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Granger是个挖煤灰的丫头。

Granger经过矿区食堂的泔水桶时抑制不住的呕吐起来。管事跑过来,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来,呕吐物卡在喉咙里,“她会被卡死的!”人们开心的议论着。当然管事松手不是因为Granger会卡死,而是因为Granger的手乱挥,会划到他的脸。管事放过了Granger,勒令她打扫干净。

Granger跪在呕吐物上打扫,她又吐了,最后吐来吐去终于没有东西可吐,她才终于能够清理干净。

最近职工协会闹得很凶,他们找到Granger希望她能作为受害者来控诉资本家的剥削。Granger绿色的眼珠冷淡的看着他们,说她要挖煤灰去了。

职工协会恨死了Granger,不过他们成功找到了其他控诉者,并且得到了阶段性的重大胜利——给工人们查体。

Granger早早的来到了职工医院,当初被Granger拒绝的职工协会代表匪夷所思的惊叹这个小姑娘怎么有脸来享受他们辛苦斗争的成果。

Granger的绿眼珠转向代表:“要我走吗?”职工代表说:“所以,下次控诉大会你会参加了吧。”Granger说:“不会。”

Granger参加了查体,抽血的时候却怎么都抽不出来,“你太瘦了。”医生急得满头大汗,Granger的胳膊被扎成了筛子,Granger说:“试试这只。”另一只胳膊递上来,这次成功了。

“你需要处理一下这些针眼。”好心的医生提醒到。

Granger说:“您能给我一瓶酒精吗?”

医生递给她,期待着她说一声谢谢。

Granger走了。

很快,职工协会的第二项福利到来了——工人舞会。小姑娘们兴奋地传递着这样一个消息——工厂主会与大家同乐,工厂主的大儿子Zark也会来。

可是小姑娘们很快失望的发现,长期的挖煤灰工作使她们面容黝黑,指甲污秽,再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舞会那天Granger成为唯一的例外,她皮肤白皙的站在那里,连指甲都洁净异常,像是一堆煤球中混进的樟脑球。

本故事尊重一切童话故事的发展规律——Zark目不转睛的看着Granger,同样,Granger在年轻真纯的Zark身上看到了最终极的人性。

Granger很快成为了Zark的继母。

贵妇Granger放下卧在她怀里的狗,神态与当年要酒精时波澜不惊的小姑娘惊人的重合了。当然,没人知道她曾经是个挖煤灰的丫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