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二胡的艺人

在江边独步,

在难得休息的这个早晨,

路遇这个拉二胡的老人,

旁边还有他的徒弟。

我驻足凝听。


他拉《赛马》,

气势雄伟;

他奏《二泉映月》,

仿佛琴音诉说无尽的呜咽。

一曲江河水,

颤音、滑音、倚音,

在他的指尖落下,

恰似河水缓缓向东流去。

我向他们深深道谢,

老人爽快地说:

谢谢聆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