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不到的地方

风云过往,当所有的人和事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唯有这红瓦白墙屹立在雪域青天下,转经筒前转山转水转水转轮回。

当长夜将尽,灯火阑珊时,八角街的小酒馆里,那个化名宕桑旺波的年轻僧人是不是又在吟唱着不负如来不负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