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土豆》|人间真情,永不凋零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亲亲土豆》是迟子建的一篇短篇小说,小说讲述了一对平凡夫妇的爱情。秦山和李爱杰原本过着平淡的日子:他们在自家的地里辛辛苦苦种了三亩土豆,用汗水浇灌它们生长,春种秋收,年年如此,他们在平凡的生活中感受着人生的喜怒哀乐,享受着一家三口独特的幸福。然而,秦山突如其来的一次吐血,打破了平静的日子。

为了不让秦山担心,李爱杰悄悄洗掉了枕套上的血迹,并百般劝说秦山进城去看病。从秦山吐血起,他们之间的爱情就带上了忧伤的色彩。秦山的病确诊为肺癌晚期,他不愿浪费钱,夜里偷偷出了医院,给妻子买了一条宝石蓝色的软缎旗袍,为妻子收完最后一季土豆后,在下雪的冬天停止了呼吸。在给丈夫守灵时,李爱杰穿上了那条宝石蓝色的旗袍,守着温暖的炉火和丈夫,由晨至昏,由夜半至黎明,直到出殡那天才换下来,这是她对丈夫的承诺,她答应过他,她的美丽只给他一个人看……

他们之间的爱情不是那么的山崩地裂、轰轰烈烈,平淡之中却是那么温暖,读起来让人难以忘怀。他们勤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耘着一片土豆地过日子;他们善良,看到小孩子们蹿到地里偷土豆,秦山并不在乎,反而怕吓着孩子们,先在地头大声咳嗽一番,给他们逃跑的信号,才下地干活;李爱杰在哈尔滨结识王秋萍,同情她的困境,临走前将自己舍不得穿的毛料裤子送她;他们和睦而恩爱,李爱杰虽常因秦山抽烟而跟他拌嘴,但秦山咳嗽时又给他捶背,女儿也懂事要为爸爸拔青萝卜压咳……秦山吐血后,李爱杰忧心忡忡却不敢告诉丈夫,他调侃般地说等哪天他死了,让她用卖土豆的钱招一个漂亮小伙入赘,她却因这无端的玩笑差点落泪。

李爱杰陪秦山进城看病,而秦山只想着陪媳妇逛逛大城市,给她买双牛皮鞋和开长衩的旗袍。他们单纯而善良,如孩子般的容易满足,虽然一路只有一斤烙饼和两袋咸菜,但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富足的。坐火车时,李爱杰为窗外的风景一路发出惊诧,秦山听着妻子恍若回到少女时代的声音,想到自己死后不知谁能来照顾妻子和女儿,他的伤感比晚霞还要浓烈。

得知秦山的确诊后,李爱杰绝望得如同“掉进一口黑咕隆咚的井里”,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仍然强撑起来,偷偷摘了一朵花送给秦山,佯装兴高采烈地告诉他,只是普通的病,暗地里却哭成了泪人。秦山虽然病着,却时刻照顾着妻子,给她订了小米粥,怕凉了,放在自己肚子上严严实实地捂着,这些细节让人不忍卒读。他舍不得花钱治病,却舍得给妻子买上好的旗袍,他怕自己死了没有人帮她秋收,一回家就猫腰在地里起土豆。他们相濡以沫,在困难中相互扶持,他们都不愿意提及死亡,然而却像迷雾一般笼罩着他们,他们之间那份深深的爱笼罩着一份悲情和忧伤。

死亡能够带走秦山的躯体,却带不走他对妻子的爱,小说的结尾是最让人动容之处:由于天寒地冻,秦山的墓穴不能挖得深,而那点薄土无法覆盖棺材,人们要去拉煤渣来盖坟,待春天再培新土。李爱杰阻止了他们,她知道丈夫喜欢土豆,就用五麻袋土豆为秦山堆起了一个丰满充盈的坟。当李爱杰最后一个离开坟茔时,坟顶上一只又圆又胖的土豆坠了下来,一直滚到李爱杰的脚边,在她的鞋前停了下来,“仿佛一个受宠惯了的小孩在乞求母亲那至爱的亲昵”。李爱杰怜爱地轻轻嗔怪了一句:“还跟着我的脚呀?”

作者在结尾动容的描写,让生者与死者进行了一次爱的对话,让死亡得到了升华和超越,曲笔的使用,倾注了无限的柔情和温暖,冲淡了苦难的忧伤和悲哀,因为爱,死亡变得不再可怕。因为爱,秦山即使已逝去,但他们之间的真情永存不灭,李爱杰最后那句对秦山怜爱的嗔怪,也让我们看到死亡不会阻断她心中的爱,死亡也不会扑灭她对生活的希望。

《亲亲土豆》这篇小说并没有太多的情节起伏,没有传奇式的人物,也没有呼天抢地、热血奔腾的语言,却让我们百读不厌,究其原因,我想是因为迟子建笔触下的温情和诗意。小说的开头,就是一段浪漫而奇异的描写:“如果你在银河遥望七月的礼镇 ,会看到一片盛开着的花朵,那花朵呈穗状、金钟般吊着,在星月下泛出迷幻的银灰色……”土豆花的芳菲香气,在这片大地上经久不衰,死去的人也会留恋故乡,便将乡愁托梦给亲人们。这般柔婉而诗性的描写,让整篇小说始终处于温暖之中。当爱情和死亡相碰撞,迟子建让我们看到人性中的温情和美丽,坟顶上那只土豆的坠落和李爱杰温柔的嗔怪,是作者独具匠心的设置,仿佛于在死亡的尽头露出一缕缕晨曦,死亡成为生命的另一种延续,而人性之中的真情也因此永不凋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