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城乱后(阿箐噩梦视角)

#义城乱后#

#阿箐#

  雨后的义城笼上了一层氤氲,屋后的阶上爬了青苔,阿箐用手掌根蹭掉一块儿绿,撑着下巴坐在阶上,依稀可以望见远处几户人家矮矮的屋檐。

  “嘭”的一声,想都不用想,一定是那个坏东西又踹开了木门。阿箐吓了一跳,慌乱中拾起一旁的竹竿搂在胸前。

  嗒嗒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响了一会儿,是在找道长吧,道长出去了,阿箐想。

  那人站了一会儿,又开始喊:“小瞎子?小瞎子!”

  真讨厌,阿箐把头抬了一下,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撑着下巴,不做声。

  “喂!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余光瞥见一个黑影在她身边坐定,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张大嘴巴呼出来,发出一声舒服的赞叹。

  阿箐歪头正想说他几句什么,自己的肚子却先开了口,听到人的笑声,脸颊染了三分红,赶紧捂住肚子,没好气地朝他喊道:“笑什么!”

  “喏。”那人碰碰自己,把一个白白软软的馒头塞在自己手里,“先吃吧,道长回来估计还得一会儿。”

  阿箐正想接,薛洋忽然间就在离了自己很远的地方,嘴角扯起的是一抹邪魅诡异的笑,馒头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向自己刺来的降灾。

  刻骨铭心的疼痛,道长死前的求饶…

  阿箐猛地坐起身,用力抓紧旁边的棺材壁,抓得指肚发白,平稳着自己的呼吸,门外走尸的低吼不绝于耳。

  她双手捂着脸,鲜血从两个凹陷中汩汩流出,顺着指缝淌下来,滴在衣上。她想大哭,发出的却只是难听的咿呀,呜咽着同一个声调。

  薛洋,我恨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腹部传来的不适就像原本躺在胃中的香甜柿子突然被一只手强行插入,硬生生将里面的柿子搅了个稀巴烂,才慢吞吞扯...
    三吉呐阅读 79评论 0 3
  • 随之“啪”的一声,凤九被杯子的破裂声吓得叫了一声“啊”,盯着地下破裂的茶杯,自己也在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稍稍平复后,...
    沈绾阅读 1,089评论 1 16
  • 你有过窒息的感觉吗?其实哭到窒息也不过如此…… 我叫苏沫,今年也就15岁,准确地来说,我只是个14周岁的姑娘,但我...
    小茅孩阅读 180评论 5 6
  • “避难所?我只是把蜕下的幼壳收在你这小盒子里,”在习惯它腥味肃杀的语调后,我不屑地说到:“没有什么低声下气地躲在你...
    沙盘有座绿洲岛阅读 341评论 9 7
  • 皮带棱划破,两指宽的肿痕边立刻泛起血点。韩景铄没给少年喘气的时间,又是同样力道的一下抽在了相同的位置。白皙的臀肉上...
    忔廻阅读 3,672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