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蚊子

字数 1092阅读 37

最近连续的生病依然成为一个病秧子,晚上也休息不好。可恶的蚊子也出来捣乱了,每当关灯躺下睡意袭来,它就嗡嗡嗡的出现,连续给了自己几个耳光之后,觉得放弃,蒙上脑袋睡了,可是都把自己打的睡意全无了。连续几日母亲问我没看你熬夜,怎么颜色这么难看,黑眼圈也这么严重,告之母亲大人缘由。回曰:想必是去年的蚊子。

晚上正在吃完饭的时候母亲大人惊呼,看那是不是那只去年的孽畜,我忙不迭的拿起眼镜眯起眼睛去瞧,果然就是。母亲拿出灭蚊神器一顿喷,眼瞅这孽畜晃晃悠悠的飘落下来。我捡起来放在纸上一捻,心想坏了,错杀无辜了,没血啊。母亲大人说,你可以睡个好觉了。关灯睡觉,等了好一会儿刷了会那多年不上的微博,看了看知乎。也没见那只去年的蚊子再出现,安然睡到天亮,难道杀对了?

又是一个晚饭过后,一番教育之后,老两口回屋休息,我拿出本子准备开始code,母亲大人忽喊让我拿上灭蚊神器过去。指了指墙上,我一顿乱喷,尸体就这么飘落在了老爹的腿毛上。捡起来一捏,我靠这货吸的不少啊。这才是那只去年的蚊子,摸摸我脸上的大疙瘩,这仇算是报了。对于之前误杀的那个我只能送你一只母蚊子跟你陪葬了。放马桶冲走捎给你了。将这庄严的仪式弄完之后。安心的把灭蚊神器放回原处,字儿冲外。```关于蚊子的知识自行百度吧```

那只去年的蚊子,也许就是带血的那只,也许这两只都不是。也许他们都是。毕竟它们也不能垂死的时候挣扎的说一句,是我咬的你,不要伤害我队友。之后好几天都没有再受到骚扰,如果不生病的话,这些日子应该都睡的很好。可是,没有如果。

去年的蚊子,如果不干掉它,它就一直嗡嗡嗡的在耳边,就算蒙起脑袋,它还是嗡嗡嗡的在脑子里,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待有些事情就该象这蚊子,去年的你还不搞定让它消失掉,那一直在脑袋里,那也挺烦人的。一会儿叮你一个包一会儿叮你一个包的,痒是其次的,关键是多气人啊,你还得惦记着它。

又快到清明了,以前也清明放假,什么什么的,可是没什么概念。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亲人的离开,这样的日子就重要起来了。想起那些再也见不到的人们,就搁心里记挂着吧。丁香花又快开了吧。

病了好长时间了,疼到不行的时候来了支Dolantin,朋友问我会不会有依赖,其实这事吧,不疼了,你还需要止疼么?好多事跟就Dolantin一样,你说你依赖它了,戒不掉,纯粹是还没有忘记疼的时候的那感觉。这段时间以来森森的赶脚到了健康的重要啊,根据我老妈的分析,我今年生了这么久的病,就是因为我没有在开春的时候喝她给我准备的败毒膏,好吧,这个我信了。

如果我吃了败毒膏,也许就不会病这么厉害这么久了。可是,没有如果,你说呢?

突然就不想写了,写到这突然觉得纯粹是为了写在写,忘记要表达什么了。

````愿一切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啊,我又被叮了一个大包!” “哈哈哈,我就没有。看,多么光滑细腻的肌肤,蚊子君怎么就不喜欢呢?” “我的皮...
  • 小时候读过一段关于味道记忆很深的文字,说人年轻的时候往往口味清淡,年纪越大口味越重,年轻时候爱好清蒸鱼,上了年纪就...
  • 天太冷了,趁着有温度的几分钟,我终于能把胳膊伸出被窝,快快地来写今天的小故事。 曾经在朋友圈被两个姑娘的合影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