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2

在韦伯看来,所谓学者、学术,尤其是人文社科类,不是教你怎么更好的去认识世界,以及如何让人生更有意义。

这种价值选择学术本身回答不了你,它能告诉你的,只是这种情况是什么样子。

他能让你了解的是,当你选择一个价值作为你生命安身立命所在的时候,你该付出什么代价。他会告诉你,你有哪些选择,那些选择,他们的差异在哪里,冲突在哪里,矛盾在哪里,如果你选择了这一点,接下来会怎样,选择了另外一点,又会面临什么。他有责任告诉你的是这些。

学术要做的只是讲清楚这种情况。让学生做出选择,并且要为你做的选择负责。

这就是学术的价值中立。

所以学生是有资格有能力去挑战学者的学术观点的,只要这个挑战是基于某种理性的立场,而不是一种社会公认的普世价值,一种俗世的价值观,一种权力的主张,或者一种宗教的信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