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号宇宙中心的不幸遭遇

   周六晚十二点半,女孩们带着我喝了酒,在PPG存了包,上了厕所。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之后,被酒精作用指引,我们不知不觉来到舞池中。不到一分钟,一个一米七黑衣服小眼睛1号学霸戳我,自此噩梦开始。

   1号说美女喝一杯,我扫了他一眼,摆手说不用。但是实在闲得慌,就问他哪个学校的,他怎么回答忘了,只记得之后他说第一次来五道口,他来是为了找一个人,现在他找到了。我顿时一阵恶心,操他妈装什么,现实里没女人,来酒吧不就是为艳遇。思索片刻,我甩了一下手中手机,屏幕图案自动显现出来,我说这是我男朋友。后来和n号玩色子时隐约感觉1号透过眼镜片盯我,never mind。

  接着是奇葩2号,还是PPG,约凌晨三点。送走大美女,我和表姐正在地下墙壁旁边陶醉,一个中年三十岁眼睛大叔,穿着棉大衣,腰是我的五六倍粗,问我要不要喝一杯,我说不要。他又来问,我闭上眼不再理他,他便走了。

   二十分钟后,奇葩3号出现,邀我跳舞。我说不,他说怎么才能让你答应,我说不。他用欲断的枯指夹一支口香糖,放我嘴里,说这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了。我也是闲得慌,就和他下去了,他只是看着我,一动不动,看我自己瞎蹦哒,过了尴尬的两分钟后他抓着我的手摸他的腹肌。我一阵恶心,他又要和我交换口香糖,我转身跑了。他追过来问我为什么,我再一次甩出了手机。

   奇葩4号5号出现在G。刚进去就有一个格子衬衫中年大叔,扭着水桶腰摸我,我甩开又要摸,还抓我手,只好拉着表姐逃走。5号是一个口罩大叔,电视里的强奸犯似的,还他妈戴个口罩,我一进门就跟我招手,笑,我没理,以后他就追过来,拉我手。我们逃走了,他又过来。特么我是多招屌丝。

   我们逃走回到了PPG。一个表情丰富的帅哥6号带我们玩色子,很无聊,坐我旁边的人跟个智障似的,我要下去跳舞,看着表姐和6号抱着心想或许今晚还有点意思,没料到不到五分钟表姐就拉我走了。长得人模狗样,技术太差。真差劲啊。

   Craz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