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碎碎念(一)

      前情回顾

          生我大宝时,我在待产室里疼的死去活来,叫的惊天动地,接生的护士在待产室门口呵斥我:“别叫!叫得没力气了一会生不出来!疼就数数”我吓得马上闭嘴,于是开始使劲扯住自己的头发小声数数,以分散产痛,但是那种要将我撕裂得阵痛一轮接着一轮,感觉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我想古代的五马分尸是不是就是 这个疼法,不对那个更痛快些。我觉得真是度分如年,数数勉强数到40就疼的数不下去就又叫起来,一轮轮重复。我找得产科医生17点多走得时候我疼得还可以忍受,然后医生说我这疼法最早也到下半夜了。现在才18点多,什么时候到尽头啊!

      我对门外的护士说:“要不给我刨腹产吧,我受不了了。”护士说:“都受一重罪了,骨缝都开那么多了,你还想再受一重啊,都这时候了只能自己生.”我说:“医生啊,这么疼我是不是快生了啊?”护士有点不耐烦得说:“没听医生临走时说吗,早着呢。”不知又熬了多长时间,我疼得又开始大叫,而且有便感,护士在门外大声说:“不是不叫你叫吗?我说:“太疼了,我是不是快生了?我感觉快生了.”护士说:“别叫了我这就给你看一下。”

        我确实快生了,她要不来我就生待产室了,奶奶的!所以护士一看马上让我跟她去产室,我一站起来羊水顺着腿哗就流了下来,我吓得不行了没有羊水了我怎么生啊?护士说没事,自己不破羊水生时也会人工破。在走廊里护士就冲产房喊道:“24床(我住院的床位)这就生了,做好准备!”我不记得我是怎么上得产床了,只记得好像我就用了一两下力,医生就说需要侧切,我不知道用得什么工具反正我当时生产的疼得让我对侧切都没有感觉了。医生让我用力,我疼得又大喊了,医生厉声喝道:“闭嘴!用力!”我妈后来告诉我她在待产室外都听到我的惨叫和医生熊我了,当时她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孩子终于生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又做回人了,差点疼死!打死也不再受这罪了!

        累并快乐着,我把所有的爱和呵护都给了宝宝,磕磕绊绊中我的宝宝慢慢长大,转眼四岁了。这时候国家放开了二孩政策,宝爸独生子女,我们符合政策。我像得了大奖一样,热血沸腾,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生大宝时的场景虽历历在目,但那好像疼在别人身上了,我好了伤疤早忘了疼了。

二胎计划

          我告诉宝爸想要二胎,宝爸嫌负担重,我对此嗤之以鼻:“老一辈的人们都那么穷,养一堆孩子都养得了,两个孩子你还能养不起啊!,一个孩子多单啊,我们多吃点苦,将来孩子凡事多个依靠有个商量.”这个话题讨论了没有多久,宝爸对我说:“我和我爸妈说了要孩子的事,他俩商量了,只要你利索点,同意你.”我听后觉得特郁闷:“我要二胎还需要他们批准吗?!”不过一想:“也是,我上班需要他们帮忙看孩子,帮我看大宝,婆婆已觉得辛苦不堪,满腹怨言,再看二宝自然不愿意.”想想那些想让媳妇生二胎,媳妇却嫌辛苦不愿生的,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是那种做事情不是很经大脑的人,做什么事情想做就做,不大会去想以后怎么样,山不转水转,车到山前必有路。所以生完二宝以后的事以后生出来再想。除了宝爸和我大宝谁也没有权利阻止我的二胎计划。大宝是个小公主,四岁也懂事了,我问她想不想药小弟弟或小妹妹,一开始大宝说不想要,我就慢慢渗透,经常给她描述有个弟弟妹妹多么好,慢慢地大宝也想要弟弟或妹妹了。

      造人是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心急反会适得其反,我们要大宝时就太心急了,一连两个月都没有中奖,我都去医院检测排卵情况了,在家也天天用排卵试纸测,焦虑得很。要二胎心情就完全放松了,啥时来啥时要呗,更加注重过程,反而第二个月就有了。还有一点我要提醒各位想要二胎的妈妈,二胎不比一胎,大多数妈妈因为年龄偏大了些(非常年轻的妈妈可忽略此点),身体状况可能不如从前,要二宝之前一定要调养好身子,孕期该补的营养一定要补,生完对自己和孩子都会。我当时嫌麻烦不麻烦在意挺后悔的。当时我身体气虚正气不足,过敏性鼻炎厉害也没有调养,我二宝生出来以后经常爱感冒,我的鼻炎也更变本加厉了,有时能绵延一个月,很是痛苦。

辛苦的孕程

          二胎妈妈比一胎妈妈相对会辛苦些除了自身精力不如从家 ,大多数还要担负着照顾大宝的职责,并且是二胎在家庭中也不再那么受重视。我和公婆一块住,好处是我不用做饭,不好处是人家做什么我就的吃什么。整个孕期没有因为我是个孕妇专门照顾过我的饮食,一般早上就是包子或面条,煮一个鸡蛋是给我闺女的,中午我在单位吃,晚上饭菜相对于丰盛些,无蛋即肉,但晚上我孕吐很厉害什么都吃不下去,往往饿着肚子睡觉。婆婆说想吃什么你就自己去外面买,她对宝爸说管小(指大宝)的就不错了,还想让管大的(指我)?我对宝爸说能不能早上下面条的时候让你妈给我打个鸡蛋啊?光吃白面条即没有营养又不顶饿.”宝爸理直气壮地说:“全家人都不吃鸡蛋也不能光给你吃啊.”现在想想这句话挺混蛋的,全家人还只有我怀孕能呢!但我当时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每天早上让一个同事帮忙捎火烧加鸡蛋。所以到孕后期我验血报告显示白蛋白很低,宝爸还无知地问医生是因为营养过剩造成的吗?“真愚昧!”我真是无语了,只能心里暗骂。医生扫了宝爸一眼,语气不客气地对说:“还营养过剩!是严重,食补都补不过来了,只能喝蛋白粉。”

        当然孕妈妈的年龄也对二胎有影响。我怀大宝的时候做的大客车路途颠簸,我有时小跑着赶车,都没事。可是怀二宝一个多月时,我却出了点小意外。记得那是个周末,虽已是初冬,但天气不错,阳光照到身上暖暖的。整个上午我都带大宝在外部玩。午饭后我和同事约了我开车带她去果品批发市场买水果,她不会开车人。我们两个把整个整个果品市场转了个遍,虽然有点累了,但我兴致很高涨,我属于那种一花钱就兴奋的人。我们买了很多水果和干果。把水果送回家,我又驱车去了趟乡下我妈家,其实我这时候挺累的了,也犹豫要不要去,不过一想开车又不是走路还是去吧。结果到了晚上我半夜醒来,去厕所时赫然发现见红了,我整个人都吓呆了,心砰砰跳的厉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在厕所缓了好长时间,我才挪回卧室,大家都睡得很熟。看了一下表才1点多,我想把宝爸叫醒,但一想叫醒也无济于事,宝爸经不住事,再把隔壁的公婆吵醒,亦或他会责怪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将来怎么照顾好两个孩子。我睡意全无,不断安慰自己:“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半夜是没有办法去医院的,急诊室没有设备做检查,只能明天一早就去医院。”一秒一秒,一分一分,时间过的比蜗牛爬还慢,窗外仍然是黑黝黝一片。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意识到,我必须要努力睡一会,这样时间会觉得快点,最重要的是只有我休息好才能对胎儿好。迷迷糊糊半醒半睡,终于熬到了天亮,我早早起床叫醒宝爸,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对他说:“我出了点问题,我半夜发现见红了。”宝爸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会这样?。”我尽量显得轻描淡写:“不知道啊,应该去医院查一下。你有空陪我去吗?”“没有,你自己先去吧。”听了这话我心里冷了半截,是的,只有我非常想要二胎,从此所有的孕检都是我一个人去,也捞得心静。我把自己活成了女汉子。我吃了饭早早去了医院,门诊医生还没有上班,我坐在门诊部走廊的椅子上,走廊里还没有人来,空荡荡的。我隐忍多时的眼睛奔泄而出,我感到很难过很自责,我相信灵魂是存在的,宝宝一定是经过千挑万选,才选中我当妈妈,才投身于我的怀抱,可是我因为他是第二个孩子并不在意他,并没保护好他。医生终于来了,听完我的叙述,说可能想小产,让先做个B超。躺在检查床上,我暗暗祈祷一切安好,检查的医生说:“没事,你听胎儿心脏跳的嘣嘣的,比你的都响。”是的,我听到了,生命的强劲跳动,他在向妈妈保平安安慰受惊的妈妈。我的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最后医生开了黄酮体,让我床一周保胎。从这以后我就比较注意,上班也不自己开车了,而是搭同事车。

          还有一件事我记忆比较深刻,就是我怀孕两个月的时候,办公室好几个人都感冒了,我不小心也被传染了,发了一天一夜的烧,没有敢吃药,不停物理降温。下午去了医院,医生说胎儿两个月是敏感期,吃药会产生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但是光发烧宫内温度过高对胎儿也不好,如果晚上再烧只能吃药,然后推荐了副作用最小的退烧药。从医院回来疯狂喝水和不停物理降温,天黑的时候体温终于慢慢降下来了。但是因为发过烧,内心一直惴惴不安,所以后边的孕检我做的很频繁。所以要二宝的孕妈妈一定要远离感冒等传染源,多喝水。

      是的,一定要多喝水,除非你羊水过多。我孕后期,正赶上暑假,天天带大宝出去玩,半天半天的不喝水。最后一次检查,医生要求催生,否则羊水再少就不能顺产。然后我的宝贝提前20多天降生了。

未完待续:二胎碎碎念(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