是跟供应商请教问题的时候不知道圆场。比如供应商每天也很忙,可能好多人跟...
    群梦阅读 3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