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墨竹林里遥相见》第六章  明朗(一)

》》》连载目录
》》》从头开始读

新年过后杂志社要提拔一名副主编,不管论资历还是论能力梁锦儒都是有机会的,但是出轨事件让他的个人形象大打折扣,虽然也是候选人之一,最终还是失之交臂。

墨竹觉得并没有什么,原本就是他咎由自取。可是梁锦儒却像遭受了重大打击,在工作中变得破罐子破摔,接连两期杂志,他的用稿量都是垫底。

主编一次次找他谈话,他却越发地不羁。按照杂志社的规定,连续三个月考核倒数第一便要自动离辞。墨竹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虽然他曾经伤害过她,但也曾是她的老师,她不忍心看他如此潦倒下去。曾想过让陆远遥劝劝他,又怕让他在哥们儿面前失了面子,愈发不可收拾。

这期杂志截稿前,墨竹急中生智,将自己一篇没有报过选题的稿子署名梁锦儒和许倩倩,并让许倩倩发到投稿邮箱,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为梁锦儒再争取一点时间。

出刊那天墨竹怀着复杂的心情打开目录页,她既希望稿子被录用,又害怕梁锦儒不领情。没想到那篇文章竟成了这一期的特稿,这说明梁锦儒在杂志社还有立足之地。

一上午,墨竹都留心观察着梁锦儒,虽然对许倩倩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口咬定是她自己一个人采写的,但还是怕梁锦儒怀疑到她身上。一个上午相安无事,墨竹稍稍放心。

下午墨竹外出采访,直到快下班才回到办公室。刚坐到座位上便看到QQ不停地闪,点开一看,居然韩瑞,发来的消息,自从那次采访后就再也没有与他联系过,几乎都要忘记这个人了。

韩瑞是三点多发来消息:美女,在忙吗?有空一起吃个饭。墨竹再回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离线了。墨竹突然感到有点奇怪,自己明明设有离线自动回复,可是为什么韩瑞发过来的时候没有显示呢?见办公室里的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墨竹没有多想,拎起包匆匆走出去。

走到大门口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转头一看竟是梁锦儒,他站在车前示意她上他的车。墨竹没有拒绝,反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车子绕了一大圈,在墨竹家附近停下来,梁锦儒仍未开口说话,墨竹纳闷了:“梁老师,您叫我就是为了送我回家吗?”“我一直没开口,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梁锦儒顿了顿:“小林,之前是我对不住你,我知道你很宽宏大量,但我不需要你的博爱,你以为你这是在帮我吗?这是对我的侮辱。”

墨竹盯着梁锦儒,他也盯着她,眼睛里满是怒火,没等墨竹开口梁锦儒继续说道:“你有心了,没想你小小年纪竟这么有心机。”墨竹不解地问:“您这话什么意思?让许倩倩帮忙瞒着就叫有心机吗?”

梁锦儒冷笑了一声继续道:“我当然知道许倩倩没这水平,但我还是想确认是不是你干的。所以下午趁你不在我看了你的电脑,找到了这篇文章。这倒没什么,只不过是抽了我一巴掌而已。让我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韩瑞在QQ上找你。我只不过带你见过他一次而已,你就能这么容易跟他搭上了,了不起。”梁锦儒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鄙夷的神情。

“梁老师,事情绝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没等墨竹说完,就被梁锦儒打断了:“你无需解释,这原本跟我没关系,但是你既然已经和陆远遥在一起了,就不要再勾三搭四。”

听到这里墨竹把头转向窗外,她觉得很可笑,但又满腹委屈,她不知道自己和陆远遥的关系怎么被他知晓,更无法理解他对自己的厌恶之情,她擦去腮边的泪水转头问道:“梁老师,你好像一直都不太喜欢我,能知道是为什么吗?”

梁锦儒被她一问一时语塞,思索片刻后恢复了他低沉的嗓音:“没错,我是不喜欢你,若不是你千方百计留在杂志社,林雨燕就不会到办公室来闹,她若不来闹,我现在已经是副主编了,所以都是因为你。”

之前只是以为梁锦儒作派不行,墨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没有担当,把自己的责任推到她的身上。墨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对这种人解释什么,于是打开车门下了车,在关上车门的前一刻礼貌性地说:“谢谢你送我回家。”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墨竹内心非常纠结,她不知道今后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梁锦儒。走进办公室却发现梁锦儒的座位已经空了,两三个人正围在边上议论。

墨竹走过去问:“这是怎么回事啊?”“辞职了,东西一大早就搬走了,辞职信也递了去了。”另一个同事道:“我要是他我也辞职,等着被开除还不如自己走……”

一帮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墨竹再也没有听进去,只觉得心里既轻松又沉重。自己的难题迎韧而解,以后不用天天面对他了,可是他就这么走了,心里还是觉得惋惜。

回到座位上,刚登QQ就看到韩瑞的头像又在闪,心里暗暗骂:“都是你,早不发晚不发,偏偏梁锦儒坐这儿的时候发,害我莫名其妙被误会,不知道姓梁的会不会跑去和陆远遥说呢。”

心里气归气,总不能不理他。点开QQ一看,是韩瑞昨天晚上的留言:“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公司即将出版一本宣传册,需要一篇关于我本人的介绍。看了你上次的采访稿,我觉得非常到位,所以想请你根据上次的稿子,精减一篇八百字左右文章,如果方便可打电话与我沟通。”原来是这事,墨竹舒了口气。

当天上午她就按要求整理好文章给韩瑞发过去了,韩瑞提出请墨竹吃饭以示感谢,墨竹拒绝了,毕竟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若一不留神又被梁锦儒撞上,更说不清楚了。

晚饭的时候,墨竹告诉陆远遥梁锦儒辞职了,她轻描淡写地带过,陆远遥也没有感到惊异,只是叹声道:“这家伙还是这么不安分。”因为要回学校准备毕业答辩和办毕业手续,墨竹向杂志社请了半个月的假,所以很快也将梁锦儒抛到脑后。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