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析“夫妻忠诚协议”的司法立场(一)

字数 4310阅读 114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婚姻家庭观念也不断更新,并且伴随着公民法律意识增强、妇女地位提高,在婚姻法司法实践中,案件争议焦点已经不像以往仅仅局限在离婚、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权等问题上。近年来,基于婚姻关系而产生的其他权利义务的纠纷成为司法以及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例如“夫妻之间忠诚协议”就为其中之一。

对于夫妻忠诚协议的定义,法律上没有规定。只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中规定了夫妻有相互忠实的义务,且认为“夫妻忠诚协议”源起于此。目前通说认为,“夫妻忠诚协议是指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夫妻双方所约定的夫妻双方不得违反的婚外性行为义务、约定违约责任、以变更夫妻人身权利义务或财产权利义务为内容的协议,目的是为了维系夫妻双方婚姻关系的持续稳定,或者是为了惩罚有过错方而达成的协议。”

对于夫妻忠诚协议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在起草时就已经提到,并且引起了法学界和司法实务界的不同看法,但最终在出台时采取了回避的态度,该问题至今在法学界也无定论。以“夫妻忠诚协议”为检索词检索中国知网,检索到相关论文400篇,其中以“夫妻忠诚协议”为主题的论文共157篇,可见该问题引起了相当的关注,但对于司法实践中案件的不同做法的归纳和总结较少,并且笔者认为这方面的工作实为必要,姑且稍作归纳。

值得一提的是,忠诚权一词,在现行法律法规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这里应当注意区分“权利”和“自由”两个不同的概念,法律上的“权利”是指国家通过法律规定,对法律关系主体可以自主决定为或不为某种行为的许可和保障手段,权利必须是法律明确规定的,并不能由个人凭空创设;而自由是权利的基础,自由是侧重于从个人主观出发,权利是侧重于从客观共识出发。应当认为,法律倡导夫妻之间相互忠诚,但人有选择忠诚或不忠的自由,并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定的社会和法律后果,并不意味这存在忠诚权这一概念。

在检索案例的过程中发现,虽然夫妻之间签订所谓“忠诚协议”的效力和法律性质在学术界和社会上讨论都非常热烈,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但是在司法实践当中单纯以“夫妻忠诚协议”为争议焦点的诉讼案件并不多,这是因为这类案件多以离婚纠纷为案由,违反夫妻之间的忠诚协议通常作为认定一方有过错的事实;并且许多法院并不受理仅以违反“夫妻忠诚协议”请求损害赔偿的起诉。各个法院对于“夫妻忠诚协议”的性质和法律效力的认定也是莫衷一是,笔者试从“夫妻忠诚协议”的司法立场分析入手,对这类协议的性质、法律效力等问题进行粗浅的理论分析,并就婚姻法及其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和司法实践中应有之态度提出自己的见解。需要说明的是,实践中基于“夫妻忠诚协议”提起的损害赔偿之诉一般依附于离婚诉讼,未见有受理不依附于离婚诉讼的案例,故在此无法归纳“对仅基于‘夫妻忠诚协议’提起的诉讼,予以受理”的情形,但后文在理论上将进行讨论。

一、对仅基于“夫妻忠诚协议”提起的诉讼,不予受理或予以驳回

人民法院对仅基于“夫妻忠诚协议”提起的诉讼,一般不予受理;受理后发现不具备起诉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不予受理此类诉讼或驳回其起诉的理由主要是以下两点:

第一、基于“夫妻忠诚协议”请求损害赔偿,应当依附于离婚诉讼。

我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其中“相互忠实”是夫妻之间当尽的义务,也是“夫妻忠诚协议”的精神实质所在,所以显而易见的是,当一方违反了“夫妻忠诚协议”,这不仅违背了当事人之间的协定,也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似乎被起诉而受到法律的规范尚无不可。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一))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仅以婚姻法第四条为依据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也就是说,在婚姻关系当中,若一方仅仅是有一般性的不道德的行为,违反了双方达成的“夫妻忠诚协议”,法律是不干涉的,除非这样的行为已经导致“感情确已破裂”的结果,在“感情确已破裂”的前提下,当事人起诉离婚的,法院可以准予离婚,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对此,我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四十六条明确了法院准予离婚和无过错方离婚有权请求损害赔偿的情形:第三十二条“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另外,婚姻法解释(一)第二十九条第一、三款强调:“第二十九条承担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为离婚诉讼当事人中无过错方的配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当事人不起诉离婚而单独依据该条规定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来源:中国法院网荣昌频道|作者:李婧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婚姻家庭观念也不断更新,并且伴随着公民法律意识增强、妇女地位提高,在婚姻法司法实践中,案件争议焦点已经不像以往仅仅局限在离婚、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权等问题上。近年来,基于婚姻关系而产生的其他权利义务的纠纷成为司法以及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例如“夫妻之间忠诚协议”就为其中之一。

对于夫妻忠诚协议的定义,法律上没有规定。只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中规定了夫妻有相互忠实的义务,且认为“夫妻忠诚协议”源起于此。目前通说认为,“夫妻忠诚协议是指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夫妻双方所约定的夫妻双方不得违反的婚外性行为义务、约定违约责任、以变更夫妻人身权利义务或财产权利义务为内容的协议,目的是为了维系夫妻双方婚姻关系的持续稳定,或者是为了惩罚有过错方而达成的协议。”

对于夫妻忠诚协议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在起草时就已经提到,并且引起了法学界和司法实务界的不同看法,但最终在出台时采取了回避的态度,该问题至今在法学界也无定论。以“夫妻忠诚协议”为检索词检索中国知网,检索到相关论文400篇,其中以“夫妻忠诚协议”为主题的论文共157篇,可见该问题引起了相当的关注,但对于司法实践中案件的不同做法的归纳和总结较少,并且笔者认为这方面的工作实为必要,姑且稍作归纳。

值得一提的是,忠诚权一词,在现行法律法规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这里应当注意区分“权利”和“自由”两个不同的概念,法律上的“权利”是指国家通过法律规定,对法律关系主体可以自主决定为或不为某种行为的许可和保障手段,权利必须是法律明确规定的,并不能由个人凭空创设;而自由是权利的基础,自由是侧重于从个人主观出发,权利是侧重于从客观共识出发。应当认为,法律倡导夫妻之间相互忠诚,但人有选择忠诚或不忠的自由,并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定的社会和法律后果,并不意味这存在忠诚权这一概念。

在检索案例的过程中发现,虽然夫妻之间签订所谓“忠诚协议”的效力和法律性质在学术界和社会上讨论都非常热烈,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但是在司法实践当中单纯以“夫妻忠诚协议”为争议焦点的诉讼案件并不多,这是因为这类案件多以离婚纠纷为案由,违反夫妻之间的忠诚协议通常作为认定一方有过错的事实;并且许多法院并不受理仅以违反“夫妻忠诚协议”请求损害赔偿的起诉。各个法院对于“夫妻忠诚协议”的性质和法律效力的认定也是莫衷一是,笔者试从“夫妻忠诚协议”的司法立场分析入手,对这类协议的性质、法律效力等问题进行粗浅的理论分析,并就婚姻法及其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和司法实践中应有之态度提出自己的见解。需要说明的是,实践中基于“夫妻忠诚协议”提起的损害赔偿之诉一般依附于离婚诉讼,未见有受理不依附于离婚诉讼的案例,故在此无法归纳“对仅基于‘夫妻忠诚协议’提起的诉讼,予以受理”的情形,但后文在理论上将进行讨论。

ile���l�e�0�������r:#333333'>抢救33天,郭先生掉了30斤体重,出院后,几乎每月至少一次的感冒、止也止不住的咳嗽让郭先生这几年的精神一直不太好:“有时候会在半夜咳醒,那种声音在夜里特别刺耳。”郭先生说,不敢想象十年以后的自己会是啥样,“很怕身体到时撑不住了……”

“能幸存下来就是最大的幸福。”这句话是幸存者苑女士的口头禅。除了肺部的纤维化,空难还给苑女士的胳膊和后背留下了严重的灼伤痕迹。苑女士说,空难发生不久后,女儿因为伤口疼痛在医院里哭得撕心裂肺,周围人都说去哄哄,苑女士回应说:“让她哭吧,这样最起码我知道她还活着……”

憾别歌唱的女高音

幸存者圈子里嗓音条件最好的陈女士被大家称为“华姐”,空难前在银行工作,空难抢救时,华姐创下了17天不合眼的纪录,她说她当时太恐惧,在医院必须寸步不离守护在幸存的儿子身边。

从小,华姐就喜欢唱歌,还曾经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但因为与家相隔太远,她放弃从事音乐专业。进入银行工作后,作为花腔女高音的陈女士,每年都是台柱登台献唱,空难之后,她便与唱歌绝缘了。

“唱歌需要练气息,有时要憋气。”陈女士说,由于肺部损伤,毫无预兆爆发的咳嗽根本容不得她去调整呼吸,“咳到最严重的时候,整个人会失禁”。

今年,是陈女士事发后第一次带着儿子去海南,“东北天气太冷,咳嗽停不下来。”陈女士说,登机前几天,她的焦虑和不安与日俱增,“飞机落地后,我嘴上一嘴的泡”。

心里对他恨不起来

齐全军案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发誓永不再到伊春的米女士和当时飞机上的六七名幸存者一起租了车,从哈尔滨驾驶4个多小时到伊春旁听庭审,他们还在法院前拉起横幅,表示相关单位应该对空难承担责任。

一年之间,幸存者们对判决的关注度冷却了许多。二审判决后,几位幸存者情绪复杂,“对他恨不起来。”郭先生说,造成这起空难的原因很多,齐全军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但不怪他是不可能的,不是他操作失误,我的身体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今,这几个幸存下来的人会在朋友圈抒发各自对生活的感受,话题常涉及身体和病情。他们也会偶尔聚在一起宣泄一下情绪,彼此鼓励几句——“我们的状态,其他人体会不了”。

来源:新京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