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求生33鬼子将军

第三十三章

三人在距离日军医院最近的一条胡同里停了下来,中年男人指着不远处的日军医院介绍道:

“前面就是日军医院,有大约一个中队的宪兵负责保卫工作,在医院往东五百米位置就是伪满警察局总部,里面警备力量不详,如果医院发生意外,不到5分钟就能赶到支援。一旦被他们咬住,分布在周围很多日伪军就会在短时间之内形成包围态势,那样的话我们就插翅难逃了。”

刘征顺着中年男人手指的方向仔细观察了片刻,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点点头将身上的盒子炮卸下来递给陈国豪,“好,我就不带枪了,你们就在这里耐心等着,我会尽快搞定。”

刘征说完闪身出了胡同,快速朝日军医院窜了过去,小心地避开门口道守卫,绕到医院后面。

正门肯定是不能走的,刘征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鬼子做事认真死板,出入检查非常严格,不可能混进去。

这样一来,想要混进医院只能选择从鬼子不注意的死角爬进去了。

鬼子外紧内松,一旦混进去以后,接下来的事情可就简单的多了。

刘征越过围墙,入眼的是一片低矮的松树林,林子中间修建了几条林中小道,小道交汇处修建了几个凉亭,凉亭周围假山围绕,可惜现在是冬季寒风呼啸的,如果是夏天风景一定相当不错。

前面正门守卫严密,没想到后院竟然没什么防守力量,这样一来,给刘征的潜入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这一点和小鬼子的性格有关,喜欢面子工程,表面上看上去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在看不到的地方才会暴露他们阴暗的本性。

穿过这片园林区域,就到了医院的后门,刘征离着老远就看到后门上的铁链和大锁,很显然,这道大门平常很少用,甚至平时基本上都是处于关闭的状态。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整座大楼除了少数有几间亮着灯外,大部分已经熄灭了灯光。

刘征沿着铁门往上爬去,二楼也装了防盗设施,他不得不爬到三楼这才选了一间靠边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扇窗户,翻了进去。

刘征还没来得及落地,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谁――”一个低沉的男声冷冷地道,说的是日语,应该是一个日本人。

刘征尽管已经再三的小心了,还是在进来的时候发出了一丁点的声响,惊动了屋里的人。

刘征来不及考虑太多,不等那人声音落下,一个翻滚直接朝声音来源之处扑去。

紧接着“咔嚓。”一声响,这是脖子断裂后发出的声音。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顺利完成任务,刘征也顾不得太多了,先灭了口再说。

“将军阁下,发生了什么事?”敲门声响起,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进来,显然刚才的声音惊动了门外的负责守卫的宪兵。

将军,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竟然干掉一名鬼子将军,就算是刘征经过很多大风大浪,也不由内心感到一阵的兴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此时情况万分紧急,刘征不得不快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没事。”学着刚才那个死鬼的声音,压着嗓子回了一句。

一时情急之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学的不够像,外面又一个声音说道:“将军阁下,您想要起夜吗?需不需要帮助。”

刘征经过几秒钟的时间已经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只见整个屋子里除了一闪窗户,只有一道门出入,自己想要出去,必须走正门,而正门明显有人在守卫,通过刚才的说话,是两个不同的声音,由此可以判断外面至少有两名卫兵把守。

心中短暂的分析过后,刘征果断地说道:“进来吧!”

他决定先干掉外面的守卫再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错过现在这个机会,再次开口肯定会让人感觉很突兀,毕竟小鬼子也不是傻子。

刘征将床上的死鬼轻轻地抱下来塞到床底下,然后和衣往床上一靠,然后,盖上被子。

等刘征一系列动作做完以后,门刚好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走进俩个小鬼子,可能是为了方便扶鬼子将军,他们俩个并没有携带武器。

门打开以后,楼道里的灯光顺着门缝照射进来,刘征躲在被子里偷眼看去,只见当先一个小鬼子直接摸黑朝他走来,另一个鬼子关上门,并没有继续向前走,伸手在墙上乱摸,应该是再找电灯开关。

刘征不敢在等,主动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已经走到床边的小鬼子的胳膊,顺手往怀里一拉,紧接着另一只手直接掰断了这名小鬼子的脖子。

“啪嗒。”一声,灯亮了。

电灯照亮了整个房间,开灯的小鬼子打开灯的那一瞬间刚好就是刘征拧断第一名小鬼子脖子的那一瞬间。

这名小鬼子正好看到这个瞬间,他反应很快,并没有惊慌失措,第一时间去背后捞他的三八大盖,准备射击,可惜,刚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带枪,所以,他捞了一个空。

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向外呼救,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白光一闪而过,一把飞刀直接射穿了这名他的脖子,他只来得及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嗓子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如果,这名小鬼子刚一看到刘征立刻大喊大叫,也许还来得及,可是他第一反应不是求救竟然是自救,就这短短的一秒钟时间,就给刘征带来了机会。

刘征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伞兵刀甩手飞出,然后一个箭步扑出,将马上就要倒地的鬼子尸体扶住,然后轻轻地放在地上。

描述起来比较麻烦,其实事情就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

刘征仔细检查了一下两具鬼子兵尸体,确定他们都已经死透,这才将他们拖到床底下,让他们去伺候他们的死鬼将军。

将窗帘拉上,刘征并没有马上关灯,将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动静,发现门外并没有人,至少近距离范围内没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彻底地放下心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