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的日子丨1 新家

张小凡第一次到方勇家的时候,把身体藏在门框后面,两只手紧紧捏在衣服口袋里。她努力表现出拘谨又不想被看出自己拘谨的样子,即使整个人歪歪扭扭地不自在也要硬撑着,这是杨红花事先提醒过她的。她看向张小柔,小声说:“姐,这个房子好大呀。”

张小柔靠在门槛上,一只脚在里面,一只脚在门外,手上拎着帆布包,脸上没有表情。她偏过头来:“房子大有什么用,你没看到,人也多了吗?”说着,嘴巴朝前努了努。

方勇正领杨红花参观屋子,中年女人脸上浮现出亲密又刻意保持距离的表情,但笑容根本藏不住。从客厅到房间,再到另一个房间,她时不时低下头,用手抚着头发,生怕一早起来做的发型乱了;抹了太多的化妆品,脸颊红的不自然,像是剧院唱戏的,眼角的皱纹里卡着粉,因为笑了太多次,已经挤出一条条白线,离着几步远都看得清楚。可能杨红花自己也知道,总趁方勇背过身去的时候,用手指轻轻揉眼角,但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白粉会在她下一次眯起眼睛时卡在相同的地方。

杨红花手上戴着一枚深绿色的玉石戒指和一个油青色带着飘花的翡翠手镯,那是方勇一个月前送给她的定情信物。随后两人领了结婚证,就算是定下来了,都是二婚,除了通知双方家人,谁都不想大张旗鼓。

“以后我们俩就睡这间。”方勇指了指主卧室,女人在一旁点头,竟还有些害羞。张小凡试着探头去看,目光擦过杨红花的肩膀。一张简单的木床,床头摆着两个枕头,床上铺着凉席,床尾有一卷皱巴巴的卫生纸。方勇快步走过去,迅速将卫生纸丢进床边的镂空垃圾桶,说:“一定是孩子乱丢东西。”

杨红花接过话:“还是孩子,哪能像大人一样约束。”

两人又走到对面的房间,方勇笑着说:“这是给两个闺女的。”说完转头看着门口。

杨红花也顺着目光看过去,见张小柔和张小凡还站在原地,咂巴着嘴,说:“你们这两孩子,怎么还站在门口,快进来啊,来看看你们的房间。”

张小柔没有太大的兴趣,进门把帆布包放在椅子上,靠在墙上换鞋。张小凡拎着自己的东西走进来,看了看,问:“那我的房间呢?”

方勇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家里房间有限,只能委屈你跟姐姐睡一起了,以后我们再换大房子,一定给你单独的房间。”

张小凡有些失望,但看着妈妈一直瞪着自己,也不敢再吱声。

“怎么没看到子杰?”杨红花问。

“这孩子,一定还在睡觉,都跟他说了今天要早点起床,这都几点了,房门还关着,一点动静都没有,都被我惯坏了,”方勇有些生气的样子,指着斜对面关着门的房间。张小柔瞥眼看着,那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生气。“我去把他叫起来。”说着,方勇大步往前走。

杨红花试图拉住他,“别别别,孩子想睡就让他睡,别打扰他了。”

正当方勇的手快要扣上门板时,门开了。一个跟张小凡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走出来,带着敌意和警惕的眼神看着杨红花母女三人,一句话没说,径直走向卫生间。

“方子杰,你站住,你有没有一点礼貌!”方勇在身后大声呵斥。

那个叫方子杰的男生停下脚步,愣了几秒钟,刚好停在张小柔的正前方。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收回目光,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谁也不想跟谁说话。他没有被背后传来的怒斥声震慑住,朝着原本的目的地走去,若无其事地关上门。

方勇的火气一下子蹿上来了,这下他是真的生气了,但不确定他是因为儿子不懂礼貌不打招呼而生气,还是觉得儿子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没了面子。反正这时的方勇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似乎要不是杨红花拉着他,他真的会冲进卫生间,用皮带狠抽儿子一顿。

“算了算了,孩子还小,不要勉强他,以后的日子还长,慢慢会接受的。”杨红花一副慈母的表情,张小凡觉得如果妈妈能多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她会比现在开心十倍。

这样的安慰对方勇很管用,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刚刚凶狠的样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小凡偷偷往方子杰的房间看了一眼,这间房明显比姐妹俩的大不少。等进了房间,关上门,张小凡抱怨道:“为什么方子杰一个人用大房间,我们两个人睡小房间。”

“人家是亲儿子,能一样吗?”张小柔把帆布包里的东西一一取出来,已经上高中的她除了书本,还有一些化妆品。其实无非就是几支口红和不同颜色的眼影,是她平时把吃早餐的钱省下来,从小饰品店里趁打折买回来了。张小柔觉得女孩子应该趁早学化妆,她不希望以后自己的脸上涂得跟她妈妈一样,一点都不好看,走出去也会被人笑话。她想化好看的妆、穿好看的衣服跟喜欢的男生约会,虽然她还没有男朋友。她还从同学那里借了教化妆的杂志,没事就照着上面学,这是她最大的业余爱好和消遣活动。

张小凡依旧不开心,“可明明还有一个空房间,又没有人住,为什么不能腾出来?”她指的是厨房那头的房间,虽然面积不大,但摆一张床和一张写字台是足够的。方勇没有就这个房间作过多的解释,似乎它理所应当空着。

张小柔耸了耸肩,“谁知道呢,我说的没错吧,房子再大,你我还是得共用一个房间。”

接下来的一天,杨红花一直在收拾从旧家搬过来的东西,大大小小绑着绳子、贴着胶带的纸箱和摞成一堆的鞋盒从小货车上卸下来,再搬到客厅里。她还顺带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杨红花是真心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她一边整理,一边想,方勇一定是在她们母女来之前把这里收拾了一遍,上午她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就连茶几上的果盘和塑料花都规整的不自然。阳台上的脏衣袋里塞满了衣服,虽然被藏起来,杨红花还是一眼就看见。

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还要看店,生活上总归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这个家需要一个女主人,杨红花想到这,会心地笑了。

正在整理女儿的衣服,手指触碰到冰凉坚硬的东西,杨红花扒开一看,是一个相框,框里是前几年她和前夫带两个女儿在照相馆拍的全家福。杨红花立马把相框背过来,猛地抬头确认方勇父子在不在附近。她起身,没有敲门,直接冲到女儿的房间,迅速把门关上。她把相片摆在她们面前,压低声音,兴冲冲地问:“这是谁带过来的?”虽然这样问,但杨红花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小女儿。

张小柔看了一眼,背过身去,没说话。张小凡撇了撇嘴,伸手想要拿相框。杨红花手一缩,指着张小凡说:“当时是怎么跟你说的?任何跟你爸爸有关的东西都不许带,你要是想他,可以回去看他。你把这张照片带过来,万一被方叔叔看见了,他会怎么想?”

张小凡低下头,小声说:“我把它放在抽屉里,不会被人发现的。”

“那也不行!”杨红花的眼神变得严厉。

张小凡有些委屈,说:“我看见方子杰的房间里也摆着他跟他妈妈的照片。”这是实话,是她在方子杰从房间里出来后,探头进去看到的。

这的确出乎杨红花的预料,但无论事实是否如小女儿说的那样,她都必须制止。这才是她们搬来的第一天,不能一开始就放纵女儿,给方勇留下不好的印象。再说,这张照片要是放在这儿,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这件事他爸爸以后会跟他说的,你们既然跟我一起搬过来,就要听我的,这个家里不能出现跟你爸爸有关的东西,”说完,杨红花转身要走,然后又转过身,再次叮嘱道,“一件都不可以。”

张小凡坐在床上生闷气,小声嘀咕道:“早知道把相框放在书包里。”

张小柔转过身,说:“没用的,迟早会被妈发现的。”

“可是姐,你不觉得这样不公平吗?凭什么他可以留照片,我们就不可以。”

“很简单啊,”张小柔一脸不在意,“这里是他家。”

晚餐是简单的几个素菜和从外面买回来的熟食,方勇也特地从店里回来跟大家一起吃。餐桌上,只有杨红花和方勇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没有人真的在听。杨红花一点不拘束,就像这个家真正的女主人一样,给几个孩子夹菜,让他们多吃一点。

晚上,张小凡躺在床上,看着床边来回旋转的落地扇,每一次都让张小柔披着的头发飘起来,房间里弥漫着洗发水的香味。

“姐,念完高中,你还会读大学吗?”张小凡翘着二郎腿,侧头看着还在看书的张小柔。

“当然啊,为什么这么问?”张小柔转过身来看着她。

张小凡想了一会,说:“我不想上大学。”

“为什么?”

“妈说女孩子念太多书没用,以后迟早要嫁人。”

“你才多大年纪,就开始考虑这些没用的事情,”张小柔没好气地说,“别听妈的。”

“我有同学的爸妈也这样说,说花钱读了很多年书,嫁人也全都是人家的了,女孩子找个好婆家就好。”

张小柔伏在写字桌上没动,依旧重复刚刚的话:“反正你别听妈的。”但她心里清楚,妹妹的话并不是凭空捏造,自己的初中同学中,就有几个女生没再念高中,家长说已经没钱供孩子念书了,任凭学校老师怎么劝,都执意把女儿领回家。听说辍学后,她们开始跟着爸妈干活,家里人也开始给她们物色合适的结婚对象,就等着成年后把她们嫁出去。张小柔现在念的是重点高中,她不知道毕业后,又有多少人会在家人的阻拦下中断学业。就算终究只能是一个普通人,我也一定要继续读书,张小柔暗下决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6,145评论 73 250
  • 婆婆每天早上起来,一边搞卫生一边抱怨连连,听得我心烦气躁,想睡个懒觉都不行。其实也不算懒觉,才六七点,一般来说,八...
    灵魂有乡气的女子阅读 365评论 1 19
  • 刚毕业那年,我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实习。 遇到过各种类型的客人,但是有一家人让我印象很深刻。 现在想起那小女孩,还是有...
    泥鳅不溜秋阅读 1,024评论 11 52
  • 天气见凉,又到了倒换衣服的时节,收起夏装,整理出秋装。 女儿说头疼,不想写作业,我说那就休息,早点睡觉。 女儿说:...
    采蘑菇的女孩阅读 585评论 0 8
  • 舅舅家的表弟订婚了,彩礼26万,我当时听到的时候真的是头脑“嗡”的一声,26万,可能对于大城市,有钱人来讲真...
    秋雨夜微凉阅读 1,295评论 26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