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往事自述

图片来自《人间正道是沧桑》剧照

02        再见

再次见面是在一个雨天,那天天已经黑了,夜色中下着雨,半夜里面听到枪声响起,我急忙开了灯,下了楼去,由于受到惊扰,父亲弟弟也从房间里面出来了,虽然说父亲是一个军人,对于枪,他从来都没有畏惧过。

只是轻声对我跟前的弟弟说:“华章,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华章出去了之后,不久带回来一个满身伤痕的男人,他就是那个姓张的先生,他一脸疲惫,胳膊和手臂四处都是血,额头上面冒着冷汗,浑身湿透了,这样子着实让人心痛。这是我看到他之后的心情,相信再没有人比我更加明白这一点了吧。

父亲看到华章带回来一个受伤的人之后,也没有说啥,就说:“带他去老屋上房休息吧,这里不是他待的地方。”

“什么人呀?”

“华章,你知不知道你救得这个人是什么人?你会惹祸的?”我说。

“姐,你这就不对了。爹说过,见义勇为,才是符合圣人之道的,伤成这样,再不救,就死了。”

“嗯,你倒是记得清楚。不过我给你说,既然你救了他,那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外面官兵都在找他,你好好照看好他,出了事情我们一家人都不好过,知道吗?”父亲说。

“华瑾,你看还是爹开明吧。”说着笑嘻嘻地上楼了。

不多时,官兵就上门了,讲门房为了个团团转,领头的带兵的人说道:“孙厅长,之前看到有一个罪犯跑到你这附近就不见了,你有没有看到呀?”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老夫再怎么说,也是前政府官员,怎么会窝藏乱党呢?”

“这可说不定,我看到那个人就跑到你这附近就不见了的。”一个小兵插话说。

“去你妈的,轮到你说话了。”领头的当兵的冲着小兵吼道。

“孙厅长,你看是这样,你这边让我进房内看看,我保证只搜人。”

“好吧,老夫知道说什么也摆脱不了嫌疑,那你就进门搜吧。”

“好,谢谢厅长支持,兄弟们,搜。”领兵的打了个手势就进去了。

这时候华章就跟着官兵一直进入内庭,然后就示意我将刚刚领进门的张先生,待到老屋柴房去,我会意立刻走进内房里面去,带着浑身血淋淋的张一步一步地走向后屋。前房的动静很大,不时地传来响动声,我忐忑不安地使劲全身的力量,将他拖到后屋柴房里面去了。

由于着急出汗,汗味夹杂着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我浑身乏力,将他拖到柴房,立刻平躺在地上了。

“张先生,你好一点了吗?”

“好多了,你看看你姐姐怎么样了?”

我在朦胧中听到两个人的对话,睁开眼华章正在柴房给张先生包扎伤口呢,我就好了奇了,华章什么时候认识张先生的?

“我姐没事,你看她那样,怎么会有事情呢?”华章笑嘻嘻地说。

“还没事,你看你姐姐为了救我,一个女孩子,把我扶上二层楼梯,这多不容易呀,你还是带你姐姐下去休息休息吧,我这里你不用管,手臂的伤你已经包扎了,没事放心吧,我伤一好我就会立即离开。”

“张先生,我很佩服你的学问修养,你能不能教我读书,在这段时间里面。”华章扶着我转身刚要走这时候又折回来问道。

“当然,当然可以。救命之恩大于一切,欢迎你来探讨学问之事。”

这之后,我们隔三差五的在一切探讨学问,因为有弟弟华章,我们之间关系有了质的发展,华章比较贪玩,每次听完先生的课,就跑出去了。而张先生不仅跟我们探讨学问,还跟我探讨救国救民的良方,发表对时局的看法,激情昂扬,给我们将共产主义,讲到苏联革命已经成功,人人当家做主的景象等等,还提出他的看法,我们将来要建立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我当时深受鼓舞,也许是受到爹的影响,我向来对革命怀着热血,不久张先生走了。但是这时候他在我心里已经种下了革命的种子。

师范学校的学生每隔一段时间,就起而游行。我也在无心思,在教学上面了。那时候孙先生在广东建立了新的革命政府,我闻听之后,就悄悄一个人带了盘缠去了南方,进了广州,在广州我在一个女子中学重新找了份差事,其余时间则参与革命工作,秘密为新的革命政府效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