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房产税?请先了解下王安石的青苗法!

房价居高不下,开始有更多的民众开始呼唤国家出政策来调控房价了,其中呼声最高的就是房产税的出台,在呼唤之前有必要了解下王安石变法这段历史。

首先说说王安石同志变法中的青苗法。

王安石同志为人所熟知的是他高产高质量的诗词,比如《泊船瓜洲》、《元日》、《梅花》、《桂枝香》等等,但是在历史上,王安石更出名的是王安石变法。

王安石同志执政后,于熙宁二年(1069年9月21日)开始实行青苗法,规定凡州县各等民户,在每年夏秋两收前,可到当地官府借贷现钱或粮谷,以补助耕作。

简单来说,青苗法就是官方向民间发放贷款,国家为什么这么搞,因为农民手里没有余钱,春天想种地却没有种子、肥料、耕牛等生产资料,如果种不了地,就会导致土地荒芜,土地荒了就会出现流民遍地,流民多了就会导致社会动荡,汉唐明清其实都亡在流民上,张角黄巢李自成洪秀全都是流民领袖,北宋的梁山泊起义王小波起义也都是流民起义。

春秋时期管仲说过,有恒产则有恒心,无恒产则无恒心。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光棍流氓毫无疑问是社会不安定分子,比如李逵武松刘唐三阮之流。因此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对流民问题相当重视。宋神宗之所以下定决心搞变法,王安石之所以一意孤行搞改革,就是为了让大宋王朝不要亡在流民上。

而青苗法在老百姓青黄不接缺粮少钱的时候,让老百姓自己估计当年的谷麦产量,先向官府借钱,等秋收后再还给官府,这笔借款又被称作是「青苗钱」。

青苗法规定把以往为备荒而设的常平仓、广惠仓的钱谷作为本钱,每年分两期,即在需要播种和夏秋未熟的正月和五月,按自愿原则,由农民向政府借贷钱物,收成后加息,随夏秋两税纳官。

青苗法,按理说是一项最为民生考虑的政策。

实行青苗法的目的肯定是好的,可以让农民在青黄不接时免受高利贷盘剥、并且让农民不至于在没粮的时候土地被大地主所兼并。同时,让政府获得一大「青苗息钱」的收入,当然,如果是单纯为了民生,政府收不到钱的事情王安石同志也是不会同意的。 

出了这个政策,农民欢呼了,毕竟政府亲自出面了,农民们不用再受地主老财的剥削,当时很多傻白甜的老农民激动地呼喊:“还是王领导的政策好啊,坚决拥护王领导啊!”

当然,与此同时,地方官员也激动了:“太牛了,发财的机会来了,虽然说王安石同志的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还是很给我们挣钱的机会啊!”

我国的官僚有几千的经验,最不怕的就是新政策,只要是新政策,无论目的是为了民生还是敛财,反正只要有政策就能找到由头,就有办法敛财,就一定有空子可钻。

于是,王安石同志的青苗法一推行下去,完全走样了。

首先是青苗息钱的加倍,王安石同志定的是年息二分,这本来就挺高的,相当于贷款年化20%的利率,比我们现在的房贷都高出好几倍,但是就这个年息二分,到了地方上,一下子变成了半年息二分,年化利率翻了一倍,高达40%。因为是春季发一次贷款,秋季发一次贷款,所以地方官每半年收回本利,还是按二分收,所以变成了半年息二分,年息四分,再到后来,更疯狂了,地方官想怎么收怎么收,甚至年息高达百分之几百,比地下钱庄高利贷还黑。

傻白甜的农民立刻傻眼了,这尼玛坑爹呢?不过反正贷款是自愿的,你利息再高,我不贷不久行了嘛,我接着管地主老财的地下钱庄借高利贷还不行吗?

政府说了:不行。你贷也得贷,不贷也得贷,缺钱得贷,罚没资产也得让你贷,于是就变成了官营强制高利贷了。

而王安石同志在推行青苗法的时候,还下了定额,就是给各个州府下了任务,每个地区每年贷款出去多少那是有任务的,这也不奇怪,在任何朝代推行任何政策,只要涉及到收钱的,都是有任务的,你看一到季度末和年底,大街上交警查车就会比往常疯狂,就是因为要完成任务。

那既然王安石同志下达了任务,地方官也必须要完成啊,不然要罢官丢脑袋的,再给扣个阻碍变法的帽子那可不得了,同时本着无利不早起的伟大思想,不但要完成任务,还要层层加码。

结果是王安石同志给政府增加了税收,官员们闷声发了大财,而老百姓却彻底崩溃了。

这下,傻白甜老农民彻底傻了,尼玛这回饭都吃不上了。

王安石同志不但动员政府搞官营高利贷,而且还是我国搞中央政采、垄断企业和官倒的先驱,这就是王安石同志推行的均输法。

宋初以来,为了供应京城皇室、百官、军队的消费,在东南六路设置发运使,负责督运各地「上供」物质。发运司只照章办事,各路丰年物多价贱时不敢多办,歉年物少价贵时却又必须办足。物货运到京城后往往因不合需要而削价抛售,朝廷所需却又要另去搜括,这些做法给富商大贾操纵物价,控制市场,囤积居奇提供了方便。

王安石同志希望能够节省劳务费,减少政府的财政支出和减轻人民的负担,就想出了均输法,相当于中央政府采购。

于是官府直接做生意,行政机构变成了大型国有垄断企业。中石化、中石油、中国移动、电力等大企业的苦大家都吃过,垄断企业的低效率、腐败、强迫定价、强制消费,这些古今中外都是一样。

而且老百姓跟官府做生意,必须得上供。政府采购那是要多黑有多黑,紧俏商品,官倒搞双轨制,体制内搞配额,体制外高价卖指标,结果是政府闷声大发财,老百姓直接崩溃。

王安石同志变法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不了解中国的官僚体制,变法让老百姓吃饭都成为了困难,反而加速了北宋的灭亡,所以盼着出房产税的同志们真的要认真的用脑子想问题,梗着脖子泄愤是没有用处的,政策不一定会帮到老百姓,即使是初衷是为了民生,更何况……,对吧。

虽然王安石在政策制定上很蠢,但是他的独断专行、刚愎自用还是很为大家所称道的,尤其是被下级官员,毕竟,王安石为他们创造了敛财的机会。

王安石从民生出发的变法改革不出所料的失败了,而且失败的很惨。

说到变法,多说一句题外话,明朝的张居正从地主阶级利益出发的一条鞭法反而成功了,不得不说,历史是很搞笑的,关于一条鞭法,改天再详细聊一聊。

张居正同志最后遭到清算不是因为变法,而是把万历同志架空了,比皇帝还牛的首辅能活到寿终正寝已经算是奇迹了,跟他的变法无关,这位徐阶先生的得意门生,政治上是青出于蓝的,无懈可击,贪污受贿大概也师承徐阶吧。

张居正通常是以正面形象出现,但是在贪污受贿方面是很有一手的,另一个贪污受贿的正面人物是戚继光,我国历朝历代的体制,不搞点潜规则什么事都干不成,比如一事无成的海瑞,除了赢得了个好名声,其他的毫无建树。

另外,再多提一句,写青词的严嵩搞掉了正直的夏言,忍耐力超强的徐阶搞掉了老奸巨猾的严嵩,心狠手辣的高拱搞掉了徐阶,而张居正又搞掉了高拱,这正是各机关、企业学习政治斗争的最好案例。

言归正传,了解了王安石的青苗法,回头再看房产税,还觉得这会是控制房价的灵丹妙药吗?

关于房产税,将来一定会出,因为单凡是能够有敛财机会的事情,政府都想做,但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这里面的利益太大,斗争异常惨烈,房产税的匆忙推出,反而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换届之际,维稳第一,所以至少近期房产税不会推出。

房产税即使要推出,首先也是对增量房征收,挑好啃的骨头下嘴的可能性大,也只有增量房这个骨头下得了嘴,但是一旦个别城市试点,就很可能引发全国性的抢购潮,快速推升房价。反正房产税这玩意长期看,无论对房价还是房租都是助涨的,政府要这块肥肉,又不能激起乱子,也是煞费苦心了。

其实房产税的推出,轮不到我们操心,将来推出以后,无论是租房的,还是只有一套自住的,还是有多套房产投资的,谁都跑不了,这个税国家能收到的大头也都着落在我们身上。

现在的很多人真是巴不得回到吃大锅饭,均贫富的年代:我没钱我想的是如何让大家都没钱, 而不是如何抓紧挣钱,呼吁房产税就是某些人的心理极端写照。

房产税的征收是一个标志,将预示着土地兼并的大幕拉开。置业门槛将越来越高,好房子将逐步集中到权贵手中,穷人租房过日子的成本会越来越高。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存在兼并问题,而且将越演越烈,农村将出现大量的失去土地的农民,城市将出现大量不得不支付高房租的低层无房户。

等真的推出的那一天,对手里有好位置房产的,无论是一套还是多套的,都没影响。经历一个短期下跌洗盘过程后,房价不但不会稳住,还会爆发式报复性上涨,中上阶层就损失一些小钱,但我们小老百姓就倒霉了,房租和房价又要上去了,羊毛出在羊身上,房产税必然会加到房租上,到时候房租会涨得很离谱!

房产税这玩意儿,民国时期就有,也是保有环节征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目的也是平抑租金,理论基础就是通过对保有环节征税,让更多的房源流进市场,政府给房子制定一个假想的租金,然后按照租金的10%征税,无论出租与否,都要按月缴。结果大家都猜得到,都转嫁给租客了,目前领导层的智慧并没有高出民国多少。

房产税的作用绝不是抑制房价,只是增加税收的一种手段,必然会导致人民整体负担加重,因为历朝历代税收都是层层转嫁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是这是丛林法则社会的根本规律。

其征收难点在于利益平衡:

房产税收的多少与土地财政收入之间的平衡,政府希望的是能够作为土地财政的补充,如果一旦土地财政无法持续,可以靠房产税的收入来替代土地财政获得长期稳定的收入。

房产税的效果与社会稳定的平衡,房产税并没有解决民生与社会公平的职能,而相反却能加剧社会矛盾与社会稳定。房产税的细则将由有话语权的群体来制定,谁有话语权?肯定不会是上无片瓦或者只有一间蜗居的屁民。权贵拥有的话语权决定了自身具备逃避房产税的先天条件,那么以增加收入为目的,甚至要承担挑起未来税收收入大梁这一重任的沉重负担势必全部落到丧失话语权的弱势群体身上。所以,房产税是天生就会激化社会矛盾,加重社会不公的税种,如果要达到房产税的推行目的,必将会挑战底层群众的忍耐底线。

对于广大没有话语权的屁民来说,房产税就好比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的来。等知道烫了,也差不多快熟了。好像电影《让子弹飞》里的那句话,凡是收钱的事,富人要先做个表率的,仅仅是个表率,表率完了,就该收穷人的了,从穷人手里拿的钱,还是富人分。所以富人的表率只是一种投资,投资不大,回报却非常大。

而且房产税这东西真正实施起来没有那么容易,如果真的要下决心收,就要容忍基层执法人员踹门扰民、打砸等暴力事件会频繁发生,公民的基本人身和财产安全将得不到基本保障,如果这个决心下不了,最后又会不了了之,不痛不痒。

唐德宗时候征收房产税决心就非常大,结果发生了兵变,兵变的士卒口号就是「废除房产税」(唐朝的名字叫间架税),唐德宗仓皇出逃,最后不得不废除了之,关于这间架税也很有意思,咱们以后有机会在新文章里探讨一下。  

任何调控政策、任何改革都将成为权贵敛财的大旗,只会加剧百姓负担,越是底层的越是受害者,无论是房产税、车船税还是别的什么税,税多了的结果一定是加剧社会矛盾,底层吃不饱饭就是崩溃的信号,如果企图中兴,只有减税一条路。

制定越来越多的政策打劫穷人,使社会越来越不公平,是历朝历代发展到中期的表现,我们也未能逃脱。无论披着何种美丽外衣的加费加税政策,最终损失最大的一定是底层,这也包括最被底层支持的房产税。

所以请呼唤房产税的朋友,一定好好研究一下王安石变法,读懂历史,对自己真没坏处,时间就是历史的轮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不过是历史一遍又一遍的重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