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纪实】高三备考的日子40:考得不错与那朵奇葩

长篇教育纪实文学连载:汉东省京州市京州中学光明学校高三年级

今天5月13日,星期日,距离高考还有24天。早上还在上班的路上,领导已把这次三模的成绩发了出来。这次三模考试,是与总校真正的对接,同一套卷,同一时间,而考后扫描入网,发给总校老师,由总校老师依照他们统一的标准改卷,我们只是坐等结果。这实在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至于学校给了总校怎样的报酬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由此可以看出,我校领导与总校对接的程度,就差让他们来直接到这里替我们上课了,当然我们也不是完全闲着的,领导要求虽然卷子是他们改的,但我们也要对自己学生的试卷,尤其是临界生的试卷都要手改一遍,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学生考的情况。

题虽然难,不少学生甚至叫苦连天,但难是大家一起难,天踏砸大家嘛,大家都是一样的。另外从某个角度来说,高考看不首先不是分数,而是排名,是你在整个省区的排名,于是常常一分之差,人的排名就会错几百人。因此说题难题容易,考得分高分低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题难整体都难,题易整体都易,只是在难题面前,谁的心态更好,谁的基础过硬,谁的分数成绩就必然会更好,而对于那些基础不扎实心态不是很好的学生,那就是要了命的,仅一个考场焦虑就把他们打趴下了,他们的低级错误会越犯越多,导致简单容易的试题也会拿不住分。

这次成绩就是个典型,1班这个尖子班中,考得最好的,果不其然地,是班里心态最好上课最不认真学习,常常都是听半节睡半节的那位大神小轩,他竟然是年级第一名。他比第二名高出10分,比第三名高出20分。而第二名则是高一高二时经常得年级第一名的小森,但他对学习的态度与小轩完全是两种类型,小轩是吊儿啷当,整天不干正事,课堂多数睡觉,从来不为学习着急,但因父母逼得紧,也只能无奈学一学,而小森非常自觉,誓要考出最好成绩,也曾经多次拿得年级第一名,但起伏越来越大,成绩越来越不稳,他目前几乎许多课堂都是老师讲老师的,自己干自己的,觉得听老师讲已是没有必要,一节课听着老师又同时干着自己的,与小轩状态完全相反,而小轩是从来不追求自己一定要考多好,但他就偏偏总能把学习搞得非常好,常常比那此拼命学习的人成绩要好得多。当然小轩的例子是没有代表性的,老师也是不敢把他做为榜样的,当然其他学生也自知没有小轩的天赋,谁也不敢真的像他那样那么洒脱,几乎每节课都是听半节睡半节的。

所以,学生之间的差异性是非常强的,而许多家长就是不认同这种差异性。每一届都会有那种根本不见怎么学习,但却把成绩搞得非常好的学生。

伟华在年级工作群里总结本次考试:

本次考试非常理想,按照总校重本划线理435分,文454分,我们有理科有101人,文科36人重本率为62.27%;如考虑地域差异理科降5分,文科降5分的话,重本率将达到64.55%;若再考虑两地的改卷风格(总校的能扣分就扣分,我们的能给分就给分)降分远不止5分,那么考试结果将更理想。我们欣喜的看到这与上次与总校联考有很大的提升,充分说明了我们的提升能力,更说明了大家这段时间的辛苦卓有成效!但是,看到理科410---430的29名同学,文科430-454的12名同学,又有点遗憾,若这次是高考,若按照定的分数线,这些孩子真的太遗憾了!考试总会惊喜和遗憾,希望我们在最后23天能一如既往做好培辅与陪伴,让今年的6月7、8多点惊喜少点遗憾!谢谢大家!

领导也补充说:

或许大家都还记得,上次统考我们达线总人数只有102,四五个月下来,现在硬碰硬提升了30多,要知道我们面对的是总校最优秀学生,强大的理科天下!而且我们的学生仍然处在拨云见日的关键时期,我们要让他们在这次并不好看的分数中看到希望,看到潜力,从内心再次发出动力来,坚持20几天,一定会硕果累累!

这时,最重要的是坚持,最后的20几天,谁咬住牙关,谁就能笑到最后。



这次考试,理科班进步最大的当数5班,5班给他们定的一本指标是1人,而他们这次直接过线3人,如果把线往下降10分,他们达到6人,如果再降10分,他们就有10人,这样一个班级,竟然有这样的成绩,无论如何都是巨大进步。而与之水平平行的4班,则在确保2个尖子生没有问题之,他们的第三名,就与第一二名相差50分,直接掉到了年级114名,也就是说,现个尖子生之外,4班上线人数也就2人,降10分,才3人,再降10分,才5人,这是一种实质的差距。

而这种差距其实,早在上个学期末都已经显露出来,只是因为5班实在没有尖子生,他们的第一名与4班的两个尖子生是要本没法比的,常常年级前100名之前一个都没有,甚至110名之前都没有一个,直到120名时,才接连出现一串;而4班常常年级前几十名就会占据一两名,但也就是那一两名,第三名常常都要在120名以后,那么第4名以后就几乎在年级非常靠后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4班因为两个尖子生的问题,一直被大家很看好,觉得4班很不错,而无班常常达线人数为0,让人觉得没有希望提不起来,但大家又都能感觉到,5班虽然常常是0,但只要稍微降一点分数线,5班马上就会冒出几个人来,只要五班坚持到底,5班要么会上去一批人,要么一个上不来,而4班会稳稳的,只有那两个人,4班后继无人,5班实力雄厚。


这两局面,可以说与两个班主任的风格所决定的。可以说4班5班这两个班主任是几格完全不同的奇葩。

4班班主任杨,前文已有所详述,这是一位管理简单粗暴型的,没有多少耐心,常常地学生大吼一通完事,看似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学生也很怕他,但他一转身,班里就乱做一团,尤其学生是发自内心的不服气他,因为他对学生常常是有意地表现出偏见偏心,比如对学生好的学生态度完全一个样,而对非在籍生、对学习差的学生,基本没有耐心,从态度上、调换座位上,常常都表现得非常明显,他在与本班老师的配合上,也是让大家很有意见,典型的就是如果哪个老师请他帮忙看一下自习,调换一下值班,常常很难,想得到他的帮助很不容易。如果学生对哪个课任老师有意见,他常常表现出的态度就是:有意见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们直接去找校长啊。可以说,他有点不懂得合作,不会做工作。家长也给我直接反映,觉得他对学生的责任心不强。别的班主任天天守在学校,他常常学生请假找不到人,而且别的班主任可以说很能配合学校年级的要求,早早的到校,经常性地进班,而他要少得多,常常只是坐在办公室,与学生的深入接触比较少。这样,4班就难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


5班班主任徐,那绝对也是奇葩性的存在。首先这是个不招人喜欢的人,非常个性,嘴里小牢骚、小埋怨天天挂在嘴上,尤其对4班的杨,常常故意地蛊惑他,经常在他面前表现出工作的消极状态,说出一些让人很消极的话,我就不管,你们爱干啥干啥,谁也别想找我的麻烦,我这班级这个样子,那是根本就没有希望,根本就没法干。天天用这样的语言刺激4班,把杨天天搞得是晕晕乎乎,但他说是一套,而实际做又是另一套,他几乎每天早上到校最早,到校第一件事就是进教室,他与班级课任老师配合度最高,常有课任老师说,不管你对他提出什么要求,他能帮就帮,能配合就配合,不会让你发一点愁;他对学生很有一套,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根本摸清他是什么心理什么脾气,从来不在班里大声训斥,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班里不学习的人也当然很多,但他很会鼓动那些愿意学习的学生,每天晚自习要让他们专门到另设的自习室去学习,而且不管多晚,他都陪着。他对学生的工作是深入的,也是有效的。这一点杨就做得差很多了。他有个很特别的要求,就是所有的学生要按时进教室,任何人不能到自习室去,因为这样跑乱了不好管理,他特别不愿意有人脱离他的管理,每个人都要带在班里。

所以,5班的徐,能在考一次又一次的都是每有一个过线的情况下,对学生始终不放弃,对班级始终如一的要求管理,这点精神真的很难得,他平时常常说出很多怪话、酸话也都能理解,他的心理一度是非常敏感的,班级每次论成绩常常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而且她自己的女儿也在他的班里,成绩却几乎是班级倒数年级倒数,他的心里真的有很多压抑与酸楚,他的这种酸楚,几乎必然地会体现在他日常的语言上,常常表现出的是,你对他好点,他几乎丝毫不领情,你说他班的问题,他几乎根本也不搭理你,是一个自己搞自己的事最好别人不要过问的类型,这种人的集体配合能力、执行能力常常要差得多了,他只是那种我做我自己的事那种,团队中有个这样的人,真的让人很不爽,一个我行我素,动不动还会天天牢骚满腹、怪话酸话迭出、说什么对你都是爱理不理的人,坐一起从来不和你谈问题谈问题从来不和你用心交流的人,让人很难找到那种团队和谐的感觉。他也是这个年级里让人感觉很难圆融的重要因素。

比如,周末加班辅导,他的牢骚最大最重,直接公开说,让我来我是坚决不来,我看能把我咋地!他这话当然也引起其他人共鸣,很是掀起一通情绪浪潮,但是第二天,他比谁到校到的都早!而那些被情绪引发的人都傻傻地不来。当大家都到岗位之后,他在办公里又一通牢骚:他妈的放假也不让休息,看我管不管,老子才不吃这一套呢?我到楼上休息室睡觉去!然后他就非常洒脱地离开办公室,径去休息室睡觉去了。大家觉得他这牢骚说得好过瘾,情绪又被他调动起来了。然后,十几分钟,他便又悄悄从休息室出来进教室去了。

你要是给他布置个什么任务,他马上会很不客气地埋怨:怎么算钱,光让干活嘛。牢骚之后,他干活比谁都快。这种人因为不管怎么样他还干活,而且干得还不错,虽然让人很不爽,常常非常明显地表现出不配合不合作,但多数只停在口头上,一句话叫:“嘴很贱!”但只要干活,就是好同志!


他的这种嘴贱不只是对我们两个年级管理者,对其他人,尤其是能力上明显比他明显强点的人,他都是这种德性,有个老教师就向我诉苦:

“我只是向TA征求些意见或想法,TA就用那种特别不耐烦的语气跟我完全敷衍地说话,好像对我一肚子的不满,但TA又不跟你明说,你说这人奇怪不奇怪,可是我真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TA了,这人真的好奇怪啊。”

“可是我只是从工作角度啊,只是想沟通下问题啊,完全没别的任何杂事啊,TA怎么就这样呢?还有平时交流工作问题,总发现有些人好像就是不跟你正儿八经地说话,你说这他讲那,就是不跟你和拍,就是不讲一个话题,人也在一起坐着,话也都在聊着,脸上也都笑着,可老觉得哪里不对,又让你无话可说,想要听到TA具体明确的想法、看法、态度,TA就是不表态,TA好像也说了,但就是让你不清楚,要是分派工作任务征求他意见吧,TA会说‘好啊,你随便啊。当TA没完成时TA会说‘当时是你随便的啊,我可没说一定完成哦。’TA一会儿跟你讲,你让怎么干我就怎么干,一切听你的,可一会儿又说,我能力有限,你看着办。唉,和这种人打交道怎么这么累呢?就是觉得TA阴里阴气的,让你猜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其实,这种人,就是那种德性。德性源于哪里呢,我曾试着探究:

德国心理学家荣格说,决定人命运的力量,是人内在的潜意识。人的绝大部分行为是受其潜意识影响的,而潜意识来源于哪里呢?来源于其家族经历,来源于父母,也来源于其童年成长经历,比如说,一个有着较严重性格分裂或抑郁症的人,往往其家庭史中有过自杀的现象,于是这种自杀的现象就像家庭基因一样,遗传给下一代或隔代遗传,再比如离婚现象,常常在其家族史中,上几代人中有过离婚现象,如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有离婚的,其子女也容易离婚,因为在他们的爱情婚姻观念中,婚姻虽然也有美好甜蜜,但终究是不长久的,给自己生命的那些至亲之人早就告诉了我们这一点,于是这个观念便深入到了他的潜意识,让山盟海誓的他们,最终常常还是走向离婚。越是想刻意避免,好像就越是无法避免。

荣格还说:一个人毕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而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当然是深受其家族、父母家庭、自身童年经历所深刻影响的,早已化为潜意识,深深地影响乃至支配着自己的日常言行与思维,后天教育而来的“显意识”是无法与“潜意识”抗衡的。

基于以上通俗的心理学观点,那种常常让人很不爽的人,正是那种“潜意识”里负面能量太强的人,比如他们家族史中有过很多的不幸,他们的父母曾有过很多痛苦不幸的经历,他自己的童年也有过很多不安全不平和不幸的经历,这些因此一起都深深地形成了他的性格因素,形成了一种男人中无法阳光、无法阳刚的意识,他们身上会散着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自我防御、自我掩饰的暗能量——敏感、多疑、排斥、不安——他无法凡事明朗自己的态度、观点,他无法在你面前保持一种稳定的、健康的、阳光的、明朗的姿态,他只能那样无意识地言词闪烁、不阴不阳、时阴时阳、让你琢磨不定,这样,他会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是安全的,是平衡的,是保险的。

而尤其像我们这种私营单位,大家不是国家编制人员,人人都是“员外郎”,不少人都曾为了生计经历数家单位,可以说骨子里就缺乏那种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的缺失,常常会让人表现出很多失态的言行,那都是来自内心深处潜意识的自我保护与防范。

这也正是“系统思维”理论所讲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大系统中的小因素,他的一切现状,都是背后大系统运行的结果,而首先他的家族系统、家庭系统、个人成长系统都是他现状的基本推动力量,如果看到背后的这些系统力量,他做出任何事,说出任何话,你就都可以理解,我们都无法去改变他,我们只能接纳他,他是这个样子,因为他只能是这个样子,这是他的生命模式、情感模式、思维模式、说话模式、交际模式,这种模式让他感受到了安全。

也正如佛说:一切相,皆有其因,一切果,都是因缘合和,因有过去世因,也有当下世因。明了其因,有何不解呢?

可是真的与这种人很难打交道的啊?

其实方法特别简单:

TA阴阳不定,时阴时阳,你只需做到一点即可:以“阳”对之。

因为我们是“阳”的——简单、明确、就事说事,无害人之心,我就是想把我的工作做好,我与你打交道,纯属是工作关系,而且是简单的工作关系,绝无排挤你之心,只是来挣个钱嘛。而“阴”者想得要复杂的多——别烦我、别惹我、我不尿你、我惹不起你、我得防着你、你看不起我、你在排挤我、你的到来本身就是对我威胁~~~~~

怎么办呢?如果TA阴阳怪气,一定要直接问他:

我可不喜欢你这种说话的语气,有啥就直说嘛,我只是要听你的态度,你的看法。是我哪里得罪你了么?你怎么对我这么的不耐烦?你对我有意见要直说啊,我可是猜不懂你的心思的。

我可不喜欢你这种报怨啊,你是对我发脾气吗?你是因为我这么牢骚报怨的吗?要是因为我你可一定要说明,不然我是不会理解的,要是不是因为我,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报怨,不然我会误解的。

如果是因为我,你又不说明,第一我会说:对不起,(注意你一说“对不起,我错了”,TA基本就蒙了,因为TA们特别害怕自己有错,从来都是觉得自己对的,而你竟然如此地“不要脸”,说自己错了,是TA们这种人不好应对的,呵呵);第二我会继续的。

反正,对这种人,你怎么明确表达态度,你就怎么说,一定要让对方知道你的态度,你那阴不阴阳不阳的方式,我~不~喜~欢~!

大家出来混的,都有一颗互相试探、互相摸索的心,一定要让对方明明白白地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无法对你阴里怪气。

另外,几乎所有阴里怪气的人,其实他们更多的时候并不是故意,而是一种不自觉的表达模式,即“TA本来没多想,倒是我们想多了”,因为他们那种特有的模式,就是一种让人恶心的模式,而TA早在这种模式里生存了那么多年,自己当然是浑然不觉的。只是对我们而言,是受不了的。

记得我大学时一位女同学,长得还算是漂亮的,但就是一说话噎死人,怎么难听怎么说,气得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交流,一点爱慕之心都没有了。但她完全没感觉,因为她就那样,她说:“我可没想那么多,是你想多了哦!”

一个人活在自己特殊的生命模式里,这种模式的形成,是有很多因素共同铸造的,那是一种TA感觉最安全、最舒适的生存模式,而我们不了解TA的家族经历、家庭成长,所以,TA的种种怪异,对TA自己而言是常态,只是对我们而言是“变态”。

如此而矣。

可到底是TA多心呢?还是我在多心呢?我怎么更糊涂了呢?

你一多心,你就中了TA的计了!

所以无论TA什么语气、什么态度、什么行为,你就坚定一样:

TA就那德性!(其实每个人在别人眼中,都是“就那德性”)


这种德性,在工作中,常常会故意表示出不配合,因为我们要知道,他表现出的不配合,有时真的不是真不配合,就是”嘴贱“:——宣示自己的存在感而已!

只有当他处于不配合时,他才感觉到一种独立的快感,但他必竟又是集体的人,这种现实的独立感又让他深感不安,于是他开始观望,观察那些比自己牛的人是否配合,观察身边的人是否像自己一样也没配合。

每个都活在不断宣示独立又怕太独立而被团队抛弃的纠结中。

其心理模式无外乎以下:

1、配合一词里容易产生服从之意,会自我觉得降低了自己,委屈了自己,一讲配合,他就会条件反射似的先反感扺触,再经权衡利弊冷思后便会迟人一步完成任务。

2、内心缺乏安全感,幼年经历或以往经历中自我感觉受到不少冷落,欺辱,经历过许多不安定,经过自身努力与奋斗,终于立稳脚,有了信心,此时要其配合,他会迅速产生一种经验过的不安。

3、从内心深处就对你植下了不满的种子,不满之因无外乎利、名、位不应这么多,或不应比己多,是醋酸之气外冒而产生的动力。

4、童年成长经历中一直无法实现对父亲关系的融洽与关系的合解,对父亲一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不认同、不接纳、不以为然的感觉,表面虽尊重但内心常扺制,这种家庭内人际关系投射向工作关系。自己本不想不配合,却总无法自控地说一些不配合之言,但因其个人素养终会完成工作。

5、自负者的天然防范心理,自负的内在是自卑,需要强言硬语来掩饰。

6、家庭中他是大男子主义、中心主义,妻子兄弟都要听他的,有一种较强的控制欲,尤其在外深感无耐无助时,这种控制欲会深埋心里、暴于家里,不自觉显于同事。而其心理更深处仍是安全感。

7、深感你置其于不义之地,让自己得罪于他人。

8、别烦我,老子不尿你。我不是好惹地。

9、无直接利害关系,合作没利,不合无弊。

每一种不配合之人的言行,都值得理解与尊重,无理取闹,胡搅蛮缠,死抗到底,都是因为他自认为你碰触了他的心理安全防线。内心的敏感启动了防护机关,或是机枪或是暗箭,也会发出大炮弹。

给点时间,给点空间,不解不辩不争不言,一切误会都会化解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