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显宗×岳绮罗‖相爱是很难的

世上再无张显宗,无人爱我岳绮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火光在树干上摇晃,月色真冷。

我抱着膝坐在石头后面,听身后火堆噼里啪啦的声音。活了几辈子没觉得这般无助过。我说过我要保护他,可现在他魂飞魄散了,我只觉得冷。

活了几百年,什么样的皮囊没见过。初见他,只觉得他不老不少,不丑不俊。

这种时候,我却想起他俯下身柔声问的那一句,绮罗,你怎么不吃晚饭。我知道他当我是个小妖女,也知道他怕我怕的哆嗦却嘴硬说永远也不会怕。

我总是说他是个凡夫俗子,配不上我。

可我这时候想起他是个凡夫俗子,死了,就没了。

张显宗,我牙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