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真相(下)

这算是一间凶宅。尽管昨晚平静,可是那女人的照片,她是昨天下班偷偷用公司的电脑搜过的,死相那叫一个恐怖。披头散发、面部扭曲,鲜红的血液从左手腕上那道深深的刀口处流出,进而铺满着女尸手臂附近的每一寸红色地板,这样一来,照片中的红色地板就看上去更加的诡异。

怎么办?要不要搬?

不行,一定要搬,这可是凶宅,不吉利的。再说,要是不搬的话,以后每天晚上回来,一看到客厅就能想到躺在客厅地板上的那具恶心女尸,咦,那该多让人心里不舒服呀!

不行,一定要搬,就这么决定了,等哥哥一回来我们就去找房东退钱,对,就这样。

一大早,董雪一个人站在出租屋的客厅里,她四下打量着客厅那暗红的地板,自顾自盘算着,最终还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退房。

外面那明媚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窗户玻璃照射在,阳台那同样是暗红色的地板上,折射出一种鲜红的颜色,就如同女人当初流淌在客厅地板上的颜色一模一样,这样本来就不怎么胆大的董雪看了,不由得心底又是一阵发毛。

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董雪开始显得有点急不可耐的样子,就那么不停的在屋内的走廊里,来回的躲着步子。

不行,还是到楼下等哥哥吧!

最终,董雪终于是决定先下楼去。可是,就在董雪刚在心底这么决定完的那一刻,只听见,房间的大门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钥匙开门声,紧接着,“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哥哥,你终于回……”

董雪如释重负般兴奋的喊叫着冲了过去,可是,当她话说一半时,却尴尬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因为,进来的并非是夏严,而是一位约莫二十出头的短发男孩。

“哎哟,不错嘛美女,为了迎接新室友,都叫上哥哥啦,也是蛮拼的嘛!”

男孩拉着个行李箱,满脸大笑调侃着董雪,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走了进来。

“新室友?你是?”董雪这下彻底是被面前这位看上去有点皮皮的男孩给整懵逼了。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李帅,是这间屋子的新住户,以后还麻烦美女能够多多撩我哟。”

这时李帅已经拉着箱子走进了另外一间空的房间,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李帅?新住户?可是……”

董雪表现出满脸的疑问,他想告诉李帅这屋子是一户凶宅,千万不能住。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董雪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李帅给抢了先。

“停美女,你先别说,让我来猜猜美女到底想说什么。”李帅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一脸神秘的说着,“嗯………我猜美女是想和我说这里死过人,是一户凶宅,不能住的对不对?”

“这……”董雪很是惊讶,这个居然都提前知道了这屋子死过人,他还会住进来。

“哈哈,是不是被帅哥猜中了,一定没错,看你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诧异表情我就知道一定是被帅哥给言中了,哈哈,一定没错。”李帅一边自顾自的说着,一边还满脸兴奋的大笑起来。

董雪是被李帅这一通没来由的兴奋给搞的莫名其妙,这人是不是有病,怎么别人知道自己住了凶宅都躲还来不及呢,他反倒好,这兴奋上了,就好像自己是中了百万大奖似的。

“可是……”

“可是什么呀?不就是屋子里死了个为情所困的可怜鬼嘛,有什么好怕的。别怕,以后由帅哥我罩着你,告诉你,帅哥我可是个鬼见鬼躲,佛见杀佛的主,本事可大着呢。再说了,就我这经济条件,每个月还能给自己省下来200块钱找个妞什么的,何乐而不为呢!哈哈……哈哈……”

嗨,原来是为了省那200块钱呀,还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穷屌丝!

这下董雪终于是听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她可不行,为了200块钱也不能把命给搭进去不是?再说了,自己今天请了假可是专门在家等哥哥回来找房东退房的!

中午时分,夏严好赶慢赶的终于是从学校赶了回来。

打电话给房东,房东是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当他们和房东说出想法时,房东就开始推三阻四的说,不就是死过个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新时代青年咯,还信什么那些牛鬼蛇神的……

房东大叔是对他们好一番忽悠,在董雪看来,这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就为了不给他们退房,简直都算的上倾尽了他的洪荒之力了。而董雪呢?任凭大叔怎么忽悠,她坚持不为所动。

电话中双是好一番的唇枪舌战,可是董雪还是一根筋的非要退房。最终,以中年大叔无情的撂下狠话收场。

大叔说,我们可是签了租赁合同的,爱租,房租我每月再给你们减免二百,不爱租,你们还是坚持要搬的话,那就按合同来,房租不退,押金不退。

天呐,房东最后的这一番话简直让董雪都快要气炸了:“他什么态度呀,我们可是租户,是他的客户哎,他怎么说话的?真还是个无良商人!”

生气归生气,不过,这样的事情,董雪和夏严都是一个刚毕业的穷大学生,也是拿别人没有办法,所以也只能忍气吞声。听到董雪和房东凶了起来,李帅也从屋子里出来劝他们想开点。没办法,夏严和董雪也决定暂时在这里过了今晚再说。

天渐渐黑了下来,外面寒风凛凛,屋内夏严和董雪互相依偎在对方的怀里。听着窗外那呼呼的风声,董雪紧张的浑身瑟瑟发抖,她使劲的往夏严的怀里钻,夏严自然也是紧紧的把董雪抱着。越抱越紧,越抱越紧,董雪那颤抖的肌肤在夏严怀里摩擦的厉害,夏严渐渐的开始感觉到自己身体开始变得炽热,最终他在给五星红旗敬礼的那一刻,夏严终于是再也忍耐不住。

“嘿咻,嘿咻……”

窗外的风声越来越大。

“呜……呜……”

外面类似于女人的哭声,在这个时候不偏不倚的又一次响了起来。

“啊……”

董雪大叫一声瘫坐在床上,害的她已经从激情中完全醒了过来。而只留下夏严还在上面,意犹未尽的挺的坚硬。

可是,董雪已经害怕的无从配合的完全躲进了被子里,用那掩耳盗铃般的姿势肆意的麻醉着自己。

“砰,砰,砰……” 这时候,卧室的门被敲响了,夏严心里不免也是被吓得突然一紧。

可正当他在想着这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了一个温柔且富含磁性的男声。

“两位,听刚才的尖叫是被吓到了吧,没事,外面就是客厅和厨房的窗户没关严,再加上还有些老旧,帅哥都已经简单的处理过了,明天帅哥再找房东过来修,已经没事了,两位可以安心的休息!”

夏严听出来了,这是对面李帅的声音。果然,夏严屏住呼吸,仔细再去听那外面的动静。刚才那酷似女人哭声的响声消失了,外面的客厅里安安静静,安静的已经听不到一丝声音。

“嗨,原来都是风声做的怪,看我们两个该有多无知。”夏严钻进被窝,再次把董雪拦在怀里。

窗外的寒风依旧在“呼呼”的刮着,不过对于此时的夏严和董雪来说,今晚却是一个美妙的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