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法利夫人》:葬身于“爱情”的女人

阅读碎片化的时代,重读经典尤显必要。一个人的健康成长,离不开有价值的阅读,也就是说,一个人的成长史,就是他的阅读史。

                                                  ——叶兆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近重读了法国作家福楼拜的代表作《包法利夫人》。

福楼拜,19世纪中叶法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莫泊桑就曾拜他为师。著名作品有《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等。

《包法利夫人》是福楼拜花了四年零四个月,每天工作十二小时,正反面的草稿纸写了一千八百页,最后定稿不到五百页才完成的一部作品。

小说故事很简单,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主要针对主人公艾玛这个人物故事进行描写。就这样一个漂亮又不乏浪漫的法国少妇形象跃然纸上。

1.虚幻和浪漫的理想主义者。

现金社会,只要你兢兢业业,踏实肯干。生活就不会辜负每一个心有繁花的人。可也有一部分人,追逐幻象中的功成名就,伟大理想,盛世升平。可惜,世界只会留给你当头棒喝。无论何时,理想主义、浪漫主义都抵不过现实主义,一地的残渣,幻影终将破灭。

《包法利夫人》里的主人公艾玛是一个外省农家姑娘,因为受过良好教育和读过的许多浪漫主义作品的影响,她对美好生活充满憧憬,她将踏入婚姻的殿堂视作摆脱农场生活,实现她的憧憬的一个机会。

她理想中的丈夫应该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认为自己应该是一个在丈夫丰满的羽翼下获取新知识,享受生活的一个女人。所以才能会对未曾踏入过的“现实”产生不切实际的理想,或者说是欲望。

艾玛从小近似于温室的生活环境缺乏世事的历练,而分辨不清真实的世界。她看不清真诚与虚伪,看不清虚幻的浪漫与现实的分界,本末倒置,把仅可做为生活调剂的浪漫做为生命中重要的部分,而这些导致她容易被人欺骗和利用,最后演绎了一个空想浪漫主义者的悲惨结局。

图片发自简书App

2.浪漫“爱情”的殉葬者。

艾玛成年后嫁给一名乡镇医生,平庸、迟钝,不解儿女柔情的包法利。所谓“彩凤随鸦”,于是她不安于室,先后成为风月老手地主罗多夫与实习生莱昂的情人,为了取悦莱昂,维持奢华的生活,她挥霍了丈夫的财产,还借了高利贷,后来莱昂对她生厌,高利贷向她逼债,她只有服砒霜自杀。

在小说中,福楼拜为我们展示了十九世纪中叶法国外省生活的工笔画卷,那是个单调沉闷,狭隘闭塞的世界,容不得半点对高尚的理想,乃至艾玛这样对虚幻的“幸福”的追求。妇女在这个社会中更是弱者,福楼拜自己就说过:“就在此刻,我可怜的包法利夫人正在忍受苦难,伤心饮泣”。一种神秘的东西渗透了她的全身,使她改头换面了,仿佛恢复了青春妙龄一样,她到底享有爱情的欢乐,幸福的狂热了。

她心醉神迷:“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蓝天,感情的高峰在她心上光芒四射,而日常生活只是在遥远的地面,在山间的暗影中若隐若现。”艾玛认为自己找到了幸福。“现在她胜利了,长期受到压抑的爱情,就像欢腾汹涌的喷泉,突然一下子迸发,她要享受爱情,既不懊悔,又不担忧,也不心慌意乱。”

可见热恋中的女人都是傻瓜,甜甜蜜蜜、海誓山盟蒙蔽了她的双眼,最终不能自拔,甚至为了她所谓的“爱情”,做多大的牺牲都无所畏惧,可给她带来爱情的两个男人,最终都辜负了她,欺骗了她。他们当初喜欢她,只是为了得到她,可得到以后,就渐渐厌倦甚至讨厌她了,最后艾玛的爱情梦破碎,以至自己为了和莱昂的爱情,付出沉重的代价,欠了高利贷。可是当她为了高额欠款走投无路去找曾经给她“幸福”的情人时,她的情人却说手头拮据,无能为力。多么狠心的臭男人啊,让女人伤透了心。

女人啊,天生就爱浪漫。无论她年轻与否,如果她自己的情感生活不如意,都会幻想和渴望找到自己真正的爱情。这个时候,如果遇到一个好男人,就会成就一段美满姻缘。如果遇人不淑,碰见渣男,就会像书中主人公艾玛一样,被人诱惑并玩弄,上演一场“幸福”的爱情之后,被无情的抛弃,可怜又可悲。

对于爱情,女人往往倾注的是情感,而男人,寻求的是欲望,欲望满足了,为你做无畏的牺牲,大多是不可能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3.做为女人,必须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多学习,不断充实自己,并且追求经济独立。

向别人索取的东西,同样可以通过自己努力获得。

女人要有一份为之努力的工作,当你能在职场叱咤风云,财务自由了,当然就有另一番天地。

凭自己的能力挣来的,才属于自己的。当你看到漂亮的衣服,心仪的包包,你不用担心自己的钱包。你开着自己赚的车,住着自己买的房,别人对你当刮目相看,消费时也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所以,女人不管处于人生的哪一个阶段,都要做到经济独立。

女人只有经济独立,才能做到精神独立,同时拓宽自己的思维和眼界,格局也会迥然不同,从而才能有正确的生活追求。

做为女人,除了生活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女人也要与时俱进,多读书,多学习,不断充实自己。

女人,只有努力过后,才能做更好的自己,才不会被人轻易欺骗,不会成为现实生活中的“包法利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