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粤明:一耳光过去,多年闻不得女人香

文/麦大人

等了很久的《怒晴湘西》终于开播,朋友圈再次刷屏。

这部网剧很燃,首播六集,豆瓣8.4分,系列最高。

光看主创阵容就很亮眼,潘粤明、辛芷蕾的实力,没有理由不期待。

鬼吹灯系列在影视化后,反响差强人意,曾劝退了一波原著粉。

但看过《白夜追凶》的人,都知道潘粤明是演技保证,有他就知道不会砸。

有网友调侃说,这样全能的潘粤明,你值得拥有。


01

说到潘粤明,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声音。

不急不缓的声线,低沉中透着颓废与沧桑,他说话像在讲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在《跨界歌王》上,昔日的白衣少年被蒙上红绸带,《给自己的歌》里唱着属于中年人的困惑: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 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

闻不得女人香”

一曲终了,歌声里藏着太多的情愫,激烈的、深情的、欢快的、忧伤的,这些是他,又都不是他。

《白夜追凶》总制片人袁玉梅,看到潘粤明在台上的演唱,心疼地说他的眼睛里既悲悯又坚毅,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她找主演的标准很明确,这个剧本有点沉重,不找小鲜肉,需要有一定社会阅历的人,才能体验那种双重人格。

这时的潘粤明,正好闲赋在家,一通来自老朋友五百的电话,再次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

有个剧本想让他来演,还要一人分饰两角,潘粤明一听就来劲了,自己积压多年来的情绪,终于可以得到宣泄。

2017年8月30日,这部名为《白夜追凶》的网剧正式上线。

结果不到一个月时间,剧集点播量就突破10亿,豆瓣评分稳定在9.0,是有史以来得分最高的网剧。

当然,最受瞩目的还是潘粤明的精湛演技。

准确地说,他一人分饰四角,哥哥、弟弟、演扮哥哥时的弟弟、以及扮演弟弟时的哥哥。

这样的角色设置光听起来就很复杂,但潘粤明把每个角色都切换自如,墙都不扶就服他。

为此,他每天要拍16-18个小时,每天困了就睡,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剧本。

每一个眼神,看向哪里,每一个动作,情绪如何起伏,都要拿捏到位。因为戏份实在太多,连健身和敷面膜的时间都没有。

等到杀青时,他的脸有点浮肿,小腹起了肚腩,观众都调侃他再也不是那个白面小生了。

不过潘粤明的付出,回报也是惊人的,他再次爆红。

采访和剧本像雪花一样飘来,他已从五年前的“潘粤暗”,重新做回了潘粤明。

上一次受到如此关注还要追溯到五年前,那场令当事双方都十分不堪的离婚大战。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02

在很多年前,每每提到潘粤明,我们都能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儒雅小生。

他虽不是科班表演出身,却因为极高的天赋,成为导演青睐的红人。

回顾潘粤明刚出道时的经历,顺利得简直像开了挂一般,主演《非常夏日》、《情不自禁》连续获奖。

2006年,是潘粤明的幸运年,《京华烟云》、《红衣坊》、《白蛇传》接连在央视播出,更是让他的事业直达巅峰。

就在这一年,他还收获了董洁的爱情,两人一度被奉为娱乐圈的“金童玉女”。

恋爱三年后,他们顺理地奉子成婚,郎情妾意,才子佳人的爱情,让人好不羡慕。

幸运来得太快,让人眩晕,连潘粤明都说“以前实在是太顺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到了什么年纪该有的就都有了。”

初为人父不久,他在福建拍摄《因你而来》时发生车祸,造成肺部受挤压破裂,一度被下病危通知。

靠着妻子和儿子的照片,才让他挺了过来。

好景不长,有人在车祸上大做文章,流言四起。之后便是妻子出轨,两人离婚的闹剧。

在一起有多恩爱,分开就有多变态。

董洁率先发起责难,赌博、家暴、性无能的丑闻一股脑地全部砸在了潘粤明身上。

董洁经纪人也在关键时刻往他身上泼脏水,发了一张他在澳门赌场的照片。

那段时间舆论哗然,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辩解。一个“渣男”称号,就可以彻底毁掉一个好男人。

百般无奈之下,他一纸诉讼,将对方告上法庭。

最后判决下来,董洁工作室对潘粤明构成诬陷,处罚董洁道歉声明,并赔偿4000元。

潘粤明虽然打赢了官司,却迟迟没有等到对方的道歉。

这时,媒体曝出董洁婚内出轨的实锤,大众舆情反转180度。

几经撕扯,弄得潘粤明身心憔悴。当初爱的轰轰烈烈,感情收尾却一地鸡毛。

麦叔觉得最可贵的是,事发时,他从未在公众面前辩白。

事件反转后,他自始至终没有以沉冤昭雪的形象出现过,甚至回避谈论苦难。

不管是为了孩子好,还是他的涵养高,或者那份可贵的骄傲和不屑,这都是让麦叔敬畏的潘粤明。

一场婚姻的拉锯战,哪有什么赢家?


03

人生一定是有高低起伏的,该经历的坎,一个都不能少。

很多人质疑潘粤明,为何不能放下,大度一点,他直接回怼过去:

“别扯犊子,别拿你是男人来诓谁,没爱过的人没资格这么讲。”

他承认自己想不明白,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太拧巴了。

好好的一个家,你怎么能这样呢?

不应该。

法律判给了他公道,舆论却没还他清白。他就像蜘蛛网里的猎物,被裹挟地喘不过气来,看不到出口。

几年间,潘粤明一下子从荧幕上销声匿迹,偶尔被拍到,也是不修边幅的样子。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打算静下心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

宅在家里舔舐自己的伤口,他想起了许久未碰的书法和画画,这得益于父亲对他的影响。

彼时,这个出生在北京胡同的少年,天不怕地不怕,打架逃学,上房揭瓦,无所不干,唯独对父亲敬畏有加。

在老父耳濡目染之下,潘粤明三岁就开始练习毛笔字,也画的一手好水墨,多次为学校赢得美术大奖。

这时,他把心中的块垒,或悲愤,或激越,全部抒发在笔端。

他画天画地画自己,画喜乐,也画忧伤。

有时候一画就是一整天,有时到凌晨还意犹未尽。

他也抄佛经,躁动的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连网友都感叹,他是一名潜伏在娱乐圈的艺术家。

时隔五年,当鲁豫在节目中问他,你还相信爱情吗?

潘粤明想都没想,就云淡风轻地说,为什么不相信,就像人会感冒一样。

他说:“一路走来,也是活该。你没读懂生活,生活就必须得给你来两下。”

曾经骄傲得意的潘粤明消失了,曾经横冲直闯的他不见了。他终究学会了与世界和解,与生活和解,与自己和解。

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是在电影《唐人街探案》中,他不再做“书生公子专业户”。

而是演起了头发蓬乱,目光阴郁的变态杀人犯,这可以看做是《白夜追凶》的前奏,他已经满血复活。

当生活给你暴击时,是想让你换一种活法。


04

过去的感情就像一场罗生门,人们看到的更多是热闹,却很少有人关注真相。

历尽千帆,沉淀后的潘粤明,正是多了一份对人生的洞悟,才演绎出如此有质感的角色。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在你的气质里,藏着你听过的歌,吃过的苦,流过的泪,以及爱过的人。

虽然过去很难,好在他已从旧梦里走了出来,这段经历磨掉了他过往的不羁,也赋予了他沉淀后的质感。

出走半生,总要经历点风雨,但幸运的是,他又“活”了过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