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奇事刘道元

作家冯骥才的《俗世奇人》这本书,描写了水陆码头天津卫这个地方的人和事,此处居民五方杂处,性格迥然相异。此乃燕赵故地,血气刚烈,水咸土碱,民风强悍。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市井民间,各种怪异人物跃然纸上,尽显人间百态。

《刘道元活出殡》一篇,颇耐玩味。

话说天津卫这一带土产的痞子有两种:武混混儿,文混混儿。武混混儿讲打闹,动则断臂开瓢,血战一场;文混混儿手中一支笔,笔里藏把刀,白纸黑字要人命,其中翘楚,非刘道元莫属。

买卖家若是打官司,谁用刘道元的状子谁赢。他手里的笔也就是一支判官笔。

这个刘道元啊,虽是有钱,却不买房置地,行侠仗义,光棍一条。有两个徒弟伺候着。

有一天,奇人刘道元对两个徒弟说:人间的事,我看遍了,阴间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我想装死,活着出殡。

于是,大文混混儿刘道元半夜暴病而亡的消息不胫而走。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于是灵堂设在前,刘道元躲在后院杂物间,静观其变。

结果那些给他打赢官司的大掌柜们一个没来,没名没姓的人倒是蜂拥而至。一纸状子让他几乎倾家荡产的贺老板这次居然来了,没想到是来泄私愤的,不但不行礼,还呸的吐口痰。居然还有来讹钱的!

其实刘道元在乎的是另一个文混混儿啊,叫一枝花。两人平时称兄道弟,能穿一条裤子,可这刘道元一死,愣是没了人影。更有甚者,还有趁火打劫来偷东西的。

头七一到,入棺出殡,陪葬的还有那支判官笔。

两个徒弟也是假戏真做,金三说哭就哭,但是一会儿就没声了。而那马四,来的慢,声音不大,可是动了真格,呜呜哭了一路,好似死了亲爹。这会儿,该刘道元糊涂了,到底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

出殡路上,武混混儿一帮劫了道,居然那个称兄道弟的一枝花也在其中,大声叫喊:那支判官笔本来就该归我,他算个屁!死了,还想把笔带走,没门,不交给我,甭想过去!

刘道元现在豁然开朗,双手一发力,推开棺材盖,哐啷一响,站了起来。

这下可好,出殡的,看热闹的,劫道的混混儿四散而逃。

一次装死,看尽人间百态,世态炎凉。

1.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现在多么风光,都别把自己看得太重!有些枷锁是自己给自己套上去的。

2.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考验的,需要考验的都不是真正的朋友。

3.你以为你是谁,只是“你以为”而已。陶渊明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人之初不是性本善的吗?为何会在俗世的生活中变得虚伪,狡诈,甚至残暴。

每个人终究都会如此吗?

如何保持一份本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俗世奇人》,作者冯骥才,讲述了旧时天津卫的十八个人物,十八个职业,十八个故事。每个人都有传奇特色,也都有自己的绰...
    QueridoTommy阅读 962评论 0 1
  • 子龙老师阅读 129评论 3 10
  • 《秋》 ——瘦桶 寒潭渡鹤影 秋风秋月 送秋词 夜深沉 梦荒芜 隔岸登高 海无涯 夜凄凄 秋月送秋波 潮水向东流
    瘦桶阅读 169评论 0 59
  • 儿子三岁,我当全职妈妈三年。 三年,一个女人二十几岁最好的年纪,一个正好在工作岗位拼搏升级的年纪,我毅然决定辞职,...
    愚昧愚昧阅读 39评论 0 0
  • 选择这个演讲的初衷: 上个月去到安徽六安就接触到了这样一群孩子,看到这个演讲名称的时候就被电到了。确实,农村设备...
    亲子思维导图讲师燕子阅读 112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