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深深

自从听了龚琳娜的“小河淌水”,我从此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唱歌了,因为觉得是对歌唱这门艺术的亵渎!

沒有词语能形容听龚琳娜歌唱时的感觉,她轻声吟唱,却让你不由自主泪流满面;她声入云宵,引着你的三魂七魄一起升入天际,飘飘荡荡,不知身在何处!她一上台,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发音都与灵魂融合,把歌曲所要表达的情感推到极致,到达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高山仰止、登峰造极、炉火纯青这些形容词统统是对她歌唱艺术的亵渎,因为这些词语只是形容技术的,却完全无法描绘出她对歌曲赋予的情感,饱满得令人无法释放,唯有任涕泪横流!

听她唱歌,不由自主地拽紧了拳头,凝神静气,屏息聆听,生怕漏掉了一秒情绪!

能把一首歌唱到美得令人心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声音只是载体,用声音表达情感丝丝入扣的情感,才是她的功力!声音比她好的人多,但没有人比她更让人动情!一首歌唱得至美至情,只有她!

这首庭院深深,读词时,从未感觉到寂寞深闺如此撕心裂肺,但听到龚琳娜用她的天际高音唱出“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时,我看到了庭院深处泪眼望花的寂寞女子,灵魂深处比死亡更深的绝望!

老锣一个外国人能把中国古代深闺女子的幽怨孤寂压抑无奈理解得如此深圳,实在让人叹服!

全曲共分四段!

第一段低吟浅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把深闺女子登高远望,却哪里望得到公子哥儿留连忘返的章台路的失望幽怨呈现在眼前!

第二段陡然高起,是寂寞女子压抑的呐喊哭泣“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飞过秋千去!”

第三段看似第一段的重复,依然是幽咽低徊的“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但实际另有深意,重复是为了加重描摹闺中女儿的幽闭无奈!

第四段,是“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的简单重复,但已叫人潸然泪下,帘幕重重,闺中女儿的寂寞,更向何人诉!?

整首曲子,龚琳娜演唱时一直将所有的力量都深藏于内,即使是第二段高音的呐喊,也是压抑的呐喊,将闺阁女子被帘幕重锁的深重的幽怨无奈、孤寂压抑却无计挣脱表达得淋漓尽致,让人忍不住为曲中女子,深深叹息!

早上醒来,脸不洗牙不刷就开始听龚琳娜!

先单曲循环“庭院深深”!

然后是“金箍棒”!

以前听到“金箍棒”这个歌名时,便感觉龚老师在搞怪的音乐道路上真的是越走越远,一发不可收拾!先是所有人都听不懂不会唱的“忐忑”,然后是莫名其妙的“法海你不懂爱”,这个“金箍棒”又是什么神曲呢,算了,以咱的水平也欣赏不了,还是不听吧!

沒想到今天一听,立刻觉得这确实也当得起神曲二字,一个调皮叛逆的泼猴寻得宝贝金箍棒的洋洋得意和开心兴奋跃然眼前,龚琳娜老师的歌总是不走寻常路,歌词不落窠臼,新颖奇妙,作曲揉和中国的传统戏曲和民歌却绝不照搬,而是从传统里里继承发扬创新自成一派,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新艺术音乐,而龚琳娜老师也成为了新艺术音乐的创始人!

“金箍棒”里那些初听觉得好笑的“棒把个棒把个棒把个棒把个的棒”再听就懂得它们完全不是来搞笑的,这些“棒把个棒”比其它歌词更能传神地表达出顽劣调皮的孙悟空得到金箍棒成为齐天大圣时那无法抑制的喜悦与得意!

听完“金箍棒”,对龚老师的膜拜又进了一层,忍不住想重听以前觉得更加莫名其妙的“忐忑”!

我不得不说,以前就们确实太无知,导致龚琳娜这样的歌唱艺术大家竟然在大家的争议和嘲笑中寂寞了如此多年,是真正无敌的寂寞!

不过,象她这样醉心于音乐研究和致力于将中华文化的艺术瑰宝用歌唱的方式向世界传播的大家,早已对芸芸大众的嘲笑一笑置之了吧!

“忐忑”的难度,至今无人敢于挑战,而“忐忑”这首曲子全曲沒有一句歌词,大部分只是戏曲里的锣鼓声“嘀个咚”,时而高昂,时而婉转,但中间一段当龚琳娜的声音与笙笛等民族音器完美融合,轻轻悄悄地倾诉时,却依然那么抓心挠肺,像羽毛轻拂心间,让人心痒难忍!

“忐忑”这首曲子,完全诠释了昨晚龚老师在歌手上所阐述的什么是音乐,“懂不是思想,是你的感情上有共鸣,艺术歌曲靠的不是歌词,而是音乐性!即便是西方的观众,他不懂得我的词,他一定会感觉到我唱的这种意境和情感!”

艺术无国界,情感无须语言,情到深处,语言已是多余!

我们太无知,而且无知了太久!

听歌的过程中又被网友安利了“月下飞天镜”

听完“月下飞天镜”,对龚琳娜的膜拜又进一层!听了“小河淌水”,我以为这是她的顶点,然后就每况愈下,我以为对她的膜拜也就从“小河淌水”一步登顶,沒想到听完“庭院深深”,我对她的膜拜又进一层,听完“月下飞天镜”,我已经没有语言来形容,不知道老锣和龚琳娜到底有多少宝藏,在每一首曲子里一点一点地献出他们的珍宝,每一支曲子里都有异想不到的新发现!

我对龚琳娜的膜拜加上了老锣,对他们的膜拜像他们对艺术的追求一样,层层递进,永无止境!

老锣和龚琳娜把中国古典意象用声音复活了,这一家人实在太厉害了!他们的作品,首首经典,现在凡是龚琳娜的我都听,也基本只听龚琳娜的了,我想说龚琳娜是古今中外第一人!我就这么说,她当得起!

齐豫也不错,也喜欢,但只是喜欢!而对龚琳娜,是膜拜!

龚琳娜来自天上,我们以前所听的所谓仙乐飘飘,不过来于凡间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