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因为冯同学忽然说起她与朋友的一段话,是关于夏目漱石翻译“i love you”。

这是个比较老的梗了。

只是没想到,她会把两句不同的翻译,放到一起

          今晚月色很美

          我死而无憾

这实在是很奇怪的效果,难怪那位朋友会给差评。平常人,谁会在“我爱你”时,想到“死而无憾”呢?

所以,对于这个梗,人们总是记住了夏目漱石的说法。因为真的是很美好呀。

江美琪曾有一首歌,我是非常喜欢其中的几句词的

        刚刚风无意吹起

        花瓣随着风落地

        我看见多么美的一场樱花雨

        闻一闻茶的香气

        哼一段旧时旋律

        要是你一定欢天喜地

词是十一郎的,曲是张宇的。其用意已是很明显的,与夏目异曲同工。

我挺喜欢这种,“忽然想起”的感情,不独关乎爱情。

早在夏目漱石有此等惊人的翻译之前,《世说新语》就刊有一则故事。我想也是此番的用意: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郯。即便夜乘小船就之。

这便不仅是隔人千里的一句“今夜月色很美”了。只是后世人说起此事,总是以魏晋人放浪形骸不拘一格说王子猷乃“性情急躁而耿直之人”。若以此论,我倒并未觉得这是很动人的画面。此间又有何美感可言呢?

这大概就是,当二叶亭四迷将“i love you”翻译成“我死而无憾”时,许多人侧目的缘由。与夏目漱石的翻译对比,二叶亭四迷的太过于有仪式感。这是许多中国人不大能接受的直白的表达。但其实也并不奇怪,许多的影视剧里,通常都有这样的情节。男女主角生死关头爱讲这样的话。之后的剧情大抵就是“孤胆英雄”归来的戏码。其实很是滥情俗套。

所以,不知二叶亭是在何等心境下,忽然想要那样去翻译。

后来,朋友又说起了一件事。她曾在坟墓旁约会过,也是秋天,阳光很好,就顺便想过以后死埋在哪里。

这真是让我对她又刮目相看了。

本来想着二叶亭四迷的翻译太过决绝,又加之港剧俗套的诸多剧情左右,那意思太不讨喜。但因她这个故事,忽然觉得我们太过低估关于“i love you”这句话的分量。

无所谓哪一种更好或更差。

要如何去翻译这一句,我又想起另一句词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或者,远古时的一位王,曾这样说过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我虽爱你,更愿你看一切的世间美好。而我,死而无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