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创作大赛‖傻瓜父亲

图片发自网络

地点:吴老汉家。

吴老汉的嫂子一家正在吃饭。

吴大嫂:你说说,你那个废物弟弟成天到晚在家里吃干饭。连个简单的活都做不好了。(说着,大口大口地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吴老汉的哥哥(吴老大):我弟弟怎么了?不是每天帮你忙这忙那的。

吴大嫂:是,听话是听话,可我让他帮忙接个孩子放学,愣是等到快吃晚上了,才回来。

吴老大: (满不在乎的说)回来不就行吗?那么多事干嘛?

吴大嫂:(恶狠狠的说):你成天出去干活,家里这大大小小的事,你有放在心上吗?那天,孩子回来,浑身脏的要死,叫他接个孩子,愣是把孩子弄泥地里去了。

吴老大(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你儿子你自己不知道他什么样儿啊。整天这儿祸祸,那儿祸祸的。

儿子(装作委屈样儿):我哪有。

吴大嫂:就是,咱孩子再皮,不至于到泥地里面打滚吧。傻子,就是傻子。一辈子没啥用处。

吴老大(暴怒,一巴掌抽在了自家娘们儿的脸上):他是傻子,我还是傻子他哥呢。那你,又是什么玩意?整天唠唠叨叨,屁大点的小事,没完没了啊!

吴大嫂(发疯状):啊!你敢打我!

整个屋子里,吵翻了天,锅碗瓢盆被扔在地上,屋子里一片混乱。

地点:田地边的棚子里。

吴老汉(心里想):这天可真热啊。一口咬着馒头,一手拿着咸菜。

村里的李叔走过来:怎么还没走啊!这大热天的,不回去休息啊。

吴老汉:等。。。。。。等就回去了。

李叔(慢慢走远,自言自语道):这老吴家的媳妇,心是够黑的。

一会儿,吴老汉的哥哥来了。

吴老大:弟啊!赶快回去休息,休息,睡一个好觉,我在这儿看会儿,醒了,你再来帮我。

吴老汉:哥,你这儿脸怎么了?怎么还有血道儿呢。

吴老汉哥哥(捂着脸,挡着伤口):行了,快回去。睡一觉吧。我好着呢。

地点:村口的大树下,这棵大树,有几百年的历史,也见证了几百年家长里短的琐事。

刘婶:你们听说了,老吴家的傻老二,天天在家受气吗?

李婶:可不是嘛?我家那口子,刚没多久从地里回来,老吴家那傻老二,大晌午的还在地里挨晒呢。

小吴:这大热天的,还有人在地里干活啊。这可是要晒死人的。

刘婶:谁说不是啊!这天儿啊,是个正常人,谁不找个好地儿歇着。也就那傻子还在那干活。

小吴:这个老吴家的伯伯(baibai),怎么回事啊?我倒是看见过几次,觉得人挺老实的。傻不傻倒是没看不出来。

李婶:你才嫁到我们村,没多久。这好多的人啊!事啊!你应该还不太了解。这个老吴家的傻老二,怎么傻的你知道吗?

小吴:这儿我到不清楚。怎么弄的啊?

李婶:这说来就远了。这吴家老太太还活着的时候,人可精明了。七十好几,又起路来都带风。年轻的时候,吴老太,结婚不久,就生了俩儿子,咱们村那些年,对这个儿子太看重了,谁家不想要儿子?有的生不出儿子来,那有的恶婆婆还生生的拆散那夫妻俩呢。

小吴(有点担心):真的吗?

李婶:那还有假。离婚的那个不就是你刘婶家的大哥吗?结果怎么样?

刘婶:别提了。先是生了俩儿闺女,那老太太逼着离婚,离完有结婚后,你猜怎么着?又是生了一个闺女,生生的把老太太气的吐血。

小吴:啊!没事吧?

李婶:吐血还能没事啊。老太太没多久就死了。哎,小吴啊!放心吧!咱们村也不是那旧时侯了,现在是新社会了。不都是提倡生男生女一样嘛。

刘婶:说是这么说,谁家老人不想要个孙子啊。

小吴:喂,李婶啊。你这跑远了。你还没讲清楚呢?

李婶:是是是。你看我这脑子,这吴家老太太啊,生了俩儿子,结果吧。有天,这吴家老太太出去干活了,把俩孩子放家里了,想着这大个的怎么也能看好这个小的。

这个小的啊,好像发烧了,结果吧,这大的吧,看着孩子,孩子他烧的难受啊。晕晕乎乎的,这大的还问呢?小孩子啥也不懂,说自己睡一觉就好了。等这个吴家老太太回来后,孩子烧的满脸通红,跟家里种的茄子被霜打了一样,蔫了。这时候,晚了啊。再去医院,完了,什么病我是忘了?

刘婶:脑膜炎。

李婶:对对,脑膜炎,咱也不清楚这是啥病,周围的都说是发烧烧傻的。谁知道,从这以后,原来看着挺精的一个小孩,变得有点呆呆的,话是能说,就是看着傻里傻气的。这个吴老太太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傻儿。

刘婶:这都是命呗。谁能保证自己这一辈子顺风顺水的,不都得受点苦吗?

小吴:刘婶这话,说的在理。

李婶:话是在理,可是,摊上这个傻儿子,这个生活可就负担大了。原来在家里还挺有地位的吴老太,一下子完了。那时候,吴老太的公公婆婆,亲戚朋友,左邻右舍整天嚼舌根。哎,反正这几十年也挺过来了。一辈子挺苦的啊。(有点感慨)

小吴:(惊讶)这吴老太现在还活着啊?

刘婶:早没了。你嫁到这村,半年前就死了。死了好啊,省的操心了。

李婶:是啊!有个傻儿子,劳碌半辈子,有摊上个凶儿媳妇,命里注定啊。

小吴:凶儿媳妇?你说的是吴家老大伯那口子?

李婶:你不记得了?你嫁过来那天陪着你那边的亲戚的那个女的,就你吴大婶。人挺精,挺会来事儿,挺能说的。

小吴:哦哦哦。想起来。

刘婶:这个老吴家的媳妇,能说,人有精明,这人可吃不了亏。

李婶:是啊!这不。吴家老两口死了之后,留下的房子,都让这老大家占着了,这个媳妇也就管他口饭吃,这还想着啥时候把这个傻子赶走呢。

小吴: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

刘婶:行了,别人家的事咱们也不好插手,这个老吴家的大媳妇,可是,一点亏不吃的人,记仇着呢。咱可别搭理她。

吴老汉从地里回来,经过这儿,听到一些话,似乎在说自己。吴老汉,也不恼,从小到大有的是人议论自己,自己又不太能说,吵啥呢。家里的房子,给自己也没啥用,有一张床睡,有饭吃就行了。有什么好争的呢。

李婶(没有尴尬,村里的老婆子基本都这样):回来了啊!

吴老汉点个头,回报一个笑脸走了。人啊!遇事要是都恼,岂不是气死了。

这天,村里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在老吴家旁边租了房子,住了进去。年轻的夫妇还抱着一个小孩。

一天,年轻的妇女,抱着孩子在家门口坐着。吴老汉正从门前过。

小婴儿:呜呜呜。

吴老汉:你。。。。。。。你家的孩子哭了。

妇女: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哭个不停。

吴老汉:能让我看看吗?(声音有些颤抖)毕竟,一个稍稍有点

脑瘫的中年人,勉强的的生存,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他,多么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啊!双手颤颤巍巍的接过孩子。结果,还在襁褓里的孩子,小婴儿竟然突然不哭了,张着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

妇女:缘分啊,缘分啊!大哥,实话跟你说,我们夫妇俩个,从远处儿来,

这个孩子,怎么说呢,我命不好,好几个孩子都是女孩,这个孩子我们夫妇实在是养不活,我们俩儿合计怎么也不能让这个孩子饿死啊!就想着给孩子找个好的主家,能让孩子有个饭吃,好好活着就行。

吴老汉:我,我。。。。。。。

妇女:大哥啊!一看您就是心善的人,这个孩子跟您有缘,你就好心收留她吧!要是有办法,又哪个当爹当妈的愿意让自己孩子让给别人啊!(说着,这个妇女低头哭噎起来。)

妇女:你要是收留这个孩子,下辈子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啊!说着,就要跪下。

吴老汉:我,我不。。。。。。。不能。说完这句话,就跑了。

漆黑的夜晚,吴老汉透过屋顶的缝隙,隐约可以看见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扰得吴老汉睡不下去。那小小的星星,多么像那个孩子眼睛里面的光啊!那是一种生命最最纯洁的光亮,充满的生命力。

吴老汉猛的坐起来,屋子里漆黑黑的,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这里甚至夏不抗暑,冬不避寒。整日与蛇鼠虫蚁为伴。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要是这个屋子力有个小小的孩子,小小的生命,会给这个屋子带来生机吧!吴老汉心里面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我要,我要收养这个孩子,哪怕任何人反对,其实,我也只是想要一个家啊!”

时间:过了几天,吴老汉跟夫妇两人商量好。有联系了村里的书记。

地点:吴老大家里面。

抱着孩子的吴老汉,在嫂子的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下定了勇气,一跺脚,进入了里屋。

吴老汉一进门,看到了炕上的哥哥,“哥。”

吴老大:哎,进来坐。(眼睛扫到弟弟怀里的孩子)这是?

吴老汉:哥,我。。。。。。我有事跟你说。

吴大嫂:你抱个孩子进来,难不成你个废物还要养个累赘。

吴老汉:哥,我知道。。。。。。。。我这些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平时干活。。。。。。干的也不是特别好。

吴大嫂:哼,自己知道就好,也不想想是谁养着你到现在,要不你早死了。

吴老大:(冲着自家娘们)行了,你嘴上积点德吧!(又对弟弟)到底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吴老汉:我想,从今以后跟这个女娃一块过。

吴大嫂; (一听直接跳了起来)什么?你还要来真的?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养你废物一个就够我家吃力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小废物。

吴老大:这,这个,我。。。。。。。弟啊!我。。。。。。

吴老汉:哥,你。。。。。。不用说了,我。。。。我自己能养活我们俩,就是能不能给我,不是。给孩子换个好点的住处,我。。。。。。我自己住的脏点没啥事,就是孩子还小。

吴大嫂:(直接跑到吴老汉面前指着鼻子)骂道:你这个养不大的白眼量,你现在能耐了,要造反,也不从哪里捡来的小畜生,还要合起伙来骗我家的房子。你说说你还是人吗?

吴老汉一句话不说。

吴大嫂见状,想要抢孩子,边拉扯边说,“我非摔死你个小畜生。”

吴老汉, 生气极了,打他都行,孩子还小,哪里禁得起大人的拳头,吴老汉一下子推吴大婶个跟头。

吴大嫂;你,你,还敢动手,看我不打死你。(从地上起身又要动手)

吴老大:行了,你俩这像个什么样子?都别闹了。(站起身,劝架)

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李书记进来了。

李书记:怎么?大家都站着呢?坐坐坐。

吴大嫂:(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来,拿根烟抽.今天有啥风把您吹来.

李书记:(边推辞边把那盒烟装进上衣口袋)。我啊!这是咱们村有点事要求到你啊!

吴大嫂;您还有事求到我呢。这我可不信,一般都是我家找您办事啊!

吴大嫂看到这个让人堵心的吴老汉,骂骂咧咧道:有没有眼力劲儿,快出去。

李书记;诶,等会,这个事啊!跟你家二弟有点关系。

吴大嫂(小眼珠滴溜溜的一转),:这跟他有啥关系啊!”上次,我家老吴不还是你给在工地上找的关系,托进去的吗?

李书记:呵呵,小事小事。我啊,确实有件小事要你啊帮个忙。这事跟你这二弟有点关系。

吴大嫂:(一脸嫌弃)啥事啊?跟他还能有关系?

李书记:那我可就直说了啊,咱们村来了一对夫妇,来这儿呢,因为家庭原因,打算给孩子找个养父母。这不,看到你家二弟了,觉得他人善,心肠好,准是个好人,这不打算让你家二弟来当这个孩子的监护人吗?

吴大嫂;谁家当父母的这么缺德,自己的孩子自己不养,活生生的把孩子送人。这还是人吗,我家二弟吧!这个脑子不太好使,谁知道那家人灌了什么迷魂药,骗了我这不懂道理的弟弟。告诉我,我非要找他们理论,理论。什么东西。(说着,往地上吐了口痰,气冲冲地就要往外走)

李书记:你别去了,那家人走了。我见你家二弟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你家二弟又很坚决的要收养这个孩子。你家二弟,这么大了还没有结婚,这个人老了,总需要有人养着不是吗?我觉得能给你家二弟养老,这是个好事啊!你支持一下呗。就当帮我这个小忙。

吴大嫂:(惊讶)什么人走了,怎么还让人走了?不行,不行,我不同意。

吴老汉;是我。

吴大嫂:什么?

吴老汉:(坚决地说)我一定要养这个孩子。

吴大嫂:呵呵,那你就自己抱着这个累赘,滚出去吧!爱去哪去哪.

哥哥在一旁拍拍媳妇的胳膊,提醒她别说的太过分。

李书记;大妹子啊!事情不都是有两面性得吗?这有好就有坏,你家那个大小子以后干活,娶媳妇,有用着我的地方就说话。我可听说,你家老太太当初可是留下两套房产,你可是生生的把你二弟的那一份给拿走了!这要是打官司。李书记精通人性,这人啊!不总是需要考虑自己的利益,利大于弊,这事嘛,自然容易成功。

吴大嫂:打就打,我还真不怕。(其实心里已经有点害怕了)。

李书记;你家老吴这跟建筑队也有一段时间了,下次人家还用不用,这我可就说不准了。

吴大嫂心里想,好你个李书记,当个狗屁小官,就开始学着压人。眼珠一转,语气瞬间变了。

吴大嫂:别啊!这是事我说了不答应吗?我家老吴有事,以后可要求您呢,您这说的什么话呢。

李书记:那你看这事。

吴大嫂:这事我也不好做主啊!我家还是我家老吴做主。是吧老吴,你说句话啊!(他对着自己家那口子一顿试眼色)

吴老大:(;一脸为难)这事。。。。。。

吴老汉;我别的要求没有,给我娃一个好点的住处就行。

吴大嫂:你这是什么话,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我们会不管你?

李书记:这样吧,你把那老院子给你家二弟收拾收拾,这样,我代表咱们村里一年给你家五百元补助金,用来给孩子买点东西,大妹子你看这样行吧。

吴大嫂(沉思了一会儿),您老都发话了,我看这是就这样吧。

李书记出了门口,心里暗喜,这次乡里的文明之村的评比大概非我们村了吧!想着以后可能在领导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样,不管怎么样,吴老汉如愿的收养了这个孩子。搬进了一间干净敞亮的屋子。更关键的是自己终于有个家了。家里有个孩子,这是吴老汉这辈子都奢望的事情。自己有一天也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吴老汉还是会想亲生的一样对待她

四。

一晃几年过去了,小小的女婴渐渐地长大成人。

地点:学校的门口,一群孩子围着一个小女孩。

一群小孩子(一边鼓掌,一边笑道):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

女孩:我不是傻子。(有点委屈)

一群小孩子:(大声)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刺耳的笑声。

女孩随手上去推一个男孩,我不是傻子。

男孩用力的反击,一下子女孩被推在地上。男孩恶狠狠:你爹就是个傻子,那你就是个小傻子。

女孩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才不是傻子。呜呜呜。

一个机灵的男孩,看见吴老汉来了,(大声)快跑啊,大傻子来了。

孩子们一哄而散,吴老汉看见自己女儿坐在地上哭,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冲了过来,可惜孩子们已经早早的跑远了。吴老汉狠狠地将砖头扔向他们,好像在发泄自己的怒气。

吴老汉扶起自己的女儿,双手抚摸孩子头发,安慰她。女娃还是哭个不停。

地点:晚上,安静的屋子里。

女儿:爸爸,别的同学都叫我小傻子?我真的是个傻子吗?

吴老汉:不,你那么聪明。

女儿:那。。。。。。

吴老汉:什么?。。。。。。说吧。

女儿:没事。

女儿:爸爸,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妈妈呢?可是,我却没有呢?

吴老汉:你妈妈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要好久才会回来呢。

女儿:那妈妈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吴老汉:女儿乖,你去好好睡觉,没准明天,妈妈就会回来.

女儿:恩。

躺在床上的吴老汉,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庞,自己却捂着老脸,眼泪纵横,他能不知道孩子想问什么吗?他知道她那么懂事,怎么会伤自己的心呢?这才没有问自己为什么傻傻呆呆的吧!这个家里大概真的需要个女得来管管事了吧。

吴老汉:闺女,跟你。。。。。。。商量个事。

女儿:说吧!什么事啊!

吴老汉;你觉得咱们。。。。。。村西边的王婶怎么样?

女儿:王婶啊!爸爸,你觉得好就好。

吴老汉:(摸摸女儿的头)好嘞!乖女儿,把爸爸的。。。。。。那瓶好酒拿来斟上一杯。

女儿:恩。

过了不久,一个相貌精明的妇女带着一个小男孩住进了,吴老汉的老院子。

吴老汉:女儿啊!。。。。。。这就是你王婶。

女儿:王婶好!

王婶;好伶俐的小丫头啊。(摸摸头)儿子,这你吴叔叔。

那小男孩没有说话。

王婶(笑呵呵的说):这孩子有点怕生。

吴老汉:没事,没。。。。。。。事!

吴老汉看着饭桌上两个人和谐的气氛笑的脸都起了褶。女儿只是一个劲儿的埋头扒拉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王婶:这个以后就是你弟弟了,小明,快叫姐姐。

那个小男孩一脸的不开心的样子,一句话没有说。

王婶:这孩子怕生,怕生啊!

吴老汉:来来,吃点这个,都吃,都吃啊!

地点:这天夜里,吴老汉在女儿房里。

吴老汉:觉得王婶好。。。。。。。吗?

女儿:恩,那。。。。。。。爸爸,王婶以后就要住在咱家了吗!

吴老汉:是啊!不。。。。。。。可以吗?

女儿:(咬着嘴唇)那以后妈妈要是回来呢!

吴老汉 不知道怎么说,:早点睡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同样,这夜,住在吴老汉家的王婶跟自己的儿子,在一个屋子里。

儿子;妈妈,我不要在这里睡,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妈妈:好了,咱们现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回家好吗?

儿子:不要!我不要跟那个大傻子住在一起,还要跟一个小傻子一起玩。

妈妈:这种话以后当着妈妈的面说可以,千万不要当着吴叔叔的面说,好吗?

儿子:为什么?我就要说,傻子,傻子,一个大傻子。(小男子气的再床上跳起来)

王婶一下子,把小孩子拉倒在床上,捂着他的嘴,还狠狠地打他的屁股,“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孩子哭着,红红的眼睛,一会儿睡了过去。

王婶:(摸着孩子的额头,把自己的头贴在孩子的脸上)儿啊!别怪妈,要不是你那个爸出车祸早早的死了,咱们娘俩怎么又会被别人赶出来呢。你放心,妈肯定让你好好的过下去。

时间:过了一个多月。王婶把吴老汉家的事情了解的差不多。

王婶:你现在住的这房子?是你的啊?

吴老汉:我哥的。

王婶:你哥的?你哥不是有一个房子了吗?怎么?

吴老汉;反正,我哥,让。。。。。。。我住就行了。

王婶;这可不行啊!你想想到时候你哥嫂要是把这房子要回去?你住哪?

吴老汉:(有点担心)不。。。。。。会吧!

王婶;(恨铁不成钢,用劲儿的拍自己的手)怎么不会啊!你嫂子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啊!你自己没地方住,你不想想小芳回头住哪?就算她嫁人,也需要回家住几天吧!到时候你让她去哪?

吴老汉:这。。。。。。。

王婶:我知道你人老实,我也是看你老实,才跟着你的。

王婶;我来这儿有段时间了,你看,是不是跟你哥哥见个面,吃个饭。商量一下房子的事情。

吴老汉:我。。。。。。。我嫂子。。。。。。。

王婶:这都是一家人,有啥问题不能当面说的,再说,你哥哥不是对你挺好的。

吴老汉(一个劲的点头):是,是。

王婶:那你看,你哥喜欢吃啥?或者,你小时候喜欢吃啥?我去买。

王婶顺利知道了吴老大的喜好,早早地去了镇里,买好了东西。

吴老汉的嫂子(吴大嫂):最近你家那个傻老二,把村西头的王寡妇拉到家里来住了。

吴老大;这有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吴大嫂;你这什么话啊!我这不是好好关心你那个好弟弟吗?(阴阳怪气的)

吴老大:哼,你要是懂点人事,就不会一连好几年,都不过去看看老二家过得多难。老二一个人拉扯一个女娃容易吗?

吴大嫂:这能怪我?这不是他当初自己哭着喊着,我就要养,就要养。管我啥事?

吴老大:那你就啥也不管,平时不过去看看,也就算了。小女娃三岁那年,我弟出去打工从房上掉下来,半年没下来炕,现在走道还一拐一拐的,你过去看了?

吴大嫂:我犯得着去看他吗?(小声)

吴老大:那你就别废话了,好好吃你的饭,你管别人干嘛?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吴大嫂:我这不是怕咱家那房子。

吴老大:行了,本来也不是咱的,总是占着也没啥用。

吴大嫂;那可不行,给谁也不能让外人占了便宜啊!

吴老大:那是我弟。不是什么外人。

吴大嫂:可。。。。。。。

王婶:哥,嫂在家吗?一个大嗓门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吴老汉的哥哥,嫂子出来把王婶迎了进去。

吴老大:坐坐。

王婶;哥嫂,你看我者来的匆忙,什么也没带。

吴老大:人来了就行,还带什么东西。

吴大嫂:哼,怕是买不起把!(小声)

王婶笑笑,也没有恼怒的样子。

王婶;哥,你看我现在跟老吴在一块住,这不打算请你们到家里吃个饭吗?

吴大嫂: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心里暗暗嘀咕)

吴老大;行啊!我看就今天晚上吧!

王婶:行啊!到时候早点来,我做一顿好吃的。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吴老汉哥哥一家将王婶送出去。

吴大嫂;我看啊!这顿饭准是鸿门宴。

吴老大:行了啊!你别把别人想的那么坏!我看这人挺好的。

吴大嫂:呵呵,你看上人家了啊!看她好那你跟他过去啊!

吴老大: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吴大嫂:这人据说坏着呢!都让她婆家赶了出来。又带一个小累赘,呵呵。你弟弟以后有好日子过喽!

吴老大:那。。。。。。(有点担心)

这天,吴老汉的哥哥一家准时来到。

一进门就看到了,已经长大的女儿小芳。

吴大嫂:哎呀!当年的小丫头长的这么大了啊!

吴老大;是啊!老二自己现在过得还挺好。(一边扫视四周的环境)

吴大嫂:是啊!早就说让你弟弟早点出去自己过,没准早过好了!

女儿小芳:叔叔,嫂嫂坐。(搬来几个凳子)

吴大嫂:看看啊!这女儿就是比儿子懂事!

吴老汉开心的笑着,听着有人夸奖小芳,他的心里像是吃了蜜。

王婶:是啊!这女孩,就是要懂点事,以后嫁到别人家里,总是要懂点规矩的。现在提前学吧!

吴大嫂:是啊!这闺女总归是别人家的,再懂事,还是不如自己家的儿子靠谱啊!

吴老汉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吴老汉的哥哥用手捅了捅媳妇的胳膊。

王婶:呵呵!这话啊!是有点不在理,这现在养儿养女都一样啊!

吴老大:是啊!女儿好!我还一直想要个女儿呢!

王婶:那咱们开始吃饭吧!饭菜端上上来,分了两桌子,大人一桌,小孩子一桌,两个屋子。

王婶:哥,嫂啊!你们俩今天能来,来来吃吃!

王婶将吴老大喜欢吃的菜摆在吴老大的面前,这些年他还是能记得哥哥对他的好。特地让王婶大老远买来的好酒好菜。

吴老大;这么些年,你还记得我喜欢吃啥啊?

王婶:是啊!我家老吴,一直记得呢.特地让我买来的。

吴老大:(夹起一块肉)这个猪头肉,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吃这个,是过年的时候,那时候,咱俩为了抢着一块肉。那肉。。。。。。。

吴老汉似乎也在回忆,眼眶红红的。

王婶;这咋吃饭还吃哭了呢.

吴老大:没事!想起点以前的事,吃啊!不用管我!

吴老大:(放下筷子)弟啊!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吴老汉:还行,有小芳。。。。。。。那孩子陪我,挺好的。

吴老大:好就行,家里有什么困难跟哥哥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嫂子似乎听不下去了,生怕自家老吴不知道犯什么病,再许下点别的,这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故意咳嗽了几声。

王婶:我俩这日子受点累,忙活忙活也能凑活过下去。就是吧?

吴老大:弟妹啊!这不是一家人,他不进一家门,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王婶;是,是这个理。可是。。。。。。

吴老大;可是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你这是拿我当外人了啊?

王婶:没没,就是我想问问这个房子到底是你家的?还是?

吴老大:嗨,这房子啊!本来就是我弟弟的啊!当初啊!。。。。。。啊!你这娘们掐我干嘛?

嫂子:我看你是喝多了,脑子不清醒了吧。

吴老大(摇摇晃晃的)我才没喝多呢。这房子当初要不是你非占着。。。。。。

哇啊!一声孩子哭声想起,一听是小芳的声音。

吴老汉等人赶紧过去看,就看到小芳蹲在地上哭。

吴老大家的儿子:妈,她骂我。

吴大嫂:哼,真是没素质。咱们走。让你爸自己在这喝吧!喝死他。

王婶;这。。。。。。。

哥哥;没事啊!她这就这样,这样,房子今天物归原主。没事啊!(对着王婶说)你去看看孩子。咱兄弟俩接着喝。说完,又举起酒杯一口闷。

一会儿,喝的醉醺醺的兄弟两个躺在炕上睡了过去。在一旁忙活收拾桌子的王婶,心里暗暗的想,房子现在要过来了,就要想办法让这个房子名正言顺的到我儿子名下。

吴大嫂:你那天到底说了啥了?

吴老大;我能说啥啊!不就把房子还给我二弟了吗/

吴大嫂用手指头用力的戳她丈夫的头,:这好好的房子你就送出去了?

吴老大:(用手推开自己媳妇的手)那本来,也不是咱的!

吴大嫂:那行,房子的事咱先不说,那每年五百块钱的补助金,你也让出去了?

吴老大:什么?有吗?

吴大嫂:你说呢,我这个月去了村里,那钱说是让吴老二家领走了。

吴老大;这,这,我也不清楚啊!我明明记得没说啊!

吴大嫂:没说,没说人家怎么知道去领这个钱。

吴老大:我,我真的记不清了。

嫂子:那你就好好想想吧!我跟孩子回娘家住几天,啥时候你想清楚了,我们娘俩就回来了。

吴老汉的嫂子气呼呼的收拾好东西,领着孩子回了娘家。

想不清事情原委的吴老大,这又来到了弟弟家。

吴老大:喂,家里有人吗?

王婶;欸,来了!

王婶:哥,你来了啊!有啥事啊?快进屋吧!

吴老大: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这是给孩子买的。(说着,把鞋子,衣服递了过去)

王婶:哦,你看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呢。我们现在日子过的还行。前几天村里还给我们发补助呢。

吴老大;(满肚子疑问)补助?

王婶:哥,你不记得了,就是那天你俩喝的醉醺醺的,你跟我说,咱家小芳在村里每年有那个补助金。这不,这个月正好领来,给孩子买点布料,做几身新衣服穿。

吴老大:哦哦,是我说的,用吧!啥时候缺钱了,在来找我借,咱们都不是外人。

王婶:行啊!有事需要帮忙,肯定找你。

吴老大尴尬的要死,不停地搓着手,不知道怎么说?他现在还是想不出来,自己什么时候说出那补助金的事情。再说那钱本来就是给孩子用的,自己家占了这么些年,真的是不好意思要回来啊!

吴老大:那,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家里还有点事呢。

王婶;再坐会呗!

吴老大:不了。

王婶:那慢点啊!

吴老大终于走了,要是吴老大此时回头肯定会看到,王婶脸上又是得意的神情。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吴老汉的生活像往常平静,可是,却没有人意识到真的有一场风暴袭来,将要把这场平静打破。

那天,吴老汉出去打工了。家里面只剩下了小芳,王婶,跟王婶的孩子。小芳刚打算去叫王婶来吃饭,走到门口,就听到。

王婶儿子:妈,我不想吃饭,为什么我们要每天跟傻子一起吃呢?

王婶:好了,儿子,你吴叔叔人是有点呆,那也不是傻啊!再说你看你姐姐,多聪明,哪里像傻子了?

王婶儿子;可是学校里的小朋友都说她是傻子的儿子,那她不就是小傻子啊!

王婶;那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

王婶儿子:啥秘密啊!那你说吧!

王婶;那你可要保证不能告诉别人啊!

王婶儿子:(不耐烦)好好好,那快点说吧

王婶:你姐姐啊!不是你吴叔叔的女儿,她是捡来的啊!

王婶儿子:啊!真的吗?同时门口的小芳也听到了,哭着跑了出去,碰到了门,发出咔吱咔吱的响声。

王婶:谁啊!马上追出去看,看着小芳跑远的背影,王婶站在原地,眼神里都是决绝,心里念叨:别怪我狠心,毕竟你在这儿,老吴的心里还是你重要啊!我儿子没有办法得到这个房子娶个媳妇啊。王婶却是没有追,看着小芳越跑越远。等到小芳跑远了,王婶走到,吴老大家里。一进门口,装作一副急急忙忙的样子。双手扶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

王婶:小芳,小芳,跑远了。

王婶:快,快去追。

吴老大:行,大妹子,你别着急,我马上去。

天色渐渐地暗了,老吴家一家人,都聚在院子里。一片安静。

王婶忍不住:那天,我不小心,说漏了嘴,小芳才。。。。。。

吴老大:不是我说你,这事能随便说吗?

王婶一脸愧疚,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在门口啊?

嫂子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我说啊!这跑了好,还省得浪费钱了呢。

吴老大:闭上你的嘴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吴老汉:我。。。。。。闺女。说着,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

这时候,一个年轻小伙,冲进吴家小院,叔啊!快跟我来,找着了。吴老汉急急忙忙地起来,甚至连鞋子后跟都没提起来。

吴老汉到了李书记家,现在大概应该叫李乡长了,村里为数不多有电话的家庭。

李乡长:刚才市派出所来电话了。说是有个小姑娘好像迷路了,叫吴小芳,明天我让李强开车带你们去市里一趟,别担心了啊!

吴老汉心里面难过的要死,这好几天都米有消息的孩子,到底过的怎么样啊。

深夜,吴老汉实在是放心不下,穿上衣服,提起裤子。看了一眼自己跟孩子的家,就心里想,孩子,我一定会把你带回来的!天色还黑,只有点点的星光。

吴老汉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想念,一个晚上一百多里地,大都是难走的土道,他却一步一步走啊,走啊,走到了市里,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了地方,正好跟刚来的吴老大他们碰到一起。

吴老大:你怎么在这?我们找了你半天,都找不到你。

吴老汉:我实在放心不下,,我就自己过来了。

吴老大:你怎么过来了啊?吴老大看着弟弟一脸的疲惫,一脚的泥土,不敢相信的问了句,你是走过来的?

吴老汉;是,小芳呢?我要找小芳啊!芳啊!爹来了!

李乡长:好了,我带你去。

果然,那个女孩还真的是小芳。吴老汉一见到小芳的瞬间,上去抱着孩子就哭了,你说说你自己跑出来,你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啊?小芳在见到吴老汉之后,也是痛苦流涕。

顺利回家的父女两个,吃饭的时候,却不像以前一样,疏远的像个陌生人。

王婶:小芳啊这几天在外面受苦了是把!来来,多吃点。说着,把几块肉放到小芳的碗里。

王婶儿子:妈,我也要。

王婶:要吃自己夹。

两个曾经相依如命父女之间出现了裂痕。

小芳:爸,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吗?

吴老汉一口口的吃着碗里的米饭,默不作声,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芳:那你知道我亲生父母在哪?叫啥?

吴老汉:女儿,当年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我怕你父母。。。。。就提前让他们走了,联系方式真的没有留下。

小芳;(眼泪流下来)我看是你比较着急吧。

吴老汉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

王婶;怎么跟你爸爸说话呢?你爸养你到这么大,他容易吗?

小芳:那我就容易了?说完,哭着跑了出去。

乌云密布的天空,漆黑的云彩慢慢的聚到了一起,看起来一场大雨就要来了。小村远处的上山坡,豆大的雨点慢慢的落下,滴到小河里,荡起点点涟漪。雨水跟泪水混合。

小芳大声从这天空:我就容易了吗?啊!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

小芳:我长了这么大,从我有了记忆起,我见到了每一个小孩子都叫我小傻子,我是哪里做错了?我每天第一个到班,为了讨好大家,我帮别人写作业,替大家做值日,还是,我还是大家嘲笑,

我多难过,我又不傻,凭什么,凭什么我一出生我爸爸就是个傻瓜。我一开始认为爸爸对我很好,他那样也并不是很傻,我告诉自己,我要变的更懂事,他是我爸爸,我能怎么选择呢?我不断地告诉自己,我爸爸他不傻,我一直在不断地在骗自己。啊!为什么?

我有自己的父母,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一个角落里,而我却不能跟他们见面,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长得什么样子,过得好不好?为什么?雨水淋湿了她的衣服,她还是不停地哭嚎,她不了解为什么,生活对她这么残酷。

乌云渐渐散去,小芳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可是,不回这里,那她又能回哪里去呢?

被雨水淋的发烧的小芳躺在床上,眼角的泪水,似乎还在讲述着她的委屈。吴老汉一直守在床边,寸步不离,看着小芳一天天的恢复。

当小芳好了之后,说的第一句话:爸,我不想上学了。

吴老汉:闺女,你学习不差,能跟上就上吧!爸爸可以一直养着你!

小芳;爸,我真的不想再上了!我想出去打工挣钱。

吴老汉:你是在怪我吗?爸爸,v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外面你真的受不了。

小芳;爸,你出去吧!我想好了,我一定要出去打工。

吴老汉无奈地起身,本来想说,要不你再想想,还是没有说,走了出去,找了一个个的说客,来的人却一一摇头,无奈的走了。哪怕是小芳曾经最喜欢的老师。

小芳出去打工的那天,吴老大一家都来送送小芳。

小芳正在屋里收拾自己的衣服。院子里,

吴老大:弟,你就真的放心小芳一个姑娘家去城里。

吴老汉:没办法,也不行啊!

吴老大:我去,再说说这孩子。

嫂子;(阴阳怪气)行了你别去了,这俩人都是倔驴,你说过的话,人家听过吗?

吴老大:那也不能不管啊!要我说打断她的腿,我就不信了。

吴老汉:行了,让她去吧!(一种落寞的样子)。

吴老汉:我进去看看收拾的怎么样了?

小芳:爸。然后低下头,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吴老汉在一个箱子里翻了一会,拿出个手机,给,闺女啊,有事了给你李大爷家打电话。

小芳:爸!上去抱住自己吴老汉,毕竟十多年的父女,还是有感情的。

小芳走了,小芳坐着李乡长的车去了城里,吴老汉一直在后面跟着,一直到看不见车的影子,才慢慢的回头。吴老汉没有说,自己走了多远才买来买了一部手机,更没有说这手机需要他干多久。

小芳走后不久,偶尔还会打个电话回来,

爸,我在城里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爸,我去了公园,里面有好多动物,有空你也来看看。

爸,我感冒了,不用担心,已经吃药了。

可是,渐渐地小芳的电话越来越少,吴老汉的心里开始有点着急,直到小芳最新的电话打了过来。

爸,我要结婚了。

吴老汉吃了一惊,也很快镇定下来。村里像小芳这样的姑娘,大概这个年纪不上学的也都嫁人了,吴老汉开始有点期待,自己女儿的出嫁。小芳要回来,而且要带着她那个要结婚的男朋友回来。吴老汉早早的邀请了自己的大哥一家,做了一顿好饭。

小芳的男朋友;你说,你爸爸要是反对怎么办?

小芳;不会啊!我爸挺好说话的。

小芳男朋友:你不是说这不是你亲爸吗?

小芳;(脸色有点难看)是,但是应该不会反对吧!

小芳男朋友:我可听说好多这样的养父,就是为了让自己老了有个人养着自己,而且为了嫁女儿的时候大捞一笔呢。

小芳:不会吧!我爸应该不会这样。

小芳男朋友;你不是他亲生的,他才不会管呢,谁能跟钱过不去啊?

说着说着这两个人到家了。

吴老汉的哥哥以及王婶,不停地在饭桌上套话。刚刚成年的小孩子,虽然在社会上打磨滚爬几年,可哪里禁得住几个老油条。直接连自己叫啥,家在哪,家里几口人,收入怎么样,甚至连你家养了几头猪都套了出来。

吃饱过后,两个孩子出去了。

吴老大;我看这个孩子家庭还是挺好的,条件不错,跟咱家小芳也谈得来。

王婶:是啊!家里也就一个老人,身子骨还挺硬朗,这样小芳过去也不会受啥气了。他们小两口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吴老汉的嫂子:你看看那一头小黄毛,一看就不什么好玩意。

王婶;城里人不都兴个染头啥的。

哥哥:你竟说废话,这人好人坏,还能跟头发啥色有关系?

吴老汉抓了点烟叶,用手拈了一根烟,只是一个劲儿的吸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哥哥:弟弟啊!你也说句话。这是你家小芳的事啊!

吴老汉:啊!好像突然被叫醒一样。那就这样吧!

晚上,吴老汉跟王婶两个人在屋里。

王婶:这孩子要结婚了,我回头去集市买点好的布料,做几件衣服,几床新被子,回头给孩子带去。

吴老汉:行了,你受累,这几天忙活着点。

王婶;这个彩礼你想好了没?

吴老汉:彩礼,这还真没想,要不要都一样,咱们老了老了要那么多钱干嘛.

王婶:你可真大方,你养她十几年,别的不说,这钱就当她孝敬你的。

吴老汉:这钱拿着我也不知道干嘛啊!

王婶:你不用,那孩子以后怎么办?你就当给孩子留着呗!咱们这一块一般彩礼都要三万,那咱们也要三万,你看怎么样?

吴老汉:行。听你的。

过了几天,一家人在吃饭。

王婶;小刘,来我们这也好几天了,感觉这里怎么样啊!

小刘;还可以,挺好的。

王婶:那你看你也来这么多天了,我们家小芳也是个好姑娘。回头你俩结婚的时候,婶给你也大红包。

小芳:婶。。。。。。。一脸的害羞。

小刘抱着害羞的小芳,拍拍胸脯,发誓道:我一定会对小芳好的,我会对她好一辈子。

王婶;看到你俩这样,我这做长辈的就放心了。咱们这面的规矩,这个彩礼钱一般都是三万块。你看看,这事。。。。。。

小芳插嘴道:这三万块也太多了,小刘工作多久才能能赚到啊!

小刘:王婶,这个三万块,也不是小数目,你看回头我跟家里的老人商量商量,你看行吗?

这时,一直默不做声的吴老汉,伸出三个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三万,少一分都不行。

王婶也不清楚怎磨回事?笑道说:哎,你叔跟你开玩笑呢?

吴老汉再一次严肃的说;三万。放下手指头,走出去,搞的屋子里的人很尴尬。

王婶笑呵呵道:他这人就这样,是不是犯点病,别搭理他啊!我出去看看。

王婶:等等,你走这么急干嘛?你刚才怎么回事?不知道跟孩子好好说话啊!

吴老汉一句话不说。

王婶;你说说你有这样的老丈人吗?这样,人家还以为你是掉钱眼里了呢,人家骂你卖女儿,你平时不是挺沉得住气吗?怎么这次?

吴老汉:我不怕别人骂我,告诉那小子,三万一分都不能少,还有要好好对我女儿。

以此同时。

小芳:我爸平时不是这样的?

小刘:那是什么样子?

小芳:我爸其实平时还是很好的。

小刘拉着小芳的手,一脸郑重的说:你看出来了吗?他就是那种卖女儿的人。

小芳:你别说了,我爸不是那样的人。

小刘:三万块钱,我为了你我愿意拿出来,可是要是这样卖女儿的态度,我说什么也不会拿的。

小芳:你等等,我去找我爸,他一定会好好跟你说的。

小芳处于两难之中,跑了出去,到处去找她的爸爸吴老汉。

小芳;爸,你怎磨回事?你缺那三万块钱吗?

吴老汉一句话不说。

小芳:你说话啊!你说啊!

吴老汉;闺女,连三万都不舍得给你拿的人,他以后不会对你好的。

小芳:不会的,爸,不会的,他会对我好的。(开始哭了)

吴老汉:女儿,咱就一定要嫁这一个人吗?

小芳;是,我一定就嫁这一个人。

吴老汉:那你就叫他拿三万块钱来。

小芳:爸!难道我就值三万块钱吗?(声嘶力竭)

吴老汉不说话,小芳:好好。抹干了眼泪,坚决的背影。

吴老汉心里默念着对不起,对不起闺女,爸爸不能告诉你,爸爸怕你会透露出去。爸爸这么老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这三万块钱结婚的时候,爸爸会包成一个大红包给你,这三万块钱,会为你以后艰难的时候,提供一个暂时的保障吧。别人说,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

悲伤的小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为了三万块钱而劝自己。再想起小刘说过的话,小芳心里更加的迷茫,养父,是她心里的一道坎,她跨不过去,她觉得如果是自己的父亲的话,她哪怕不要这三万块钱,也会让自己开开心心的出嫁。小芳跟小刘商量之后,两个人跑了,准确的是私奔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吴老汉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小芳请求断绝收养关系。不知道是受人唆使,还是怎么样?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十一

同样的村里的大树下。

李婶:你听说了吗?老吴家的那傻子被人告了?

刘婶:是吗?那傻子得罪人了?

李婶;没有,是他家那闺女。

刘婶:是吗?就是当初傻老二非要收养的小女孩。

李婶:是啊!谁说不是呢?不就是那个傻老二哭着闹着收养的吗?这样好了,养了一只白眼狼。

刘婶:可不是吗?这是摊谁身上,谁不难受了?

小吴:这孩子也太狠了吧!畜生还知道报恩呢!

李婶:你别看这孩子年纪小,听说啊!从小就坏着呢!到处使坏,结果,被她那时候的小孩子,收拾了一顿呢。

刘婶;这个我不太清楚,有的说这孩子乖着呢。家务活啥都干,懂礼貌呢!

李婶:这你就不清楚可吧!我这有发言权,这我可跟你唠叨唠叨。听说。。。。。。。。

吴老汉家。

被这事气的不轻的吴老汉已经好几天没下来床了。

王婶一边假装哭腔,一边抱怨,你说说你当初为什么非要拿三万块钱?现在好了,钱没拿到,孩子也跟别人跑了,现在孩子还不认你当爸爸了。要跟你打官司。你说说,值吗?

吴老汉;。。。。。。我一个人待会就行。你出去吧!

王婶出了屋子,门口吴老大一家也在门口。

吴老大:我弟弟怎么样了?

王婶:情况还行,就是这心里估摸着不好受。

嫂子:这要是个人,能好受?当初不叫他养,他不听,现在怎么样,好受了?哼!

吴老大:行了,你少说几句吧!妹子啊!这律师找了吗?这律师怎么说?

王婶;托李乡长的关系,找了个律师,情况不太好啊!律师说,根据咱们说的情况了解,咱们家老吴当年收养孩子不符合法律程序,很大可能要败诉的·。

吴老大:那这,这可怎么办啊?

王婶:走一步看一步吧。

开庭的那天。

“全体起来,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小木槌一敲,一个女声响起,现在开庭。随着原告,被告以及跟诉讼有关的人事入庭。今天,小芳并没有来。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父亲,而吴老汉却顽强地挺着笨重的身子,来到了离家乡千里之外的法庭。希望见女儿一面,哪怕啊最后一面,想问问她怎么这么狠心

本院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百零七条的规定。今天在***法庭公开开庭。

原告小芳。被告吴有财。

现在进行法庭调查。

原告小芳的代理律师:首先说明一下我的委托人的请求,解除原告小芳跟被告人吴有财之间的收养关系。

观众席里,吴老大一下子气不过,一下子站起来,小芳呢,她怎么没来,她也知道没脸见人?

保持安静。警告,法庭上需要保持安静。

吴老大被旁边的人使劲拉着坐下。

吴有财被告人,在原告出嫁期间,因彩礼钱多少发生矛盾,阻挠原告婚姻自由,故对其收养关系进行调查,发现不符合我国收养法,第九条,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40周岁以上。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

二,被告没有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是指收养人应当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身体、智力、经济、道德品质和教育子女等方面具有抚养和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作为一个愚鲁的人,很明显不能在智力,道德品质等方面对原告尽要应有的义务。故申请解除原告吴小芳,吴有财之间的收养关系。

被告律师怎么样辩诉,很明显对面证据充足。失败,必不可免。

由于,原告小芳不同意和解。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

各方当事人对本案事实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

全体起立,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九条明确规定,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40周岁以上。吴有财虽征得吴小芳父母同意,但并未依照收养法的规定,送养条件签订书面协议,也未到民政部门办理收养登记。农村地区,由于户籍管理不到位,对于年龄上的认知产生差异,后经休庭补充查证,根据相关证人的证言,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综上本案判决如下,解除原告吴小芳,被告吴有才的收养关系无效。

小木槌再次响起,退庭。

地点:吴老汉的小院。

吴大嫂:我就说了吧!这个官司打也白打,怎么这钱花着舒服了。

吴老大:行了啊!你别没完没了得了。妹子啊,这事,怎么这样啊?我弟他辛辛苦苦养了她十多年,风里雨里,接送她上下学,工地上,累死累活的干活,不就是为了多挣点钱,养活这孩子吗?你说说,有当闺女的不认爹的吗?

王婶:是,理是这个理,咱们也不懂法啊!人家国家政策规定,咱们也不好说啥啊。

吴大嫂:要我看啊!准是这法官收了贿赂,要不她凭什么,帮小芳那死丫头。

吴老大:我看也是,那这事就这样算了?

王婶:不是,这个律师说了,虽然咱们官司输了,但是咱家老吴有权利要求小芳支付这十多年的生活,教育方面的花销。

吴老大:这就行,打这个官司必须打,咱不蒸馒头争口气。

吴大嫂:呵呵,别再花一回钱,啥也捞不着,就行。看看你弟弟这样儿。

吴老汉手里拿着小芳小时候的照片,偶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没有参与大家的讨论,只是偶尔冒出一句,她不管我了。她不管我了。神情悲痛,自从法院回来,吴老汉就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一样。

吴老大;弟啊,咱们别气馁,继续告,我就不信,在还能不再理了。

吴老汉:不,不。。。。。。不告了。

吴老大:啥?那你这些年。。。。。。。

吴老汉摇摇头,摆了摆手,进了里屋。

王婶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点不忍,可是,事情都到了这一步。怎么也没有退路了。

王婶心里暗暗嘀咕,“这下子,房子最后会给我儿子了吧。不,我还要钱,要告那个不孝的。”脸上一种狠毒的表情。

可是,善良的人,却总是短命。吴老汉一个月后,离开了人世,带着遗憾,带着悲伤,而王婶的算盘也打了一空,像冥冥中的报应,他的儿子也在吴老汉离开之后,去世了。

后记

从此,小村少了一个精明的妇女,却多了一个疯婆子。

儿啊!儿啊!你在哪呢?

儿啊!儿啊!都是妈不好啊!

儿啊!儿啊!妈这也是为了你好啊!

儿啊!儿啊!快回来吧!

没有人理会这个疯婆子,说的什么意思,小村的住户只是添油加醋地虚构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挺着大肚子的小芳。

小芳:你为什么要走,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小刘:呵呵,我不喜欢你了就这么简单。

小芳:你能不能不走?我会改,我会学着好好打扮,我求求你不要走了。

小刘:不行。

小芳: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小刘:是有怎么样?我又没跟你结婚,我喜欢谁,关你屁事。

小芳:我错了,咱们还有孩子呢。你别走,我求求你别走。

小刘:呵呵,(掐着小芳的下巴)你这种货色,玩够了就还是扔了吧!

小芳:(伤心)你这畜生,我当初真是瞎了眼。

小刘:呵呵,彼此,彼此。我还是比不上你。活生生地把自己的父亲,告上法庭,还把养了自己十多年的父亲,活活气死。哈哈哈。

小芳:你,你,你。

小刘:去你的吧!傻娘们。一脚踢开小芳,转身就离开了。没有看见小芳的身子留下了鲜红的血。

小芳后来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小芳:你是###吗?

小芳的父亲:(疑惑,感觉面前这人有点熟悉)你是???

小芳:你还记得,二十几年前的,吴有财吗?

小芳的父亲:你,你,是。。。。。。(似乎猜到了,有点激动)孩子啊!

说完,两个人抱到了一起时隔二十多年的见面。

小芳的父亲:孩儿她妈,你看谁回来了?

小芳妈妈:谁啊?一出来。

小芳的妈妈:你,你是。。。。。。

又是一个人痛哭流涕。

小芳父亲:你看,咱家孩子,长得多好啊!

小芳母亲:是啊!你养父,吴大哥,过得还好。

小芳:我爸,他。(说着,又哭了)。

小芳的父亲:哎,你看你,孩子刚回来,别问这儿,问那的。

小的母亲:行。走吧。进去吧。

地点:饭桌上。

小芳的父亲:来,自己夹,就把这当成自己家。

小芳看着满屋子的孩子,还有不认识的哥哥姐姐,道了声,嗯。

小芳的父亲:大娃啊!回头把你屋子腾出来给你妹妹住几天。

大娃:不行,我不。

小芳的父亲:怎么不行?你妹妹就住几天而已,你别这么小气啊。

时间:几天后。

小芳的父亲:孩啊!你回来也就好几天了。要我说啊!你就趁着天好,早点回去吧。别怪爸狠心,这家里还好几口人,张着嘴等着吃饭呢。听爸的话,在那边好好生活。

小芳:嗯

小芳从此不知自己家在哪里?何处是家?




吴老大的儿子长大后,迷恋上了老虎机,赌博。

吴老大儿子(到处翻箱子):妈,咱家的钱呢?是不是你给藏起来了?

吴大嫂:你这畜生,你还在这到处找钱,你爸气的住院,现在还没出来,我,我,我打死你,这畜生。说完,拿起条梳,就要打他。

吴老大(轻轻松松挡下了):妈,我都叫您一声妈了?您就给我点钱,我保证赢了钱就去看我爸。

吴大嫂:你这畜生,要知道你跟小芳那女娃一样,我就不会让你活到今天。

吴老大的儿子:妈,我都活下来了,说这废话,干嘛。(还在继续找)

吴大嫂:你,你把地契放下,你个畜生,放下。

吴老大儿子:这就是地契啊!好了,妈,谢谢你,我走了啊!直接把过来阻止的吴大婶,推在地上。

吴大婶躺在地上,眼泪纵横,念叨着,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没多久,村里老少爷们、媳妇姑娘都知道孙家湾的孙老三-孙富叔与媳妇秀英抱养了个女娃。隔三差五的就有人登门瞧稀罕,大...
    陆克马阅读 32评论 0 3
  • 苏哥家里这几天闹翻天了,原因就是一个女孩的出现打破了家里的平静! 苏哥是一个善良本分的人,在省城开的好几家家俱店,...
    战旗_fffa阅读 415评论 3 20
  • 老人的婚姻是个大问题!刚刚过世的大伯就是一个很现实的例子!大伯的干部,退休后,退休金好几千元,大伯母去世的时候大伯...
    丹新阅读 1,180评论 6 59
  • 从小对重男轻女深恶痛绝。 小时候,我们村一个赤脚医生,特别重男轻女。有一个小女孩,生了虱子,她的妈妈给她用农药洗头...
    温柔海洋阅读 1,069评论 12 56
  • 我八姑,16岁那年,被自己的亲哥卖了。 因为家里孩子多,所以八姑早早就辍学了,她二哥带着她出去找门路赚钱。 后来她...
    泥鳅不溜秋阅读 1,694评论 15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