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续第七章:倾诉

却说彼时被胤禛拉出房间的若曦,一边被胤禛拽着走,一边想要挣脱掉胤禛的手,可她越是想要挣脱,胤禛握的就越紧,若曦见挣脱不了,就开口嘲讽道“皇上与民女在大庭广众下拉拉扯扯,恐有伤风化,更何况对民女来说,这是大不敬,还望皇上斟酌一下。”胤禛听了她的话,倏的松开了若曦的手“有伤风化?哼,你这拼命十三妹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没做过,还多这一件?再说,你这大不敬早已经不是现在这一件了,刚才见我就没有行礼,那个大不敬岂不是比这个严重,若是按照你这样说,你早已经被我砍头了!”“呵,民女一条贱命,若是皇上喜欢,拿去便是,何苦找这么多理由?”“哼,你自己的命怎么够?再加上你阿玛和你弟弟还有你马尔泰一族所有的命,朕都要,这才够!”若曦听了他的话,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你。。你。。你不可理喻!”“是啊,呵,朕真的是不可理喻,居然有心情和你这闲杂人在这里吵架!哼!”说完竟拂袖而去。待胤禛走远,若曦终是扛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悄然留下。自己也因身体虚弱瘫坐在地上。闻讯而来的巧慧见若曦坐在地上,快步走上前,扶起若曦,嘴里却在念叨着“二小姐这是何苦呢,有什么话不好好说,干嘛非要吵架,闹得不欢而散呢,盼了这么多天,等了这么多天,熬了这么多天,难道二小姐只是想要这样的结果吗?”见若曦只是一边摇头一边哭,巧慧也不好再说什么,心里叹了口气,扶着若曦走向内屋。。。

胤禛在若曦那里吃了瘪,气呼呼的走到了十四的书房,看见老十三和老十四在那里喝酒言欢,更是气的不得了,走到二人面前坐下,瞪了二人一眼,也不管是谁的酒杯,端起来就喝光了。十三跟十四二人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的四哥将这些事一气呵成。二人相视一眼,不禁都笑了出来,十三问他四哥“四哥,你这是在哪生的闷气,到这儿来撒气了?”胤禛看了他十三弟一眼,说道“还不是你的十三妹?我还没说什么呢,就发火了,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脾气。哼!”“还能是哪来的,不就是你和十四弟惯的吗?是吧?十四弟??”说完,还向十四挑眉一笑。十四见他十三哥的表情,顿时有了丝不满“若说我和四哥惯着她,难道十三哥你就没有吗?”十三见十四要吃人的样子,忙求饶道“哎,十四弟,哥哥我错了,我也惯着她,行吧?真是的。不过。。”十三看向胤禛“四哥,你倒是怎么得罪她了,把你气成这样?”“哼,她张口民女,闭口民女,我听不惯,就和她吵了起来。”十四听他四哥这么说,连忙说道“四哥,你就为这点儿小事儿就生气了?她可是等了你好几天啊,有些脾气也是应该的,四哥也体谅体谅若曦吧,不过,这事儿也赖我,要不是我在信封外又加了一个信封,你二人早就团聚了,唉。。”十四刚说完,就听到他四哥和十三哥说道“你才知道啊。。”转瞬间,胤禛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其余二人皆是一愣,疑惑的问到“四哥,你干吗去?”胤禛头也没回,只听到他说“追妻去!”十三似是听到了,回答他说“四哥,祝你成功!”十三笑着回头,却发现了呆愣的的十四,无奈的摇了摇头。。。

却说若曦被巧慧搀扶着进了屋子,若曦进了屋就坐在床边发呆,看着若曦这样,巧慧满满的担忧都表现在了脸上,想着这二人好不容易相聚了,却还在闹别扭,就开口劝到“二小姐,您别嫌巧慧唠叨,您和皇上好不容易相聚了,您这又是在闹什么别扭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和皇上说呢,更何况。。”巧慧刚要往下说,却见了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她想什么话都没用了,让他二人自己解决吧,遂对胤禛说了声“皇上吉祥。”便退了出去。。

胤禛见坐在床边边发呆,边掉眼泪的小女人,那颗倔强的心终是服软了,慢慢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去,拿出自己的手帕,就要为若曦擦眼泪,却被若曦躲了过去,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胤禛无奈的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将若曦搂在了怀里,若曦起初挣扎了一会儿,见挣脱不掉,便也放弃了,静静的躺在胤禛怀里,眼泪也悄然流下。。。

二人静坐了一会儿,胤禛抬起头来看着满眼泪痕的若曦,轻轻地啄了下若曦的眼角,说道“若曦,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吧,你和十四弟到底在搞什么鬼?你怎么会没事儿呢?”若曦看着他说道“怎么?我没有事让你很失望吗?”说着,手就要掐胤禛的胳膊,胤禛躲了过去,护着胳膊说“没没没,我怎么会呢,好若曦,快告诉我吧。”若曦从他身边站起来,缓缓地道出了经过“当日,我坐在屋里发呆,巧慧见我脸上有疲惫之意,就劝我去床上休息,我刚站起身便晕了过去,醒来时就听到大夫说我油尽灯枯,我本就在离开你后没有活下去的意思了,便也就听天命了,谁曾想这府里一个丫鬟的兄长竟会医术,她说她兄长定能治好我的病,就恳求十四爷让他去找她的兄长。”若曦回过头看向胤禛,继续说道“你说巧不巧,这丫鬟竟然是玉檀的妹妹,叫做沉香。沉香得了十四爷的应允,第二日就启程了,可我终是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怕是等不到沉香带着她兄长回来了,就开始做最后的准备,给你写了封信,没想到等了你那么久也没等来你,后来听说十四爷在信封外又加了一个信封,这才明白了。我把所有后事都向巧慧安排完了,只等着你的到来,没想到等你的时候又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才知道,玉檀的弟弟已经为我诊治了,并且已经治好了,十四爷决定放我离开,我又想要回到你的身边,可我又无法联系到你,只能和十四爷想到这招了。但是。。”若曦话峰一转,继续说到“四爷,沉香和她哥哥都是好孩子,玉檀的事他们也没参与,你就放过他们吧,行吗?”胤禛脸上平淡无奇,可内心早已经翻腾了好久,原来真的是自己差一点儿就错过了她,就因为自己的小心眼居然差一点儿错过了自己的良人。可是没想到救她的居然是玉檀的弟弟妹妹,难得他们能放下仇恨,尽力医治若曦,能把若曦治好,看来他弟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收为己用,真是再好不过了,若是让他们知道。。“若曦,犯错误的是玉檀,与他们何干?我怎么会滥杀无辜呢,再说他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又怎么会杀他们呢?但是,若曦,这一次,就和我回宫吧,我不想我不想你再离开我了,好吗?”若曦笑着看着他说“我本就要回到你的身边才会闹这一场闹剧,若是不愿回到你的身边,我早就离开了,又岂会等你来?但我有个要求你要答应我,回到京城我要住在圆明园,我才不要回到皇宫里去。”“呵。”胤禛笑了声说“圆明园本就是你我二人的家,本来想着等曦园修建好,你我二人就搬进去,没想到被十四弟和八弟一搅合,你也走了,宫里事务又太多了,我就没搬过去,如今曦园已经建好,你回到京城就可以直接搬进去了,知道你不愿意见我后宫的那些人,所以我已经让高勿庸挑选了伺候的丫头一直等着你这女主人回家呢,怎么样?我的女主人,随你夫君我回家吧?”这话本在21世纪情侣情侣间本是句再普通不过的话了,如今却羞得若曦红了脸,嗔怪道“谁是你的女主人,谁说要嫁给你了?”胤禛却又来了兴趣,故作惊讶状“难不成你还想当十四弟的女主人?那可不行了,十四弟都已经把你休了难道你还要厚脸皮去贴上吗??”若曦见他这么说,又瞪了他一眼。胤禛笑着搂住了她,若曦也笑着在他怀里寻找永恒的温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人快马加鞭,没带任何一个随从,只是希望快点见到那个对他们有不同意义的女子,也许,这真的是最后一面了。。到了遵化恂...
    欢歡讙阅读 109评论 0 1
  • 第五章:使诈 巧慧见我如此,以为我又想起了玉檀,上前对我说“二小姐,玉檀已经去了,而且沉香和他兄长也没有怪您,您还...
    欢歡讙阅读 63评论 0 1
  • 第一章:旧事 在巧慧的搀扶下,我起身去塌上歇息,可没走几步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中我似乎看...
    欢歡讙阅读 82评论 0 1
  • 第二章:病逝 “唉。。” “唉。。” 。。。。 听着巧慧一遍又一遍的叹气,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巧慧,你小姐我还没死呢...
    欢歡讙阅读 48评论 0 1
  • 【写在前面】 因为《三寸天堂[https://wx.zsxq.com/mweb/views/weread/sear...
    利卡的一生阅读 11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