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一只知更鸟 笔记2

字数 11676阅读 202

原文:教堂的院子地面是硬陶土,旁边的墓地也是一样。如果有人死的时候正赶上旱季,尸体就只能先用冰块盖上,等到雨水让泥土变得松软起来再下葬

想法:

2018-10-09

原文:还有的坟墓上安插了避雷针,守护着不安宁的灵魂

想法:

2018-10-09

原文:在每个座位上还有一把廉价的硬纸扇,

想法:

2018-10-09

原文:塞克斯牧师更加灵活自由地利用他的讲道坛来表达他对某些人自甘堕落的不满

想法:

2018-10-09

原文:“一个人没必要把自己懂的东西都展现出来。这不是淑女的做派——再说了,人们不喜欢他们身边有什么人比他们懂得多。这会让他们气不打一处来。你使用的语言再标准,也改变不了他们。除非他们自己想学,否则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你要么闭上嘴巴,要么跟他们说一样的话。”

想法:

2018-10-09

原文:“卡波妮,把我的包放到前面的卧室里去。”这是亚历山德拉姑姑说的第一句话。“琼·露易丝,别再挠头了。”是她说的第二句话。

想法:

2018-10-09

原文:在梅科姆,“住上一阵子”可以指从三天到三十年的任何时间长度。我和杰姆交换了一下眼色。

想法:

2018-10-09

原文:她不胖,但很结实,还总喜欢穿塑身内衣,把胸部撑到令人头晕眼花的高度,腰部勒得紧紧的,突出了宽大丰满的臀部,成功地向人们表明,她也曾拥有沙漏一般的身材

想法:

2018-10-09

原文:姑姑张口闭口总爱说“这是对整个家族最有利的”,我猜她来和我们住在一起也归于此列。

想法:

2018-10-09

原文:;在任何道德问题上她都毫不含糊;她生来喜欢指手画脚,还是个不可救药的长舌妇。

想法:

2018-10-09

原文:她从来不会感到索然无味,但凡有一丁点儿机会,她都要行使她那帝王一般的特权:去安排,去建议,去劝诫,去警告。

想法:

2018-10-09

原文:她从来不放过任何机会指出别的家族有什么缺点,好显示我们家族的荣耀

想法:

2018-10-09

原文:年深日久的老居民

想法:

2018-10-09

原文:“她是我表姑?我从来都不知道呀。” 亚历山德拉姑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这笑容兼具两种功能,一是温和地向莉莉表姑表示歉意,二是对我进行严厉的斥责。等莉莉表姑走了之后,我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想法:

2018-10-09

原文:杰姆警觉地挨着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想法:

2018-10-09

原文:“哦——啊嗯。”他声音嘶哑地发出一连串含糊的声音,算是做了开场白

想法:

2018-10-09

原文:我们的父亲这回真的有点儿如坐针毡

想法:

2018-10-09

原文:他这句生硬的话刺伤了我

想法:

2018-10-09

原文:他走到门口,出了房间,随手带上了门。他差点儿狠狠地一摔,但还是在最后一刻控制住自己,轻轻地掩上了门。

想法:

2018-10-09

原文:觉得只有去卫生间才能带着仅存的最后一丝尊严离开现场

想法:

2018-10-09

原文:亚历山德拉,我们不能让卡波妮离开这个家,除非她自己想走

想法:

2018-10-09

原文:,事情已经如此,你也只能接受。

想法:

2018-10-09

原文:她从来不放过他们的任何错处,也从来不像大多数黑人保姆那样娇纵他们。她按着自己的见解努力把他们抚养长大——她的见解可以说是相当高明,而且孩子们很爱她。”

想法:

2018-10-09

原文:我就像只好斗的公鸡,周身的羽毛又竖了起来。“你想命令我吗?”

想法:

2018-10-09

原文:那次惊吓害得她至今都没能摆脱阴影。

想法:

2018-10-09

原文:迪尔饥不择食,风卷残云,用门牙大嚼玉米饼,还是老样子。

想法:

2018-10-09

原文:还有,看在老天的分上,让你身上的泥土物归原主吧,水土流失已经够严重的了。”

想法:

2018-10-09

原文:“迪尔?” “嗯?” “你说怪人拉德利怎么从来不离家出走?” 迪尔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也许他没什么地方可去……”

想法:

2018-10-09

原文:“杰姆想出来逛一遭。”用卡波妮的话来说,所有男孩到了这个年龄都会做出这种让人头疼的事儿。

想法:

2018-10-09

原文:我本以为他会惊喜万分,可他脸上的表情让我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想法:

2018-10-09

原文:阿迪克斯说过,与人交谈的礼貌做法是谈论对方感兴趣的事情,而不是大谈特谈自己的兴趣点。坎宁安先生对自己的儿子似乎没有表现出半点儿兴趣,于是我就再次抓住了“限定继承权”这个话题,做最后一次努力,好让他整个人放松下来。

想法:

2018-10-09

原文:我开始注意到,最近几天,父亲在和亚历山德拉姑姑说话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在不动声色间步步为营,从来不发生正面冲突。

想法:

2018-10-09

原文:父亲放下了手里的餐刀。“我没听说有任何法律规定他们不能说话。

想法:

2018-10-09

原文:“可是昨天晚上他想害你。” 阿迪克斯把叉子搁在餐刀旁边,推开面前的盘子,说:“坎宁安先生本质上是个好人。他只是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有自己的盲点。” 杰姆开口了:“那根本不能说是盲点。昨晚他刚到现场的时候,真有可能会要你的命。”

想法:

2018-10-09

原文:从我们面前经过的人络绎不绝,杰姆给迪尔讲述了每一个知名人物的历史掌故和人们对这些人的普遍看法:坦索·琼斯先生坚定不移地支持禁酒党;艾米丽·戴维斯小姐私下里吸鼻烟;拜伦·沃勒先生会拉小提琴;杰克·斯莱德先生正在经历第二次换牙。

想法:

2018-10-09

原文:有的正就着罐头瓶里装的热牛奶吞下糖浆饼,还有的在大啃冷鸡肉和炸猪排。手头宽裕一点儿的人从杂货店里买来装在大肚饮料瓶里的可口可乐,边吃边喝

想法:

2018-10-09

原文:只见在广场上吃午饭的人们仿佛得到了一个无形的指示,他们纷纷站起身来,把报纸、玻璃纸和包装纸的碎片散落得到处都是。

想法:

2018-10-09

原文:。在这里,大白天也得开灯,粗糙的地板上总是蒙着一层灰尘。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已经被环境改造成了一种特有物种:身材矮小、面色灰白,似乎从来没有经过风吹日晒。

想法:

2018-10-09

原文:泰勒法官端坐在法官席上,看上去像条睡意沉沉的老鲨鱼

想法:

2018-10-09

原文:“警长,请问你找过医生吗?有任何人找过医生吗?”阿迪克斯问道。 “没有,先生。”泰特先生说。 “根本没有找过医生?” “没有。” “为什么不找?”阿迪克斯有些咄咄逼人。

想法:

2018-10-09

原文:。他的嘴微微翘起,似笑非笑,很耐人寻味,

想法:

2018-10-09

原文:尤厄尔先生又回到证人席上坐了下来,他一脸傲慢,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阿迪克斯——在梅科姆县,这是证人在对方律师面前惯有的表情。

想法:

2018-10-09

原文:在交叉讯问证人的过程中,千万,千万,千万不要问你事先不知道答案的问题——这个原则我从吃奶的时候起就了然于胸

想法:

2018-10-09

原文:我觉得杰姆高兴得太早,还没等蛋孵化就数起小鸡来了。

想法:

2018-10-09

原文:他把我压在地上,卡着我的脖子让我喘不上气来,占有了我。”

想法:

2018-10-09

原文:,他抛出的问题像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砸向她

想法:

2018-10-10

原文:汤姆·鲁宾逊的证词让我渐渐意识到,马耶拉·尤厄尔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甚至比怪人拉德利还孤独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问她孩子们上哪儿去了。”他继续说,“她告诉我——当时她好像差点儿笑出声来,她说他们都去镇上买冰激淋了,还说:‘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给他们每人攒够了五分钱,不过我还是做到了。他们全都到镇上去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突然觉得,汤姆·鲁宾逊其实和阿迪克斯一样有着良好的教养,虽然各自有各自的风格

想法:

2018-10-10

原文:“你为什么这么热心,主动帮一个女人干家务活儿?” 汤姆·鲁宾逊迟疑起来,看样子是在搜肠刮肚寻找说辞。“她好像没人帮忙,就像我刚才说过的那样……”

想法:

2018-10-10

原文:“你竟然会可怜她?你竟然会可怜她?”吉尔莫先生惊讶得差点儿撞到天花板上。 证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在椅子里局促不安地动来动去。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坐在楼下的人,没有一个会觉得汤姆的话中听。吉尔莫先生停顿了好长时间,好让这句话充分渗透到人们的内心深处。

想法:

2018-10-10

原文:“不是,先生,我害怕会上法庭,就像现在这样。” “害怕被抓起来,害怕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是,先生,是害怕不得不面对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儿。

想法:

2018-10-10

原文:那个老吉尔莫先生。他那样对待汤姆,对他说话的口气那么不近人情……” “迪尔,那是他的职责。怎么说呢,如果没有公诉人——我看也就不会有辩护律师了。” 迪尔徐徐地长出了一口气。“斯库特,这些我都明白。可他说话的腔调就是让我感到恶心,恶心到了极点。” “那是他应该做的,迪尔,他是在交叉……”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的本性还没有被毁坏。等他再长大几岁,就不会觉得恶心,也不会为此而哭泣了。也许,形形色色的事情会让他——觉得不对头,但他不会再哭了,过几年他就不会为此落泪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你还不了解你父亲,他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你得过几年才能体会到这一点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正讲得如行云流水一般,带着一种超然物外的态度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们仰着头,目光始终追随着阿迪克斯,眼睛里仿佛流露出欣赏的神情。我猜,这是因为阿迪克斯从不慷慨激昂地大吼大叫。

想法:

2018-10-10

原文:“对于控方的主要证人,我除了满怀同情,别无其他,但我不能因为怜悯就允许她把一个人置于死地,而她费尽心机的目的,是摆脱自己的罪恶。

想法:

2018-10-10

原文:“先生们,我说罪恶,因为是罪恶促使她如此行事。她并没有犯罪,她只是触犯了我们这个社会里的一条根深蒂固的法则。这条法则非常严酷,不管是谁违反了,都注定会被当作异类驱逐出去。她是极度贫穷和无知的受害者,但我无法同情她,因为她是个白人。她明明知道自己是肆意妄为,可是她的欲望过于强烈,致使她明知故犯,执意要去触犯这条法则。她一意孤行,而且她后来做出的反应大家也都陆陆续续知道了。她的做法就像是个孩子的行为——她试图掩盖自己的罪证。不过,在这个案件中,她并不是个把偷来的禁品悄悄藏起来的孩子,而是想对自己的受害人下死手——万不得已的话,她必须处理掉那个人,必须让他从自己眼前、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她必须消除自己的罪证。

想法:

2018-10-10

原文:“她的罪证是什么?汤姆·鲁宾逊,一个大活人。她必须把汤姆·鲁宾逊处理掉。汤姆·鲁宾逊每天都会让她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做了什么呢?她勾引了一个黑人。

想法:

2018-10-10

原文:控方的证人在诸位先生面前,在整个法庭面前,表现出一种目空一切的自信,自信他们的证词不会受到质疑,自信诸位先生会和他们持有同样的假设——那是一种无耻的假设,认为所有黑人都撒谎,所有黑人在本质上都不道德,所有黑人在白人妇女面前都不规矩,这个假设和他们的精神品质息息相关。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们都知道,某些人灌输给我们的‘人人生而平等’,实际上是个谬论——事实上,有些人就是比别人聪明睿智,有些人就是比别人享有更多的机会,因为他们生来如此,有些男人比别的男人挣钱多,有些女士做的蛋糕比别的女士更胜一筹——总而言之,有些人天生就比大多数普通人具有更高的天赋和才华。 “但是,在这个国家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切人是生来平等的——有一种人类社会机构,可以让乞丐和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员平起平坐,让愚人和爱因斯坦不分尊卑,让粗陋无知的人和大学校长分庭抗礼。先生们,这种机构,就是法庭——可以是美国联邦政府的最高法庭,可以是最基层的地方治安法庭,也可以是你们眼下服务的这个尊贵而神圣的法庭。我们的法庭也有缺陷,任何社会机构都不例外,但是,在这个国家里,我们的法庭是伟大的平等主义者。在我们的法庭里,人人生而平等。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并不坚信我们的法庭和我们的陪审制度完美无缺、公正无私——它们对我来说,不是理想,而是活生生的工作状态。先生们,法庭不会比坐在我面前的任何一位陪审团成员更公正。法庭只能和它的陪审团一样完善,而陪审团只能和它的每一位成员一样完善。我对诸位先生充满信心,相信你们会用理性的眼光重新审查你们听到的证词,做出一个裁决,让被告和家人团聚。以上帝的名义,尽你们的职责吧。”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去睡觉了,”他说,“要是我明天一早没睡醒,你们别叫我。”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们怎么能这么做?他们怎么能这样?” “我不知道,可他们确实这么做了。他们以前做过,今天晚上又做了,将来还会再做,而且,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似乎只有孩子会哭泣。晚安。”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没有讽刺挖苦,亚历山德拉小姐。实话实说不是讽刺挖苦,

想法:

2018-10-10

原文:“别担心,杰姆。事情从来都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糟糕。”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是来为我们做那些不讨人喜欢的工作。你们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们是世界上最安分守己的人。”莫迪小姐说,“我们很少需要表现出基督精神,不过,在我们受到召唤的时候,总有像阿迪克斯这样的人为我们挺身而出。”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一边等着,心里就在想,阿迪克斯·芬奇不会赢,也不可能赢,可是,他是这里唯一能让陪审团在一个这样的案子上拖延那么久的人。我对自己说,好吧,我们算是迈出了一步——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步,可毕竟是迈出了一步。”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希望鲍勃·尤厄尔别再嚼烟草了。”关于此事,阿迪克斯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据斯蒂芬妮小姐所言,阿迪克斯当时正要离开邮局,迎面走来了尤厄尔先生。这位尤厄尔先生对他恶语相加,往他脸上吐唾沫,还扬言要杀了他。斯蒂芬妮小姐已经不厌其烦地说了两遍,说她自己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了全过程——那时候她刚好从“五分丛林”连锁超市出来,路过邮局,这些全是真的。她说阿迪克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掏出手帕擦了擦脸,站在那里任由尤厄尔先生破口大骂。

想法:

2018-10-10

原文:“当一个人说要报复你,感觉他会说到做到。” “他说这话确实是当真的。”阿迪克斯说,“杰姆,你试试看,能不能站在鲍勃·尤厄尔的角度思考问题。我在庭审过程中摧毁了他仅存的最后一点信誉——如果说他还有那么点儿信誉的话。人受到打击总得回敬一下吧,尤厄尔先生这类人尤其如此。所以说,他朝我脸上啐唾沫也罢,对我进行威胁恐吓也罢,如果能让马耶拉·尤厄尔免遭一顿毒打,我承受这种侮辱也心甘情愿。他总得找人出口气,我宁愿他的发泄对象是我,而不是他那一屋子孩子。你能理解吗?”

想法:

2018-10-10

原文:“杰姆,”阿迪克斯说,“你要考虑到汤姆·鲁宾逊是个黑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像这样的案子,没有哪个陪审团会说:‘我们认为你有罪,但并不很严重。’结果要么是宣告无罪释放,要么就是死刑。”

想法:

2018-10-10

原文:“你不知道这有多么艰难。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法律被修改的那一天了,如果你能活到那时候,恐怕也是个老头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儿子,如果你是那个陪审团的一员,而且另外十一位成员也是跟你一样的男孩子,汤姆现在就已经是个自由人了。”阿迪克斯说,“到目前为止,你的生活中还没有什么会干扰你的推理过程。汤姆的陪审团成员,是十二个通情达理的普通人,可是你却能看到在他们和理性之间隔着一层东西。那天夜里,在监狱大门前,你也看见了同样的情形。那帮人最后之所以离开,也并不是因为理性占了上风,而是因为我们守在那里。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总有什么东西让人丧失理智——即使他们努力想做到公平,结果还是事与愿违。在我们的法庭上,当对立双方是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的时候,白人总是胜诉。这些事情很丑恶,可现实生活就是如此。”

想法:

2018-10-10

原文:“那还是不公平。”杰姆执拗地说,他用拳头轻轻捶打着膝盖,“绝对不能在只有那种证据的情况下给一个人定罪——绝对不行。” “按理说是不能,可他们就那么做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你还会看到更多这类情况。法庭本应是人们得到公平对待的地方,不论这个人是什么肤色,但陪审团包厢里一贯有人把个人恩怨夹带进去。等你再长大一些,你会发现每天都有白人欺骗黑人的事情发生,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你一定要牢牢记住——一个白人只要对黑人做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多么富有,也不管他出身多么高贵,这个白人就是人渣。”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的语调很平静,所以他说到最后,那个词让我们的耳膜猛地一震。我抬起头,发现他脸上带着激愤的表情。“这个世界上最让我厌恶的事情,莫过于下等白人利用黑人的单纯无知欺骗他们。休要自欺欺人——这些行为一天一天积累起来,我们早晚要为此付出代价。我希望不是你们这一代去偿还。”

想法:

2018-10-10

原文:问题在于,你可以把沃尔特·坎宁安从头到脚洗得一尘不染,你可以给他穿上鞋子和新衣服,但他举手投足永远也不会跟杰姆一样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并没有说你不能向他表示友好啊。你应该友好、礼貌地对待他。亲爱的,你应该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但是,你没必要请他到家里来。”

想法:

2018-10-10

原文:你就不能学学针线活儿什么的吗?” “我偏不学!她从来都不喜欢我,就是这么回事儿,我才不在乎呢

想法:

2018-10-10

原文:。这个世界上有四种人:一种是像我们和街坊邻居这样的普通人,一种是跟坎宁安家一样住在林子里的人,一种是像尤厄尔家一样生活在垃圾场旁边的人,还有一种是黑人。” “那么中国人呢?还有住在鲍德温县的科真人呢?” “我是说在梅科姆县。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这样的人不喜欢坎宁安家的人,坎宁安家的人看不惯尤厄尔家的人,尤厄尔家的人又厌恶和鄙视黑人。”

想法:

2018-10-10

原文:杰姆挥了挥手,像是要赶走我这个幼稚可笑的问题。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有一次对我说,姑姑老是张口闭口把家族挂在嘴边,是因为我们没什么财富可言,只有家族背景值得炫耀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他终于开口了,“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种人,那他们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如果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还要互相鄙视?斯库特,我觉得我开始明白一些道理了。我觉得我开始理解怪人拉德利为什么老是闭门不出了……那是因为他‘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想法:

2018-10-10

原文:杰姆发现居然没人教过迪尔游泳,惊奇之余还很有些愤怒,他觉得这项技艺跟走路一样是必不可少的

想法:

2018-10-10

原文:屋子里香气袭人,如同天国。

想法:

2018-10-10

原文:莫迪小姐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我就什么话都没说。有这只手给我温暖已经足够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搜肠刮肚,想找出一个让她感兴趣的话题。“你们今天下午在讨论什么?”我问。 “哦,孩子,是关于那些可怜的摩那人。”她只说了这么一句。看来我根本没必要再问什么问题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你对我们在那里要面临的战斗毫无概念,毫无概念。

想法:

2018-10-10

原文:也盖过了女士们咀嚼点心发出的如同牛吃草一般的细柔声响

想法:

2018-10-10

原文:她没再多说一个字。莫迪小姐愤怒的时候,说起话来一语千金,冷若冰霜。此时此刻,她被深深地激怒了,灰色的眼睛和她的声音一样冰冷

想法:

2018-10-10

原文:像赫克·泰特先生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故意拿一些幼稚的问题让小孩子落入圈套,然后再当作笑料取笑一番;就连杰姆也不会那么刁钻刻薄,除非你说的话确实蠢透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在一个律师家庭里,你学到的第一点就是,凡事无定论。芬奇先生在没有十分把握之前,不能那样随便乱说

想法:

2018-10-10

原文:“噢,他们阻止了。看守的警卫命令他停下来。他们先往天上开了几枪,然后才朝汤姆射击。在他就要翻过栅栏的时候,子弹打中了他。据说他动作非常快,如果他两条胳膊都是好的,估计就逃跑成功了。他身上有十七处弹孔。他们根本没必要开那么多枪。卡波妮,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帮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海伦。”

想法:

2018-10-10

原文:亚历山德拉姑姑跌坐在卡波妮刚才坐过的椅子里,双手捧着脸。她一动不动,没有发出一丝声息,我简直都怀疑她是不是晕过去了。我听见莫迪小姐正在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就像是刚刚爬过楼梯,而餐厅里的女士们一片欢声笑语,聊得正起劲儿。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们坚信他是在伸张正义

想法:

2018-10-10

原文:“别发抖了。”莫迪小姐命令道,我竟然真的一下子停住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那我们就一起加入女士们的行列啦。”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冷酷。

想法:

2018-10-10

原文:莫迪小姐一打开通往餐厅的门,里面的声音顿时膨胀了起来,扑向我们

想法:

2018-10-10

原文:不管怎么说,如果姑姑能在这种时刻保持淑女风范,那我也能做到。

想法:

2018-10-10

原文:这种虫子顶多有一英寸长,你只要一碰,它们就会紧紧缩成一个灰色的小球。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眉头紧锁。估计他正在经历人生某个时期的某个阶段,我希望他加快脚步,赶紧走完这段日子

想法:

2018-10-10

原文:有个小女孩走到木屋门口,站在那儿望着阿迪克斯。迪尔说,她的头发扎成了好多直溜溜的细辫子,每个辫梢上都系着鲜艳的蝴蝶结。她大大地咧开嘴巴,乐得合不拢嘴,朝阿迪克斯走了过去。可她太小了,还不会下台阶。阿迪克斯赶忙走到她跟前,摘下帽子,向她伸出一根手指。小女孩抓住他的手指头,在他的牵引下慢慢走下台阶。然后阿迪克斯就把她交给了卡波妮。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读着安德伍德先生的社论,不禁感到纳闷:怎么能说是愚蠢的杀戮呢?——在汤姆死前,他的案子一直走的是正当法律程序:当庭公开审理,被十二个正直无私的大好人判定有罪,我父亲也一直在为他据理力争。渐渐地,我明白了安德伍德先生的言外之意:阿迪克斯拿出一个自由人所能采取的一切手段来拯救汤姆·鲁宾逊,但在人们内心深处的秘密法庭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诉讼可言。从马耶拉·尤厄尔开口叫嚷的那一刻起,汤姆就是死路一条。

想法:

2018-10-10

原文:不过,我每次经过的时候,还是会用眼睛寻找他的身影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说,他觉得不会再发生什么了,事情总会慢慢消停下来,等过了一段时间,人们就会忘记他们曾经关注过汤姆·鲁宾逊这个人。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们每周有一节时事讲评课,要求每个孩子从报纸上剪下一则新闻,把内容记得烂熟于心,然后讲给全班同学听。据说这个做法能帮助孩子们克服种种缺点:站在自己的同学面前发言,可以促使一个孩子做到身姿挺拔,镇定自若;做一个简短的演讲能培养孩子有意识地遣词造句;记诵时事新闻能提高孩子的记忆力;被单独拉出来完成一件事儿还会让孩子更渴望回到集体中去。

想法:

2018-10-10

原文:比如说小查克,他非常了解牛的习性,不亚于一个百岁老人。

想法:

2018-10-10

原文:教室后面有人举起了手:“他怎么能那么干?” “谁干了什么?”盖茨小姐很有耐心。 “我是说,希特勒怎么能把那么多人关进监狱里,政府应该会阻止他啊。”举手的人说。

想法:

2018-10-10

原文:这说不通啊——一个疯子对上百万德国人。全班同学都在做算术题,我却在独自思索。在我看来,应该是他们把希特勒关进监狱,而不是任凭希特勒把他们囚禁起来。肯定是出了别的问题——我要回去问问父亲。 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他说他无法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那总可以痛恨希特勒吧?” “不可以。”他说,“痛恨任何人都是不应该的。”

想法:

2018-10-10

原文:杰姆突然怒火冲天,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抓住我的衣领使劲儿摇晃。“我再也不想听到关于法庭上的事儿,永远,永远也不想听,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再也别跟我提一个字,听见了吗?出去!” 我惊讶得都忘了哭,不声不响溜出杰姆的房间,轻轻关上门,免得声音太大让他再发一阵脾气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说,杰姆在努力忘掉一些事情,可实际上只是暂时放在一边。等过一段时间,他就会重新思考这一切,把事情想个明白。等他可以冷静思考问题的时候,就会恢复自己原来的样子。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这份工作跟他的名声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让露丝小姐稍安勿躁,说鲍勃·尤厄尔如果想来讨论自己“砸”了他饭碗的事儿,他知道办公室怎么走。

想法:

2018-10-10

原文:“我知道你们在屋里,一个个都在地上趴着。你听好了,鲍勃·尤厄尔:要是再让我听见我家海伦嘀咕一声,说她不敢走这条路,等不到天黑,我就把你送进监狱里去!”林克先生往地上啐了口唾沫,转身回家去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尤厄尔先生说:“林克·迪斯,别那么看着我,就好像我是一团烂泥。我又没惹你……” “尤厄尔,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儿,是把你那副臭皮囊从我家栅栏上挪开。你在上面靠过了,我可没钱重新刷一遍漆。第二件事儿,就是离我家厨娘远点,要不我就告你骚扰……”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这种事情真让我心烦,我简直烦透了。”——这是亚历山德拉姑姑的感受。“他好像对所有与那个案子有关的人都怀恨在心,我知道那种人会怎么发泄心里的怨恨,可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他在法庭上不是得逞了吗?” “我倒是能够理解。”阿迪克斯说,“也许是因为他心里明白,在梅科姆,其实没几个人相信他和马耶拉编造的谎言。他本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英雄,可是他费尽心机折腾了一番,换来的只是……只是:好啦,我们判这个黑人有罪,你回你的垃圾场去吧。他现在已经给每个人都找过麻烦了,也该称心如意了。等天气转凉,估计他的怨恨就平息了。”

想法:

2018-10-10

原文:塞西尔有一次问我:“你父亲是个激进分子吗?”我回家问了阿迪克斯,他那乐不可支的样子让我很有些气恼,不过他说,他不是在嘲笑我,还说:“你去告诉塞西尔,我跟‘棉花汤姆’海夫林差不多一样激进。”

想法:

2018-10-10

原文:杰姆帮我拎着火腿造型的演出服,走起路来有点儿碍手碍脚,因为那玩意儿确实不好拿。我觉得杰姆这么做很仗义。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可没忘。”杰姆说,“拿着吧,这是三角钱,你可以玩六个游戏呢。待会儿见。” “好的。”我满口答应了。有了这三角钱,再加上有塞西尔做伴,我心里乐滋滋的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们后来告诉我说,泰勒法官跑到大礼堂后面,站在那儿拼命捶打膝盖,笑得前仰后合,怎么也止不住。泰勒太太只好给他端去一杯水,让他吃下了几颗药丸。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安慰我说,我演得很不错,只是上场晚了点儿,没什么大不了的。杰姆现在变得几乎和阿迪克斯一样善解人意,总能让你在出了岔子的时候感觉好起来

想法:

2018-10-10

原文:亚历山德拉姑姑根本不需要自报家门,在梅科姆,人们彼此都能听出对方的声音。

想法:

2018-10-10

原文:雷诺兹医生脚步轻快,像个生气勃勃的年轻人

想法:

2018-10-10

原文:。他突然显出了几分苍老,这说明他此时此刻脑子里就像塞进了一团乱麻:他原本线条硬朗的下巴变得松弛了;耳朵下面的皱褶再也掩藏不住,一眼望去清晰可见;他那一头乌发也不怎么显眼了,倒是渐渐变得灰白的鬓发更为引人注目。

想法:

2018-10-10

原文:“芬奇先生,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你跟他们打招呼之前得先开一枪。即便如此,他们的命连那颗子弹都不值。尤厄尔就是其中一个。”

想法:

2018-10-10

原文:“宝贝儿,应该叫阿瑟先生,”阿迪克斯温和地纠正我说,“琼·露易丝,这位是阿瑟·拉德利先生。我想他已经认识你了。” 阿迪克斯在这种时候还能如此温文尔雅地把我介绍给怪人,怎么说呢——这就是阿迪克斯。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走到前廊一角,眼睛盯着紫藤。我觉得,他们两个都很固执,虽然固执得各有千秋。我真不知道谁会先让一步。阿迪克斯的固执表现得平静似水,几乎不形于色,但倔强起来和坎宁安家的人很有几分相像。泰特先生的固执则是直冲冲的,显得有些粗莽,不过他和我父亲是旗鼓相当。

想法:

2018-10-10

原文:“赫克,”阿迪克斯背过身去说,“如果我们掩盖了事情的真相,那就等于完全违背了我一直以来教育杰姆如何做人的原则。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父亲很失败,简直一无是处,可我就是他们所拥有的全部。在这个世界上,杰姆最先看的人是我,然后才去看别人,我一直努力让自己活得堂堂正正,能够直视他的目光……如果我默许这种事情发生,坦率地说,我从此以后再也无法坦然面对他的眼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他。我不想失去他和斯库特,因为他们是我的一切。”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步履沉重地走到秋千架旁,坐了下来。他的双手无力地垂在两膝之间,眼睛盯着地板。他的动作异常缓慢,就像那天晚上在监狱前面一样,当时我看着他把报纸折叠起来扔在椅子上,觉得这个慢动作似乎永远不会停下来

想法:

2018-10-10

原文:了头上。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公民竭尽全力阻止犯罪的发生,是违反法律的行为——这正是他所做的。也许你要说,我有责任把真相告诉镇上所有的人,不应该有所隐瞒。可你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吗?梅科姆所有的女人,包括我太太在内,都会捧着天使蛋糕去敲他的门。芬奇先生,在我看来,这个人为你、为整个镇子做了一件大好事儿,如果人们无视他的隐居习惯,硬要把他拉到聚光灯下——我认为,这就是犯罪。这样的罪恶,我可不想加在自己头上。如果换成任何其他人,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可他不一样,芬奇先生。”

想法:

2018-10-10

原文:泰特先生像是要用靴尖在地板上钻出一个洞。他揪了揪鼻子,然后又揉了几下左胳膊。“芬奇先生,我也许算不上什么人物,可我毕竟还是梅科姆县的警长。我说过了,鲍勃·尤厄尔是自己倒在刀口上毙命的。晚安,先生。”

想法:

2018-10-10

原文:街坊邻居之间,要是谁家里死了人,大家会送去吃的;谁家里有人生病,大家会送上鲜花;遇上不大不小的事情,大家会送些小礼物。怪人也是我们的邻居。他送给了我们两个用香皂刻成的娃娃、一只坏了的怀表外加表链、两枚吉祥币,还有我们的生命。邻居之间总是要礼尚往来的,可我们只是从那个树洞里取出一件又一件礼物,却没有往里面放过什么东西作为回报——我们没有给过他任何东西,这让我心里泛起一丝伤感。

想法:

2018-10-10

原文:阿迪克斯说的没错。有一回他告诉我,你永远也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穿上他的鞋子走来走去,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

想法:

2018-10-10

原文:“斯库特,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等你最终了解他们之后就会发现。”

想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