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红灯对面有老虎,你还闯吗?有人会闯!

如果红灯对面有老虎,你还闯吗?有人会闯!

文:recycler

前几天,写了篇作文《老虎:你好,我是武松!》。写得仓促,没细斟酌。主要是针对前些天老虎伤人事件,不算是事实评论,而是一篇个人所思。想从众多指责声中找到点正能量。想得艰难!在一个集体制度下,从破坏规矩中找点正能量,实在是没事找事。将规章制度引申到生活规律,再将墨守成规的生活规律比作老虎。你可以选择始终如一的保持自己生活规律,你也可以选择挑战生活规律这个老虎,创造一种新的生活规律,从而引起新的生活方式。这是我的初衷,也怪我表达不清楚,引起一些误会。小子我才疏学浅,见谅!

我写的毕竟是作文,咪蒙写的《如果红灯对面有老虎,你还闯吗?》,这才是大作。分析透彻,针砭时弊,我等观文兴叹,自叹不如。她在文中说道,“无视规则的人在我们生活中大面积存在”、“遵守规则会被嘲笑”、“阻止别人破坏规则,你可能会遭受指责”,我列举文中的黑体字,也是咪蒙大人对不守规则人的分析。

然后呢?文中没有给出标题的答案,需要读者思考。老虎不够凶猛,极度严格的制度能震慑住人吗?如果闯红灯会被枪毙,你还会破坏规则吗?我想还是会有的。有些人面对规则,不是看规则的严或松,不是看后果的重或轻,不是看过程的繁与简。而是看个人的思考,规则面前我是谁?破坏规则我能得到什么?

规则是什么?我也不是什么专家,自己胡扯几句。人的天性就是崇尚自由,在追求自由生活方式时,面临着生存问题,我得吃饭、得住房子。一个人的竞争力毕竟是有限的,就比方盖房子。盖房子需要几个人协作才能完成,人们就在协作中明白一加一大于二的集体理念。三五个人形成一个集体为了同一个生存目标。人多力量大,吃饭问题解决了,毕竟人的需求不只有吃饭问题,就开始饱暖思淫欲。有人爱喝酒、有人爱打人、有人爱骂人,人的特殊爱好无穷无尽。一个集体内,虽然是为了共同的吃饭目标,但是不能破坏集体的和谐吧,于是就产生了规则。只要不超过这个规则,你就是我们集体的一员,我们就带你装哔带你飞(自带屏蔽)。你喜欢打人,可以!那就去参加拳击比赛,只要不打头和裆部,随便你揍。但是在马路上不能随便打人,即使是自己被欺负,也不能防卫过当。总之你的言行不能侵害别人的权益,也不能伤害自己的权益。这就是我理解的规则。

规则面前我们是谁?规则和道德是维护集体和谐、防止个人过度自由的两个标尺。共同点就是两者是集体制定的。不同点在于规则具有强制性和惩罚性的明文约定,而道德却是以个人良知的标准。前者适用于除精神疾病患者外的男女老少,后者对没脸没皮的人无效。如果把规则比作一只老虎,那么道德比作什么呢?他可以是一只雄鹰,弥补了老虎触摸不到的领域;他也可以是一只幼虎,所有的行为都在老虎的掌控下进行。有道德有良知的人,他的言行界限永远会在规则以内,在没有规则的地方依然可以约束自己的言行。而大部分正常人,认为自己是小白兔,摄于老虎的淫威,不敢越雷池一步。然,雄鹰也好,幼虎也好,兔子也好。有些人认为自己是狮子、是神兽、是猎人、是武松,总之把自己想想成一切比老虎厉害的物种。兔子怕老虎不敢招惹老虎,超级生物就不怕老虎。当然了这些都是自己以为,与自己的实际能力无关。人一旦有了蔑视老虎的心态,老虎就起不到任何左右。这就是有些人破坏规则原因,他们觉得自己比规则厉害,比法律厉害,比任何人都厉害。自以为是的人比比皆是,患病的程度不一而已,这些破坏规则的人病的不轻。

破坏规则我能得到什么?追名逐利是一种典型的商人思维,计算性价比,计算付出和回报,计算各种概率。如果规则是老虎,我是小白兔,但是我特别想吃老虎身后的青草,拼了老命也要越过老虎。一些规则背后都有诱人的吸引,就拿闯红灯来说。之所以闯红灯,是因为想节省时间,听说比尔盖茨掉地上一百美元,都懒得捡起来,因为下腰拾取这短短三秒,盖茨已经赚了超过一百美元。普罗大众没有盖茨这般富有,他些许看的是迟到一分钟罚款五十元,也许是回家嗷嗷待哺的婴儿。总之,人们看到的是经济利益和心理满足。这些商人型的闯红灯者总是把自己所要达成的目的和所承担的风险做一下比较。路上车水马龙,此时闯红灯,死亡概率百分之百,不值得;路上汽车三三两两,速度飞快,死亡概率百分之五十,风险较大;路上汽车少且慢,死亡概率万分之一,为了避免迟到,风险可以忽略不计。人们通过自己的经验,自己的所见。脑子立即浮现各种情况的EXCEL表,自己受损的概率及受损程度,是否达到自己的接受程度,获得的利益是否超过损失。如果“是”就付之于行动。这些人比较理性,至少比“自以为是”理性点,脑子里满是概率。殊不知,概率这东西也是根据已知自己算计的,还有很多看不见风险。例如,拐角处突然驶来汽车,突然散开的鞋带,突然响起的警笛等等,外界的各种刺激直接影响人的五官感受,从而影响思维,思想一停顿便影响行动,从而增加个人受损概率。正常过马路,你的敌人只有不守规则的汽车。闯红灯,你的敌人是所有的汽车。闯红灯受危害的概率大的多,但仍有人能接受这个概率,乐此不疲。当然,即使是百分之百的概率死亡概率,仍不能阻挠去实现个人的理想。这理想可以是自由,可以是爱情,可以是价值观。所以说,极度严格的制度下,就算是老虎在对面,并不能阻止破坏规矩的人出现。

相对于分析破坏规则的概率的理性,人们也存在着侥幸心理的感性。侥幸心理,人为的降低了事故发生概率。本来是百分之十的概率发生车祸。个人侥幸心理作怪,百分之十降到了零。这十分之一的概率是给别人准备的,和我没关系。在一个没有监控红绿灯路口,特别要强调监控,因为现在守不守规则,不是看红绿灯,而是监控,那是破会规则的见证。监控犹如古代的锦衣卫、东厂、粘杆处,是打听消息见证你破坏规则的事物。有了监控的路口,犹如被叫醒的老虎,随时准备吃肉。没有监控的路口,红绿灯只是道德标杆,犹如一只沉睡的老虎,全靠个人的道德。我所在单位路口有红绿灯,但是没有监控,只要细细观察,总是有人无视红绿灯信号,开着小车胜似闲庭信步。没办法,老虎打盹了,侥幸心和利益心作怪,兔子们冲啊,对面全是草地。

人性不一,难以掌控。除非把规则设定为极限,可以增加守规则的人群比重。就算有枪毙,也只是震慑住热爱生命的人们,但是还有极少数的人不爱生命爱理想,这属于特殊情况下的特例。这又绕到了开始的假设,破坏规则,无论大小,不带你玩了,自生自灭去吧,此时人们才感受到规则的可怕。但是规则也有人性化的一面,按量定刑,看你破坏程度及影响。既然有了破坏等级之分,人们内心各种自由,侥幸,逐利的心态就会显现出来。这就造成,都是自家亲孩子,管严了怕自闭,管松了怕任性,找不到合适的办法。依我看,这个好办也难办,好办的是,分成两伙人。遵守规则的一伙,不受规则的一伙,各走各的道,各过各的路口。两伙观念相冲的人在一起,难免招惹麻烦,那就把这两伙分远一点,东城遵章守纪的一伙,西城自由奔放的一伙。再往下,我就不敢说了,我就成了分裂罪,这就是难处。既然生在这个集体,就应接受集体的规则,破坏规则就是伤害自己、伤害他人。规则无法太严,又不能太松。人性无法太自由,也不能太刻板。剩下的只能交给道德来平衡人性,面对这么多人口也只有普及道德才是和谐的关键。道德的传承既是礼仪的传承,需要对各种形式上的精神图腾的膜拜,需要人们思想上对这道德图腾的重视,这又回到了古代。个人浅见,约束人的行为,简单粗暴点的就是规则法律,难得人心;其次是道德,需要传承和巩固;最难的就是致良知,发现自己的良知,抵挡各方诱惑,这是做圣人的标准。这些都难!难!难!

自言自语,是非对错,无从知晓,莫信莫怪。

PS:

之所以写这些,因为早上单位路口又发生车祸,我是亲眼所见。一辆摩托车逆向行驶,撞到了坐公交的同车人。我是第一次遇到,慌了阵脚。救护车电话也不知道几号,报不报警模棱两可。总之在等待中救护车来了,肇事者骑着摩托说是跟着去医院,具体有没有去,不得而知,救护车摩托车消失在极远处。

哎!能怪谁呢?

怪没有监控?处处安装监控,成本投入过大。

怪摩托车?刚撞到人,又有几个摩托车逆向而来。这好像成了常态。

怪行人?见缝插针,这是中国式的过马路!

怪公交车?虽然挡住了视线,但是各方都有问题。

事故的发生,是由很多的巧合同时出现导致的。行人侥幸没有车,开车侥幸没有行人。两种思想一复合,就出现了事故。种种问题的根本,我觉得这是规则的漠视和道德的缺失。但凡心底装着别人,做任何事前,都会想一想会不会伤害被人,哪怕是极小的可能,良知也不会允许我们做这些事。

~~~~~~~~太长不看~~~~~~~~~

简版:人心防不住,只能加强道德建设,减少破坏规则。

~~~~~~~~~~声明~~~~~~~~~~

欢迎交流思想。

谢谢您的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