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北国 第一章:夜色阑珊

我的一个朋友秀秀是个热心肠,自从我恢复单身以后老想帮我介绍对象,这不,听她的一个邻居说手里有个单身中年男人于先生不错,马上替我想着做媒。

一问人家是正经八百的研究生毕业,离婚的单身爸爸,问了身高样貌性格家世收入,觉得挺合适我,就告诉她邻居我怎么怎么好,让她给牵线。

那男的大概也很相信这位邻居,竟然同意了,约定让我们加微信电话,自己定见面时间地点。秀秀当天就微我,把要来的对方微信号发过来让我加上,我笑她皇帝不急太监急,她催我别啰嗦赶紧的。

我一想反正也是闲着,碰碰运气吧,就谢了她说试试看,没想铃音一响,人家先加上我等着通过。我冲着秀秀发了个挤眉弄眼的表情,点击手机添加。加上以后问好,双方都很客气,简单聊了两句,接着互相发照片。

我发的是前几天刚拍的穿着羊绒大衣在河边树下的自拍,对方发来两张,一张照片里的季节是夏天,背景是游乐场,他还穿着短裤T恤,圆圆的平寸头,戴着眼镜,五官虽看不太细但还算端正,晒得很黑。

另一张也是自拍,明显找不好角度,脸很大,单眼皮的双眼看着前方,眼镜上还有反光,他抱歉说这是几个月前的,自己不大照相,手机里没有几张。

他接着自我介绍说自己名字叫于博安,是机械设计师,硕士毕业后到了大型国企,因为几个要好的同学想一起创业,就辞职出来合办了一个公司。现在刚做了半年,业务开展还算顺利,几个人都是内行,项目接得多时但也常加班。

他提出自己平时工作忙乱,时间不大固定,正好明天事少能正点下班,所以约我见面吃个饭,就到我家附近,地点由我选,这语气和速度够直接迅速的。

我想了想反正也没事那就见见吧,就回复好的,把地址发过去,约明天晚上五点在半在市委地铁站A口正对马路的一家小店碰头。

我单位离地铁站不远,下了班走过去十分钟就到了。我周边看看没有照片上的人,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来早了,就到店里转了转。

不一会儿手机响,提示信息到,上着写:我已到店门口对面五十米处。五十米?好精确啊!“好的,我在店里,马上出门!”我回到。出了门一抬眼就看见马路对面,照片上那个戴眼镜的大男人不紧不慢地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过来。

首先注意到他很高,身材魁梧,羽绒服有些紧身。眼睛不大,边走边在镜片后面眯眯含笑看着我,头发稍短却有点自来卷,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

街上下班的人来人往,都脚步匆匆,只有他像在漫步。然而为什么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们隔着几步的距离对视,他拱手做手势表示抱歉迟到了,我们互相微笑了一下握了手,他的手大而宽,手指修长,摸上去暖暖的。

我抬头这次看清晰了,他微卷的头发黝黑,嘴唇不薄不厚,牙齿整齐。肤色并不黑,脸上有青色的胡茬,神色有点腼腆。他穿着灰色立领羽绒服,蓝黑色裤子黑色棉鞋,袖口领口露出一截格子衬衫,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

我们就研究吃什么,他说对这一带不太熟,听我的推荐。我想了想,沿着马路向西是餐饮很多的一条街,就说跟我走吧。我们过了十字路口不紧不慢地走着,脚下不时有冰,我很小心不滑倒免得狼狈,他倒是走得稳重从容,还叮嘱我小心。

走到一家新开的川菜鱼锅店,隔着长玻璃窗看见里面顾客不少,桌上都热气腾腾的,看他们的神态仿佛东西很好吃的样子。我看看他他看看我,不约而同地笑了,我说:“这是新开的,我也没来过,要不试试怎么样?”他马上说好。

进了店里,服务员领我们到了里面靠窗的座位,桌上还有一瓶花,显得很温馨,我走到背靠墙的位置,这好像能增加安全感。

店里很暖和,我脱下大衣,随手放在身边的椅子背上,他也脱下羽绒服,有条不紊地叠好放在旁边椅子上。看着他的动作,我有点好奇平时他也这么整齐吗?

服务员拿过菜单等我们点菜,他把菜单递到我面前让我点,嘴里还说女士优先。我笑了,那就不客气了,我问服务员本店的特色是什么?服务小妹马上熟练地介绍是川式火锅,建议我们可以点鱼头和牛蛙配青菜,这是客人普遍喜欢吃的,很美味。

我说那好,我们两个人就吃一个鱼头一斤牛蛙加一个青菜拼盘好了,主食过后再点,然后看看他,他点头说好。服务小妹说这些量就差不多够吃了,稍等就好,然后她就去传菜。

于博安一直微笑着看着我,我把桌上服务员倒满茶水的茶杯端起来,向他举了举,喝了口,是苦荞茶。

我问他平时有没有应酬,饭局多吗?他说不多,自己尽量避免应酬,因为不喜欢喝酒,也不爱热闹,人多了就尴尬。看来这个搞技术的理科生是个好静的人。

我很讨厌喝起酒来吆五喝六的男人,就像前夫,恨不得天天长在酒桌上,唯恐天下不知道他有酒量。喝多了胡说八道回家砸东西,常常吐得到处都是,一想到那些日子真是庆幸终于脱身。

冒着热气的火锅很快端上来,菜品也齐了,服务员把鱼头和牛蛙先下到锅里,叮嘱我们几分钟后水开上来三分钟就可以吃了,青菜可以随吃随放。

这种吃法并不陌生,只是好像谁说过男女第一次约会最好别吃火锅,因为火锅肯定要出汗,尤其是川式,滚烫麻辣,很容易吃得风度妆容尽失。

没想到这锅香气四溢,鼻子里一阵舒坦,中午单位食堂的包子难吃死了,勉强吃了俩,肚子早饿了,忘了什么妆容风度,先吃饱了再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