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论证和归纳论证


演绎论证是从一般到个别,归纳论证是从个别到一般。演绎论证得出的是必然性结论,归纳论证得出的是可能性结论。

演绎论证从一个大前提开始,这个大前提通常是全称命题,并且为真,通过小前提得到结论,该结论是原始命题背后隐含的规律,典型的就是三段论。

演绎论证的结论的真实性包含在大前提中,论证只是把它形之于外。可以说演绎论证是解析过程,把大前提中的普遍事实还原成它的组成部分。

归纳结论则从特称命题出发,通常是几个特称命题,得出一个关于它们共同的可信结论。是什么促使研究者为某个特别的现象努力收集证据,是假设。假设是关于事物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可能是什么样子的科学推测。

整个科学的帝国是从假设出发,建立在归纳推理的基础上。科学家一直致力于收集零散的信息,以期能够推导出一般模式,一旦发现重复的规律,可信的推测就有坚实的基础。

归纳论证的目的是对大量的事物做出可信的一般性结论,也就是高度的可能性结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