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误会

96
千始 Excellent
2018.12.04 23:58* 字数 2824

文|千始

我是肖文,刚毕业的我应聘到一家书店上班。

书店很小,只请了一个店员,老板有时会过来呆一段时间,不过时间并不是很长。

我是上班之后才听许姐说,在这干了很久的她之所以会跟老板辞职,是因为她儿媳妇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就到了,她要回家给儿媳妇照顾月子。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只有许姐一个人在店里,是她记下了我的电话号码,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面试成功。我从心里感激许姐。

因为我刚来,业务还不是很熟悉,老板让许姐再呆一个星期带带我。

这家书店在闹市区,附近有两所大学,来来往往的学生特别多。书店常年搞促销,图书一律打六六折。听许姐说老板是出版社的,能拿到比别人低的折扣。

我早上八点准时来到店里,许姐昨天说她今天上午有事,会晚到一会儿。

刚一开门,就有三三两两的客人陆续走进来,在书架前驻足看书,选好了书,付钱,走人,或者看了一会,什么也没买就离开了。

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进来,照在门口我坐的位置上,晃得我睁不开眼。桌子上摊了一本我昨天下班时看了一半的《 解忧杂货店》。

我之所以会选择来书店上班,也是因为我喜欢看书。白天只要老板不在店里,我就把时间花在看书上。

许姐提醒我说,不要光顾着看书,耽误看店,老板看见会不高兴的。我都记在了心里。

我正看着书,挂在门口的风铃发出叮铃铃悦耳的响音,有客人推门进来。

我抬起头来,进来的是个男生,年龄跟我差不多。他身形十分消瘦,上身一件落了色的土色夹克衫,下身一条不合时宜的卡其色西服裤子,脚上一双半旧的白色旅游鞋,有的地方都磨得掉了皮。肩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单肩帆布包,用了很长时间,下面的角都磨得发白。他眼睛很小,脸色偏黄,头发乱蓬蓬的,看上去像没睡醒。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轻轻地翻开书页,拿在手里浏览,他的眼睛突然有了光芒,手里像是捧着一件珍宝。

我低下头,把心思全部放在我手里的书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抬起头,发现他正盯着我看,一见被我抓个正着,脸忽然红了,立即低下头,把书页翻得沙沙响。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一墙之隔外贸服装店的沙丽热情地在门口大声喊我:“肖文 ,我刚进了一批新货,过来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我给你打折。”

我对沙丽说:"不行,店里还有人呢,我一会过去看。"

沙丽撇了一下嘴:“我这次进的货特别棒,你快来瞅瞅。我替你看着呢,没事。”

她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再拒绝!我放心地走进她的店里,她站在我们俩家店中间的位置上,替我照看店。

我进去看了一会儿,款式确实很新,只不过,不是我喜欢的风格。

沙丽兴奋地说:“喜欢哪件,快试试。”

我说:“你眼光真好,这些衣服真的很美,只不过,是我配不上它们。”

沙丽无所谓地摇了摇了头:“看来不入你的法眼。下次喽。”

我们俩互相开着玩笑,嘻嘻哈哈。

我回到店里,看许姐已经来了,之前看书的男生不见了。我高兴地跟许姐打了声招呼。

我把架上的图书简单归拢了下,回到桌子前坐下。突然觉得不大对劲。我的脑袋轰地一声,我桌上的那本《解忧杂货店》不见了!

我没有吱声,查看了早上的售书记录,没有卖过。货架上的书一本也不少。《解忧杂货店》真的丢了!

我看着许姐,她正在书架前整理图书。我不敢告诉她,我把《解忧杂货店》给弄丢了。我上班才几天,就丢了一本书,要是老板知道了,还敢用我吗?

我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刚刚店里只有那个看上去很窘困的那个男生,难道是他?一定是他。我说他怎么鬼鬼祟祟地看着我,原来如此!

“许姐,我有事出去一下。”扔下一句话,我跑了出去。

我们这家店在一个十字路口交叉处,他会往哪条路走呢?出了门口,我的脑袋飞速地转着。赌一把,凭直觉,我向人相对来说最少的北面追去。

没追出去多远,我惊喜地发现,他就在我前面不远处,正在低着头走着。

我紧跑几步,上去一把拽住他挎包的背带,紧紧地攥在手里:“你别走!”

他愣了一下,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你这个偷书贼,你偷了我们店里的书。”我大声地指责他。

“我没有。”他的脸涨红了。在我看来,那是他心虚的表现。

“你敢把你的包给我看看吗?”我提出非礼要求。

他挣脱了下,没有挣开我的挟制。

“拿来!”我不客气地一把夺去,他显然没有料到我的土匪行径,惊呆了,任我胡作非为。

我翻了翻,什么东西,是团在一起的脏脏的线手套。我从包里拿出一本《解忧杂货店》,迅速翻了一下,扉页上还盖着我们书店的印章。

我举着书,连声质问他:“这是什么?你还敢说,你没偷书?你这个小偷!”

“我真的没有。”他的脸涨成了紫红色,额头上的青筋激烈地跳动着,“这本书真的是我买的,是你店里的那个人她卖给我的。”

“你胡说!我查了售书记录,今天早上根本就没有卖过这本书。你说,你是多少钱买的?”

“十五元。”他肯定地答道。

“你说谎!我们店里的书都是六六折,这本书定价二十九元八,打完折是十九元六,许姐怎么可能十五元钱卖给你?你说是你买的,你敢回去跟我对质吗?”一听他说是十五元买的,价格都对不上,我更加断定这本书是他偷的。

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用手指指着我:“你……你……”他看着我的眼睛,“书真的是我花十五元买的,你怎么才能信呢?”

说着,他看了看手上的老式手表,咬了咬几乎没有颜色的嘴唇:“我上工要晚了,我明天上午过去。书真是我买的,不是我偷的。你相信我。”

信你才怪!我心里冷哼一声,不屑地说:“我猜你根本就不敢去,书先放在我这。明天上午你来,我们三个人对质。”

“对就对。”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昂起头,在我看来,不过是强辞夺理罢了。色厉内荏的家伙!

我拿着书得意地回去,许姐没在店里,我把那本书放在书架下面的柜里,又查了一下库存,跟电脑里这本书的库存数量是一模一样的。

我不禁沾沾自喜,看来我今天不该破财,要是弄丢了这本书,我可是要按原价赔偿的。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英明神武,想到他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我摇了摇头,他就是个小偷!要不会这么心虚!

第二天我从早等到晚,他果然没敢来。

第三天下班,许姐说我现在业务挺熟练的,她跟老板说好了,明天她不过来了。

我跟她开玩笑,让她照顾媳妇月子时悠着点,别累着自己。她不自然地笑了笑。

那个小偷自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店里。我猜他肯定不敢再来,难道他要送上门让我把脑袋给打破了吗?

上班三个月后,老板突然风风火火地要盘点库存。我们俩忙乎了半天,终于清点完。

他看着所有的数据全能对上,由衷地点了点头:“肖文,我对你真的放心。你好好干,我知道你爱看书,在店里随便看。喜欢哪本,跟我说,我送给你。千万别许你学姐,总是偷偷地把店里的书卖掉,不上帐。”

我愕然,继而恍然大悟:“啊……你把她开了呀?她不是回家照顾儿媳妇坐月子吗?”

老板奇怪地看着我:“你听谁说的?她只有一个女儿。唉。她这样我哪敢再用她。可惜了,她在店里干了三年。”

……

老板再说什么,我没有听进去,此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即使我只见过他短短的一面,他的样子却越来越清晰,他对我说:“书真的不是我偷的,你相信我。”

十月的阳光有些刺眼,让人不敢直视。就算这样,我的眼角还是流出了一滴泪。

无戒90天写作成长训练营

千始梦想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