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服的噩梦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没有洗衣机,贵州的冬天虽然不冷但也有零下几度,一家人的脏衣服总是堆起来很久直到没有衣服穿了,我妈才会找一个大铁锅装满水在用土打造的炉子上面烧热,水有点温度以后就把所有脏衣服加点洗衣粉浸泡起来,没有衣服穿的时候她就马上洗完,还有换洗衣服的话她就会让它泡着直到有时间才会洗。


不知道我妈白天都忙些什么,但是现在依稀记得好像那些年我妈都是在早晨五六点中甚至更早就起床来把衣服先洗完第一遍,那会儿我刚上小学,八点十分上早自习,我妈便会在七点左右把我叫醒,然后叫我跟她把衣服担到河里去清洗,当然不全叫我有时候会是姐姐,我肯定每次都不愿意的,但想着再不起床等下就要被骂甚至被打,就还是在每个刮着大风的早晨穿着个外套眯着眼睛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我妈把衣服担到河边上,然后静静的坐在河边上睡眼朦胧等我妈洗完好回家,我妈会一边洗一边说叫我帮忙,说是拧不动厚的也可以洗洗小样的,等全部弄完回到家我妈就会炒个饭或者什么的给我们吃完就一起出门了,我们去读书却不知道我妈妈去干嘛啦,直至今日我也没有问过我妈那些年你那么早出门都去干嘛了呀!


我怕冬天,因为厚衣服总是不够穿,我怕冬天,因为老是要在没睡醒的清晨和妈妈去河边洗衣服,我怕冬天,因为要忍着那种水温都冻到关节里还要洗衣服,我怕冬天,因为我怕看到妈妈从水里伸出被冻红的双手,我甚至渴望我有足够的钱可以给妈妈买一双保暖的手套,妈妈戴上毛绒绒的手套洗衣服手就不会受伤。起初个子比较小和妈妈担着衣服总是酿酿跄跄,后来长大了会主动说:妈,你把衣服往我这边挪点我抬得动,这样的冬天我过了无数个。


生活是越过越好的,大概是初中阶段我家有了第一个洗衣机,不过那时的洗衣机是比较麻烦的,加水放水什么的都需要看着,洗完还要拿出来清洗,平常小件的我会自己先处理,用洗衣机的肯定都是比较大,我妈都会自己处理。时间过得飞快,洗衣机坏了修修了换的,我也可以自己独立洗完一家人的衣服,这次被冻红的是自己的双手,不过看着妈妈不再为洗衣服而被冻红双手心里由衷高兴。



后来有全自动洗衣机了,我家却始终用着半自动洗衣机,因为我怀念和我妈洗衣服的时候,我想着和我妈一人扯着一边拧衣服的时候,我不愿换上全自动的洗衣机,我怕安逸久了会忘记妈妈那双在河里伸出的“血手”,我想在洗衣服的时候能找到和我妈洗衣服时的感觉。现在只要我在家都会把所有脏衣服全部洗干净,不愿妈妈再受累一点点,哪怕冻得通红的是我的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