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不惑之年”遇“二胎”(18)

image.png

【连载】“不惑之年”遇“二胎”(17)

临近中午,B超室外安静了好多。我和姐姐都被分到了8号B超室。

彩超员刷了就诊卡,大体了解了我们就医的目的。姐姐先做,b超显示各项指标显示良好。

轮到了我,彩超显示子宫附件、子宫良好,只是子宫的内膜好像有息啊,彩超员自言自语的说着。

我告诉她好像上一次彩超员也这么说的,她又仔细的看了又看,最后不确定的告诉我,因你第一胎是剖腹产,这个也可能是疤痕,也可能是息肉,让医生看看再说吧。

回到医生办公室,医生已经开始准备下班了。医生看着彩超单,皱着眉头,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声说,你这个怀疑是子宫内膜息肉,如果想要孩子,应该做宫腔镜确定一下,否则不宜怀孕。

子宫内膜息肉,是不是很严重,宫腔镜是啥玩意啊,以前也没听说过啊,我心里已经开始在打鼓了。从小到大,感冒对于我来说都是大事,现在让我做手术吗。当时生郝琪时因郝琪头径太大,没办法才选择的剖腹产,现在……

医生可能发现我走神了,于是又提醒我们,最好再到其他医院确诊一下,内膜息肉呢,在妇科是一种常见病,宫腔镜治疗是效果最好的。

姐姐也同意医生的意见,说再去几家医院看看再做手术也不迟。

我们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走到一楼的休息厅,郝帅和姐夫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他们的检查结果和我们一样需要等到下午才能拿到。我说我可能得了子宫内膜息肉,需要手术,郝帅吓了一跳。赶紧摸出手机,打开百度,键入关键字。

百度百科介绍和医生说的差不多,这是一种常见的妇科病,如果不准备怀孕,息肉比较小,都不用问他的事,如果想要怀孕,最好是做宫腔镜治疗。宫腔镜呢,是一种微创手术……郝帅在那儿喋喋不休,我没好气的嫌他太罗嗦了,实际上听说不是大病,我心理已经放松了许多,语气也轻松了好多,刚才阴郁的心情立马转晴。

我自己在心里盘算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种常见病吗,要不是备孕二胎,恐怕我还不知道检查妇科呢,管他什么二胎不二胎的,先保证身体健康再说。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了笑容,唉,这一笑让我突然想起了他们俩大男人查精子的事。

我睥睨着郝帅和姐夫,他俩看我的眼神立马警觉起来,怎么了,干吗用这种眼神看我们。

我干咳两声,又故意哼哼了两声,更弄的他们莫名其妙了。郝帅上前两步摸着我的头,又摸着他的头,自言自语的说没发烧啊,难道是让医生给吓傻了,引得姐和姐夫哈哈大笑。

我妩媚的瞪了他一眼,妖娆的哼哼了几声,后退了几步,慢启朱唇满脸坏笑的问道:“郝帅,你过来。”

郝帅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凑到我跟前:“干嘛啊?”

我凑到他的耳朵根,用手拢住声音,小声说:“你从实招来,刚才查男科,精子怎弄出来的?”

话一出口,郝帅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伸手想要抓住我,我向下一蹲,快速转身逃之夭夭,可能碍于周围的人比较多,他并没有追我,只听到他在后边直骂我“二货”。

姐和姐夫看的莫名其妙,郝帅也不解释,就说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二货,让我把他气死了。

我快速跑道车旁,怎奈没有钥匙,只能站在车边等候。郝帅慢慢悠悠地从不远处走来,讽刺挖苦我有能耐你跑回家啊,干嘛还站在这里啊,你不是能跑吗。

我故作求饶样,人家不是好奇吗,不说就算了,还讽刺挖苦人,不就是会开个车吗,你看把你嘚瑟的。赶明儿买个自动挡的,我也照样开。

“是是是,姑奶奶,80迈拐弯,自动挡不自动挡有关系吗?”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不是刚学会吗,人是会变化的,别门缝里看人,好不。”

“好好好,那你把车开回家吧。”说着,郝帅把钥匙递给了我。

“嘿,将我的军是吧,我还就不信了,让出道来,看我的。”我大手一挥,接过郝帅递过来的车钥匙。察看地形,直接出库右拐,简单,倒车出库入库我学的最好了。

打开车门,调整座椅,打火,松手刹,慢抬刹车,轻松离合,脑子里背诵着教练教的口诀,嗯,怎么不好使了,车怎么 不动呢?

又来了一遍,车子还是不动,我开始寻找是哪儿的原因呢?

站在车子旁边的郝帅,这时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了。本来要开车走的姐和姐夫,看郝帅笑的那样,便从车里出来,正好看着我在车里找来找去,问郝帅我这是找什么呢。

郝帅忍住笑声告诉他们我要开车回家,连火都没有打开,就在这里刹车、离合、油门、挂档呢。我看到他们仨笑的前仰后合,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了,是按照教练教的程序啊,怎么车就是不动呢?

姐夫打开车门:“请下车吧,你啊,真是天生的富贵命,出门啊,得配专车司机,否则,车加油也不走。”

“也是,你看我都加了这半天油了,愣是不走啊,专车司机,请吧!”

我朝郝帅做了个请的姿势,郝帅没好气的瞪我一眼:“你真有能耐,车子不打火就开,你当他是自行车啊,这是什么教练教的学生,我的给驾校打个电话,投诉这个教练,学车连打火都不教吗?”

我一听没打火,自己都被自己蠢笑了,还不甘心的挖苦郝帅:“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刚学会开车的时候,是谁不会倒车,进了死胡同,还拆墙的来。”

郝帅无言以对,使劲的瞪了我一眼。这恐怕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污点了,怎奈怎么都无法抹去啊,这把柄放在我手里,那就是紧箍咒啊,关键的时候念叨念叨就管用。哈哈哈,气的郝帅干瞪眼,真应了那句话“就想看你,看不惯我,又弄不死我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