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惑VS该娅》第二十九章:打开的盒子

蓝眼镜/著

【《荧惑VS该娅》目录】戳进来吧,亲!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不堪回首的往事     【下一章】第三十章:杨宝的女朋友

前景再现:

当时我看傻了,锁嘭得掉在地上,我呆呆地站着。旁边有的人议论纷纷,有人说道:“唉,真惨!”又有人说道:“肯定是做了什么缺心德的事,奸商,没脸在这镇上混了吧!”得意地笑着,听到有人说这话,我脑子当时接着就炸了,一下子扑上那人乱打一通,哭着为爷爷维护尊严:“你胡说八道,我爷爷是凭良心做的买卖,你们也不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要是没我爷爷的锁,你们的家早就都被偷个精光了!”我跟他们打着口水仗......

每每想起这个画面,杨宝总是不寒而栗......


山的那头有你,海的这头是我。我对你的思念化作一缕清风,跋山涉水来到你的世界。你若不离,我必不弃。我来到你的城市,这方净土,到处都是你的身影。我呼吸着,你呼吸过的空气;我走在,你走过的街道;我坐着,你坐过的公交车......雨欣对杨宝的思念,犹如太平洋上的风,从太平洋的东岸,不停歇地追逐到,太平洋的西岸,只为与你相见。风听从着我的呼唤,我踏浪而来,滋润了你的心田。

杨宝站在宝盒的面前,心情宛若湖面,波浪滚滚。他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杨宝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为什么,为什么不辞而别?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杨宝精神恍惚。

母亲走上前来,晃着杨宝的身体,说:“儿子,醒醒啊,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想起爷爷了?”

杨宝重复着一句话:“您怎么可以这样呢?您怎么可以这样呢......”

母亲加大了摇晃的力度,杨宝没有多大反应。母亲试图跟杨宝对话,说:“儿子啊,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一会儿,杨宝盯着那锁,望得出奇,回到了正常人的轨道上来。母亲见杨宝有所好转,便对杨宝说:“儿子,是不是看到爷爷了?”

杨宝伤心地点了点头:“爷爷是一个多么乐观的人啊,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母亲说:“儿子,关于你爷爷的死,我们都很难过,都很伤心。你爷爷的自杀,我们也感到很意外,必定人死不能复生啊,该过去的总是会过去,日子还得往前看,现在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需要你打开你面前的这把锁。”

杨宝摸着鼻子说:“妈,这锁我没见过,我可能打不开啊。”杨宝拿起盒子,左瞅瞅,右瞧瞧,“这锁的表面上看似简单,但是内部程序复杂。它与传统的锁最大的不同在于,传统的锁是借助一个回形钩,将铁质锁芯和锁杆通过一个弹簧联系起来,而这锁就光它的选材,锁芯和锁杆用的是地球上罕见的元素铬,这元素是质地最硬的金属元素,再加上它那独特的设计,使得这把锁的安全系数大大增大。”

母亲说:“爷爷不是在临终之前,教过你那的锁的开锁技巧了吗?”

杨宝扫兴地回答道:“爷爷在临终前确实教的我是一套较难的开锁方法,就那套我还练了一晚上才刚刚能打开。不过这把和爷爷教我的那把锁有异曲同工之妙。”

母亲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灿烂地笑容:“那就是你能打开这把锁了?”

杨宝不是很自信地说:“妈,我可没说我能打开这把锁啊,我只能通过现有的知识,再加上对知识合理的运用,才有可能打开它!而且这锁有一个灭亡系统,你只能开一次,开了固然是好,开不开这锁就会自动开启灭亡系统,到时候可真的就完了,这锁彻底就废了,彻底开不开了。”

母亲一脸懵逼的样子,说:“儿子,这锁我没得研究,你说了这么多官方的话,我也听不懂,你就用几句通俗易懂的话,简单地说说吧。”

杨宝说:“就这么说吧,这锁我能打开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一。”杨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前是直接不知道双鱼玉珮的地点,而今现在双鱼玉珮就在眼前,而我却无能为力得到它。”

见杨宝一脸沮丧的样子,母亲给杨宝加油鼓气道:“儿子,你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们只能孤注一掷了,这双鱼玉珮拿出来之后,我们需要物归原主,说双鱼玉珮是我们部落的镇泊之宝,其实这双鱼玉珮属于大自然。正是因为鬣的侵袭,破坏了双鱼玉珮的活动节律,使得罗布泊食物链断裂,生态系统失去平衡,生态环境面临着空前的灾难。”

杨宝说:“妈妈,那好吧,也只能这样了!”那锁就跟个定时炸弹似的,而杨宝就是那个排爆工,稍有不慎就会引爆炸弹,炸得个粉身碎骨。而这双鱼玉珮取不出来,永远的被困在这个盒子里,罗布泊将永远无法恢复昔日的宁静。

杨宝又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五边形的盒子,仔细打量着那锁,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在他的开锁生涯中,这次是最艰难的一次。按照国际惯例,杨宝从他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取出开锁器械。他肩上挎的背包,是开锁人士必备品。

杨宝颤抖地用左手捏着小锁,右手拿着钩子。这开锁人士必须具备的品质,那就是要做到静,心如止水;其次是要快准狠。而此时杨宝的心境别提做到心如止水了,就是让他拿稳那盒子他都办不到。由于杨宝的不自信,使得他出现一系列的负面情绪。

杨宝将盒子一扔,向后退了两步,摇摇头,结结巴巴地说道:“妈妈,我,我,我办不到。”

母亲没有责备杨宝,微笑着对他说:“现在不只是你开锁技术的问题了,你的心理出现问题了,你缺乏自信,纵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也要拿出百分百的激情,去迎接它,去挑战它。如果你在开锁之前,先一棍子将自己打死,那么你不可能打开这把锁。当回过头来的时候,你想想就因为你的不自信没打开锁,你会羞愧终生的。现在你要树立‘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信念,在气势上镇住这把锁。”

听了母亲的一番话,杨宝有了点自信,他再次拿起五边形盒子,这次最起码手不颤抖了。现在他做的是,尽量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心如止水。

母亲说:“儿子,闭上眼睛,你想像一下你置身于平波如镜的海面上,海风徐徐吹来,亲吻着你的肌肤,海鸥自由自在地在空中滑翔着,还不时地划过水面,撩起片片浪花,这浪花在阳光的襁褓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多么和谐的画面啊!此时杨宝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用钩子插进锁眼一钩,只听到“咔”地一声,锁开了。

就在锁开的刹那间,杨宝的手机突然响了,杨宝掏出一看,当场就定住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章!行行好,点个赞吧,亲!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不堪回首的往事【下一章】第三十章:杨宝的女朋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