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火 一

 “两年前,这里的一切都还很复杂。”蓬头垢面的士兵坐在城墙的一截断砖上,两条腿随意地耷拉着。在他挽起的裤脚上方,膝盖处的布料已经磨得泛白,隐约能看到里面有几条已经结痂的伤口。他上身那件制式的军服倒是还很齐整,两条瘦削的手臂从同样挽起的的袖口处伸出,一只手拿着水袋,另一只手正轻轻拍打着裤子上粘着的黑灰:“那会儿我们自己还有很多问题。好多疑问搞不清楚,好多事情没能解决,整天忙得团团转,忙着处理一个麻烦又一个麻烦,而一切都看上去总是找不到出路。”
 他一边慢慢地说着,一边一点点地从水袋里喝水。他身后石砖铺就的道路上不时有人推着半满的运砖小车匆匆走过,推过崎岖不平的砖路时,偶尔能听到小车车轮颠簸的沉闷声响,却听不见咒骂的声音。再往远处,另一侧的城墙下方能看到稀稀拉拉的人群,少部分穿着军装,大多数是推着小车或者扛着包裹的平民打扮的来来去去。从这边的围墙上,偶尔能听到远处有人高声叫喊的声音,但更多的时候,只能听见呼啸的风里传来的火把燃烧的噼啪声,在这里的每个人脸上都被灰尘写满了疲惫,他们张开嘴,往往只是为了大口喘气。
 士兵坐在城墙上,慢慢地从水袋的开口处抿着水,眼睛眯成一条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甚至于那个黑铁似的男人推着的小车侧着翻倒在他的身后时,他也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继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同样一动不动的还有士兵身旁坐着的另一个少年,他正对着城墙上的什么东西研究得起劲,哪怕掉落的砖块滑到了脚边也一动不动。
 推小车的男人默不作声地停下,用脚把滚落的砖块一块块划到一起,然后慢慢地用黑色的手把黑色的石砖捡进黑色的小车里去。他的动作看起来很沉静,速度却很快,没等到三个人间这份初生的沉寂习惯自己的存在,他就已经整理好了车子,又站起来往前走了。
 男人慢慢地走远了。士兵依旧一动不动,他坐在那里,静默地放下了水袋,只是眯着一双黑色的眼睛,透过镜片盯着远处的天空。
 就在这份沉寂即将落在地面,化作又一层灰尘的时候,少年打破了寂静。
 “麻烦也包括昆仑奴吗。”
 士兵一动不动。
 “不包括?”少年又问。
 “昆仑奴本身就是麻烦。”士兵再一次开口了,这次他的语速变得很快:“但他们不怎么惹麻烦,往往都是麻烦惹上他们。”
 “有人找他们的麻烦?”
 “常有。”士兵点点头:“有昆仑奴在的地方总会有麻烦,有时候是他们自己惹的,更多时候是麻烦找上门来。但我说的麻烦的不止他们,我们自己之间的麻烦更多。”
 “所以昆仑奴不算‘我们自己’。”少年低着头,开始用手去抠城墙上嵌着的一块石头。
 士兵看着天空,摇了摇头:“不算。”
 “那昆仑奴算什么?”
 “我说了,他们是麻烦。”
 “人也可以是麻烦?”
 “人也可以是麻烦。”士兵说:“但昆仑奴的麻烦有时候就来自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算不算是人。”
 “在你看呢?”
 “算。”士兵想了想:“至少我觉得应当算。他们吃饭,他们喝水,你用刀划他们的脸,流出来的血也是红的。”
 “那为什么说不知道他们算不算是人?”
 “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士兵看着天空:“想当人,凭这些还不够。”
 少年没有再说话。
 士兵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说:“但我想说的麻烦不是昆仑奴。昆仑奴是麻烦,但是还不够。挥锄头的,走商的,拿枪的,穿着短衫骑马的,还有戴着高帽子坐轿的人引起的麻烦更多。有时候比起你穿什么戴什么,你的皮是什么颜色反而不那么显眼。”
 “这些人里什么人引起的麻烦更多呢。”
 “大部分时候是挥锄头的和走商的,虽然他们往往不够麻烦,遇上麻烦也都喜欢绕着走,但他们人数最多,所以还是最容易被缠上。”士兵说:“我说的麻烦一般都是拿枪的和穿着短衫骑马的,他们能惹上真正的麻烦,有时候会死人。”
 “高帽子呢?”
 “高帽子?”士兵笑了一声:“高帽子不给我惹麻烦。真是高帽子惹出的麻烦,也轮不到我来管。”
 “高帽子自己处理自己的麻烦?”
 “高帽子自己找高帽子的麻烦。”
 “是吗。”少年耸起脊梁,像一只弓起的猫,使劲用力从城墙上把那块褐色的石头给扒了下来。那块石头在地上滚了两圈,留下了一地的灰尘和碎石子,有些是黑色的,城墙的黑色,有些是褐色的,血染的褐色。
 “戴高帽子的可不兴这么玩。”士兵看着他,努了努嘴。
 “我不戴高帽子。”少年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额头,平淡地说。
 “你现在不戴。”士兵看着他:“但你父亲戴。你父亲戴高帽子,你就也会戴高帽子,就像我父亲从前骑马,我如今也就骑马。你爷爷,你父亲,你,你儿子,男人们连着几代都干同样的事儿,活得好像同一个人,我们管这个叫家族。你父亲活完了,就到你了,到时候你就戴高帽子。”
 “我倒是可以戴。”少年蹲下身去研究那块褐色的圆石头:“如果他能活到该我戴帽子的那一天。”
 士兵止住了嘴。
 “如果他活不到,那帽子就没人戴了。也许别人会戴,但轮不到我戴。”
 “帽子总归是给人戴的。”士兵翻过身来,在他的面前蹲下:“你把这挖出来干什么?”
 “好玩。”少年戳了戳那颗褐色的球:“他们就用这个杀人的?”
 “在他们看来只是把球打出去。”士兵撇撇嘴:“他们不懂什么叫杀人。杀人得是抽刀断头,明晃晃的铁上沉甸甸的血。他们只是把着火的石球扔过来,只管扔,不问砸到谁,砸没砸烂脑袋,这不叫杀人。”
 “不用刀杀人就不叫杀人?”
 “不叫。杀人是两个人的事,扔石头是一个人的事。一个人自己扔石头一个人自己去死,各自两清,下了地府也判不成一件案子。”
 少年不说话,只是去戳那个慢慢开始碎成几块的球。
 “这些球刚开始砸过来,落在城墙上的时候,一切都变简单了。”士兵看着那片滚到脚边的余烬,低声说:“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变得简单了。”
 “开始死人了,事情怎么会变简单呢?”
 “让人想不通的就在这里。”士兵慢慢地说:“等到他们围到了城下,丢石头,扔火球,城里开始有人哀嚎有人死,有人头断血长流,事情一夜间都变得简单了。”
 “然后呢。”
 “在他们来以前,我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们有解决不完的纷争,有调解不清的矛盾,人和人的心上都蒙着沙子,一切都很复杂。”士兵慢慢地讲:“那会儿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现在呢?”
 “现在。”士兵抬起头,望向城下的远方:在一片被火焰席卷地干干净净,到处裸露出黑色的大地的原野上,在一片零零散散插着断掉的旗子,破碎的车轮,裂开的箭羽,染血的铠甲的原野上,孤零零蜷缩着一座已经被人遗弃的营地,晚风里似乎还隐约能能听得见那残破的号角声。
 “现在他们成了我们的问题了。”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612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814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427评论 0 239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43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104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55评论 1 21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64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54评论 0 196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59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46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53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94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27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84评论 0 19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85评论 2 27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95评论 2 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