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蝴蝶【八】

夏小乐凭油画《新梁山泊与祝英台》被四川美术学院招录,在藕池、南囗两地一度成为议论中心。奇奇、弯弯一些师弟师妹对人说:我们师兄画得真好,两个跳舞的都穿着蝙蝠衫,画面象飞起来了,好浪漫好浪漫。不少学生家长从中得到启发和教育,开始注意发现自家孩子的爱好“天赋”,给孩子请音乐、舞蹈、绘画、书法、写作老师,听说镇小学在课外时间也开办兴趣班了,低工资、有特长的老师允许捞一点“外水”。

        蝶妈也听说了这件事,在家里教育女儿就有了由头。蝶妈说:画你们的孩子成了正果成了材,你们却游手好闲不走正道,唱歌跳舞这都不是正经人干的。看人家孩子将来赚大钱发大财,自己不搞事,不吃苦,饭都弄不到囗里,你们难道一点都不着急?。

        花蝴蝶只有在妈妈拿夏小乐说事时才会低头不语。蝶蝶自己也想,这个夏小乐其貌不扬,平时也没看见有什么本事和特殊,居然闷声不响就弄得出息。他也是没参加高考呀?他也是没有后台呀?他是怎么就搞出名堂了呢?我可不可以也去找找那些拍电影的导演呢?

      "蝶蝶,妈妈明天赶早要搭车去县城斗湖堤办公事,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蝶妈边说边盘算自己的心事。

      "你去办公事,我去干嘛?我不去".花蝴蝶随囗回道。

"蝶儿你就是这么任性不听话,天天这么瞎晃荡人家会骂娘的,我们再去想点办法,你不是想当女兵吗?我们去找找刘县长再让想想办法。"蝶妈说。

蝴蝶听妈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心动,又回道:你去就行了,我去又起不到作用。

蝶妈听出蝶蝶话中的妥协,就进一步劝道:蝶儿呀要听点话,妈妈这样为难还不是只为了你。这么好的单位你不去上班,小眯糊、夏小乐这么好的伢儿你不喜欢,偏偏喜欢一个"无

事干"夏建建。好看,好看能当饭吃?

"好看在一起就开心就顺眼,你懂个屁"

"我是不懂个屁。我忙完厂里忙家里,又当娘又当爹,碰到你这个不孝顺的,我这是为哪一起哟?"蝶妈很伤感地抛出这一句,也狠狠地触动了花蝴蝶,花蝴蝶不再言语,蝶妈跟着来了一句: "明天早点起床,去找找刘县长求求人家,能成不能成看你的造化!"

  第二天上午,夏建建过渡来到藕池找花蝴蝶,很远就看见大门上用红色粉笔歪歪扭扭写着一排字,走近一看就有点失落:建建,我跟厂长一起去斗湖堤,晚上回来。建建心头一惊,哪个厂长?额头上冒出汗珠,仔细一琢磨才悟出是蝶妈,这个鬼,调皮要死,吓出我一身冷汗。转身回走,去哪里呢?堂弟夏小乐早己不在装饰店去了重庆读书。前天在书店买了一本巜少年维特之烦恼》,外国人写的书蛮拗囗,硬是难得读转,意思可以理解那么一点。唉,只有再回去读那个东西了。

          夏建建正思忖回转渡囗,迎面走来一群人,也是刚乘渡从南囗那边过藕池来的。人群中有个青年叫"咬脐"的,裤腰上系一根红布带,很抢眼的。系红带子的大概是表明自己的身份,学武之人,江湖之人,身份特殊,后面有人撑,随便不要惹我。

      "建建,你也过来了?"夏建建一抬头看见了咬脐和咬脐的红裤带便"嗯"了一声。

      咬脐走过来问:什么时候过来的?干嘛呢?

      "刚才哩,不干嘛,回去"。夏建建无心与咬脐多谈,边回答边走。咬脐一把拉住夏建建说道:建建,刚过来就回去干嘛!跟我一起去刘家场玩。我们都在那里学"武把子",我师父赵伯汉是湖南第七、湖北第一的"狠师傅",功夫跟少林寺的师傅差不多。

      夏建建听到第一第七这句很是不服气,便回道:湖南第七就可以在湖北第一?

      咬脐解释说:湖南人比湖北人学武的多,功夫也厉害得多,所以有这个说法。

      夏建建很看不起咬脐讲这样的话:咬脐,你哄小孩子吧!少林、武当,你知道武当在哪里?在湖北。还第一。湖北人总是把湖南人打得狼狼大败,你还替湖南人吹牛。

        "建建,是狠狠大败吧?好了,就算湖北人狠,但我师傅确实很厉害,各门功夫都行,还会点打。"咬脐又劝道。

      夏建建在录像厅看到过"点打"的,两指一戳活人立马变木头,任人摆布。

"你师傅真的会点打,他当场试验过?"

        "真的会,试验过。好标致的女人我师傅一点穴就乖乖不动."

        夏建建将信将疑随咬脐来到了刘家场武场孑。

  花蝴蝶很早就被妈妈叫醒,搭首班车进城。昨晚上,少不更事、游戏人生、固执任性的小姑娘很难入眠。她想一会自己的明星梦,又想一会夏建建,想到夏建建自然又想到那个画他们的夏小乐,夏小乐之外又还闪现一些其他人的影子......,脑子像电影,想让它停歇一会儿但很难做到,后来又烦燥又头疼,夏建建的形象总是满格在脑海里生痛。

与建建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们却一见如故,不只是别人讲的英俊……潇洒、漂亮,更多是一见倾心,好像前世就相爱过。从来没有在意过男孩子,但在意他,在意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建建也一样喜欢我宠爱我,比妈妈还宠爱。妈妈唠叨,常常给我压力,建建理解我,看得见我光鲜的外表埋藏着的看不见的东西。他常常会用眼神表现他的忧郁。他还隐隐约约有对世俗不满的一股子倔强。虽然学习不用功的,常说错别字,也没有更多的情趣爱好,可是我总能从他每一句话里每一个动作当中感受到干净的灵魂或者说高贵的灵魂。这些东西难道就是小说、电影里才有的吗?是达官贵人才有的吗?不是,高贵的灵魂是与生俱来的。夏建建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他身边的一切格格不入,也不可能得到家庭、社会的优待。它常常被岐视被妒忌被勾引,一颗天然宝石在卵石堆里,你的光亮是难以让人看见的。它只有展示在华贵的殿堂,在万人嘱目的舞台,才会熠熠生辉。只有宝石与宝石的互耀,光芒才会交互四射。夏建建,我爱你,我爱你也是一种自怜自爱,只有我俩在一起,才会感觉出这世界的美好,我们一旦分别,总觉得处处都是障碍,是死角,是一场又一场的噩梦。我们原本是天堂的天使,却为何今生今世落到凡间经受世人误解、鄙弃、贱待?夏建建,我的白马王子,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尘世吧!免得那些烦恼的俗事时时打扰,让我们总不甘心。

      花蝴蝶从未如此伤感过,在妈妈的宠爱庇护下,她从未低过头求过饶。虽身处小城,却时时觉察着时代的新风气新风尚。人长的漂亮,从小就有一种优越感。偷偷看过不少爱情小说甚至手抄本,心还是比较细的。为了显示自已的高傲,在世人面前会装一些冷面。为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赶时髦,穿奇装异服,学明星作派,虽然是一个女孩子的虚荣心作怪,同时包藏着她对理想对前途的追求与迷茫。天之娇女,她的青春她的生命都是短暂的。正如鲜花一样,在短暂的绽放中不能完全呈现你的美好,就会有负天之娇。花蝴蝶想到这些又似乎悟出了一点道理,为了达到最高目标人有时候也需要低低头,有一些妥协的。特别是女人的一些妥协,关键时候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妈妈常常讲,每一个漂亮女人,内心都埋藏着一部辛酸史。好吧,去就去,求人就求人,圆了梦人生就会更精彩!建建,你也要加油哟。学你那个堂弟,低头发奋,还是要读一些书,你终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其实这想法在夏小乐去重庆早就萌发,建建开始读的巜少年维特之烦恼》就是他推荐买的,从中我们能注意到花蝴蝶的心理变化!

  夏建建随咬脐来到刘家场武场子。这里像一个小码头,有热闹景象。背街空着很多房子。小学老师有宿舍在此。还有大队医生,学校兼大队部炊事员也都在这一排住。连着这一排还空着十几间。三间相连的现在成了赵伯汉师傅的教场。右边另一间是赵师傅的寝室,30多个徒弟都是附近不远的,一般吃晚饭天黑后才来。白天也有来的,帮助做点小事,听师傅日点散白。赵师傅会讲晕故事,徒弟喜欢听,连学校老师,住在大队部附近的男女老少都常常赶来围住他求他讲。什么媳妇喂奶,爷爷对孙子说快吃快吃,你不吃我吃;什么儿子大了不能再与父母同床,发现后骂爸妈流氓;什么大队支书带日用品开会却带去妇女主任等等……。这个赵师傅蛮多‘’鬼打架’’,又教武术又讲荤故事,起初很是逗人喜欢。这一天上午,咬脐带夏建建过来,赵师傅又在一群男女包围当中眉飞色舞,涶沫横飞。

        讲有一个寡妇偷人。寡妇有两个儿子。一个大儿子,一个小儿子。

      下面就有人插话:赵师傅,你蛮会夸白吔,两个儿子不是一个大一个小还是一样大?双胞胎也有大小呀!

      赵师傅没有理会继续讲:野老公来了,俩人睡一头,把大、小儿子放脚头。野老公深夜压上边,两个儿子闻他的臭脚很不高兴。时间长了就给他取名:‘’翻脚板‘’。一天早晨,弟弟问哥哥:哥哥哥哥,那个翻脚板什么时候走的?问时恰好被妈妈听到,妈妈打了一下小儿子的头制止道:要死。哥哥一听妈妈说要死,不知道在阻止,以为说那个翻脚板要死,便抢过话头:妈妈,我早就知道那个人要死,昨晚他抽了一夜的筋。

      赵师傅话音一落,一圈笑得人仰马翻。有一个漂亮女人坐在一把木椅上没笑,夏建建望着这个没笑的女人,想起自己被四位爷用细铁丝捆绑抽打的时刻,身体痉挛一下低下头不敢再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