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小人书

96
别山举水 Excellent
2016.06.15 20:35* 字数 203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启蒙教育应该是从小人书开始的

那时,农村经济不活跃,钱很值钱,一块可以买一斤肉,五分钱可以买一个鸡蛋,几分钱或一毛钱就可以买一本小人书。

村里的孩子除了放放牛,抓抓鱼,撵一下下乡的露天电影,再不就是三五个人一遍又一遍地捉迷藏。除了这些,就没什么活动了,精神方面更是饥渴难耐。

特别象我们这样读二三年级的小学生,刚刚识得一些字,除了课本,就没有地方可以显露自己是个文化人。于是,小人书就成了我们最好的选择。书里那些可笑的故事,动人的情节,粗犷的图画,吸引了我们那幼小的想探知一切不知天高地厚的心。

经常地,就在母亲的提盒或屉子或某一只裹着的袜子和旧衣服里鼓来捣去,寻找着心中的宝藏。当然,总会有些收获,搜出一枚二分或五分的硬币来。

慢慢聚下来,不羡慕那一分钱两颗的糖果,看到那几分钱一斤的鲜红的桃子也强咽口水,默默走开。等钱聚到两三毛时,就和小伙伴赶集一般兴冲冲地往镇上书店里奔,挑来选去,买回自己钟爱的书。

由于经济的制约,有很多好看的小人书不能拥有,就拿自己的与别人互换着看。经常有朋友来借,有时你借给我,我又借给他,转来转去,难免会破损或遗失。

于是,为了一本小人书,两个本来很好的朋友经常就闹红了脸,几天互不搭理,还有可能一言不合,撸起袖子,卖力干上一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而且一翻好几年。

为防这动情况,每次买书后,便端端正正地在扉页上写下: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借了不还,全家死完。还工工整整地落下名字,你的字写得好不好,从一本小人书上就可以看出来。

由于一直看小人书,我知道了黄道婆向黎族人民传播了纺织技术,让黎族人民的生产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知道了隋唐演义里第一条好汉是李元霸,知道了乱世出英豪。知道了成语“口蜜腹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由来及其模模糊糊的含义,也会用在自己的谈吐中。知道了秦始皇曾派大将蒙恬修筑长城,以御匈奴,也知道了彭德怀曾指挥过“百团大战”,狠狠打击日本鬼子。

由于经常看小人书,我可以以讲故事为条件让小朋友替我放牛而自己则静静地躺在草坪上看书。也可以跟父亲在饭桌上大人似的聊天而不必象弟弟一样捧着饭碗蹲在屋角闷声不响地只知道吃。也可以在作文本上照葫芦画瓢编造一个又一个津津有味的故事,引来无数小朋友的赞叹,换得老师一声又一声的表扬。

在我整个学生时代,我对语文的偏爱以及对文字的仰慕与我曾经如饥似渴地看小人书密不可分。

但我在小学四年级时,我的那些小人书险遭灭顶之灾。

大我两岁多的二哥也疯狂地迷上了小人书,不管吃饭睡觉总在找机会不停的看。起先,母亲也没在意,看书总是件好事吧,起码看起来是很努力的样子。

可有一天,二哥的班主任找上门来了,说二哥上课时经常偷看小人书,心不在焉,甚至打瞌睡,近段时间成绩下降了许多。母亲一听,恼了,叫了二哥,要二哥跪下,让他撅起屁股,狠狠的打了几鞋底,直打得二哥眼泪汪汪,保证再也不敢在课堂上看小人书。

母亲将柜子里的小人书全部倒出来,堆在二哥身边,还拿来火柴,要二哥烧了它。二哥低着头,颤抖着一动也不敢动。我见了,也赶紧跪下,苦苦求母亲不要烧书。

母亲摩挲着我的头,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我手背上。“娃儿啊,你们也懂事了。可知道要出息,这农村的苦还吃得不够么。让你们读书,就指望你们都出去,能过上好日子。在农村,现在除了读书,还能有什么出路。”

母亲抽噎了一下,“你们看小人书,我并不反对,可总得有个节制,不能耽搁学习呀。”二哥抱住了母亲的腿,“娘,我再也不了。”母亲摇了摇头,“我不是说不让你们看,但要将正课听好,将作业完成了才可以。这些小人书也能你们见多识广,学到不少知识,你们除了看看小人书,也实在是无聊啊。”

我和二哥忙不迭地点头,母亲将我们拉起来,用手揩干了二哥脸上的泪,又轻声问道,“刚才打重了吧,娘不好,就是性子急。”二哥连连摆头,“娘,不重,打得应该。”母亲凄苦地一笑,埋头整理起小人书来。

后来那些小人书就装在一个小箱子里,放在母亲的阁楼上。逢上星期天我和二哥就架好梯子上到阁楼,贪婪地看起来,如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

到吃饭时,父亲母亲房前屋后不停的喊,总是找不到我们,搞得父母心中很忐忑。待到重新进了屋,母亲才一拍脑壳,想起今天星期天,就赶到房里,朝楼上连声喊,“饭菜都摆上桌子了,还不下来。”

我们在上面正看得入了神,哪里还理睬,而父亲却怒气冲冲地进了房,“书能当饭吃么,赶快下来。”我们怕父亲的蒲扇般的巴掌,蹬蹬蹬下来,匆匆扒完饭,像完成任务似的,嘴一抹,又爬上阁楼,蜷缩着看起书来。

后来上了初中,星期天回家,我还会偷偷地爬上阁楼,美滋滋的看看小人书。我的语文成绩很好,作文经常当作范文在班上读,在同学们投来艳羡的目光时,我总会得意地想,我比你们多看一些小人书。

如今在外闯荡,在对文字越来越钟爱,越来越希望自己有所作为时,便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些小人书。

它们给了我滋养,像一块块砖头,慢慢地在我的脚下垫起,让我站得越来越高,看得越来越广阔。

只是现在书店已找不到那种小人书,我也回不去童年,但它们一直在我心里,时时伴随着我。

聊聊写作那些事儿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