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是磨刀,不是磨磨刀石 | 教学志

字数 3724阅读 77
Chinese Offspring -Zhang Dali

2016.09.05-09.09

工作室开学一周

文|崔洋

凡病痛加身,所念一次比一次清晰,不知别人如何,疼痛对我却不像快乐那般易流于平凡,流于麻木,每次都还是它最初的风采。它来的清白,因不代表什么,亦找不出合适的感伤烘托气氛,只得无情绪地体验。

疾病给人强悍的无力感,脆弱的无从下手,让人向生命本身的彻底无能和毫无建树坦白,这时容易对世界有悲心,悲心也和病痛成正比。感谢它这些年的眷顾,让人在看似应得的同情中停止自怜。

开学几日,两项教学更新,一是上午阅读从边读边记过渡到读书会,二是混合式教学新增安排。

本周看学生综合表现,理解力、表达力较初期进步巨大,同样的要求放在上学期初实践,不说师生间能否有交流,光是能不能听懂老师说话都是问题。抛去一个正儿八经的不同意见,孩子满脸写着“你凭什么欺负我”。这学期头几天,以上情况未见。

从阅读《行者无疆》最开始学生的走眼不走心,到现在有人最少通读过一遍,最多的读了三遍,对书中基本内容的的熟悉度高,同时在生活学习中,对自己的真实水平也逐渐有了数,所以针对问题的表达能辅以实据,态度上也踏实不少,对此我提出表扬:“和你们说话现在很舒服。”

读书会的目的,不是把一个人能读出声的文字分给好几个人读,也不仅是把一个人能说明白的事非要再让别人说一遍。它的目的,是让学人聚在一起把个人已从原文中“榨”干了的东西拿出来,经过“再压榨”。实现这个过程,不仅需要理论上“大家排排坐,吃果果”一样轮流发言,更需要见地的“驻扎”。所以自在场老师全程参与,学生轮流发言不是挨个读那么几个字,更要把所负责讲解的章节,像Presentation,一二三四说的有条理。作者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有什么感觉?有什么体悟?哪里值得“反刍”?哪里值得反驳?清清楚楚,期间随时可打断提问,主讲人则要回答抛来的疑惑与意见。今天的读书会,有同学在面对我的快速质疑时,表现的干脆利落,对答不卑不亢,思路清晰,理由充分,没有废话,我很欣赏。

我跟学生说,凡是十岁以上的人,说话当中,不应只有主观情绪,而缺乏理论依据。所以提出三点要求:一,类似“我觉的他说的这句话特别好,我特认同。”后面因为所以完全没交代,这种话就不要说了;二,成熟的表达方式里语气词非常少,什么“啊、呢、哇、呀”,再比如“翠绿翠绿的”、“姹紫嫣红的”,还有非正式的标点符号都不要用,想让自己得到应有的重视,就要从每个细节自我庄重起来,注意表达出的每个信息和符号;三,少说“我感觉”,多说“我认为”。

“混教(混合式教学)”,之所以不叫“多媒体”教学,不仅是因名字被用烂了,更因学习方式的改变、进步,教育本质上的方向,不由教室里是不是多个电脑和幻灯片幕布决定或能改变。现在很多还没上学的小孩都开始有手机,会玩iPad的,会偷偷设密码删历史记录,但真要运用“多媒体”学习一下,发现也没有“多媒体”到哪里去。所以这个词改了,不见得是进步了,有可能是螃蟹红了半天,人家不觉得新鲜了。不过,重新组个词,总有概念可以继续“炒”,但无论“炒”多少,“混”多少,煮沙还是不成饭。

能助于拓展自身技能的条件都因我们的放任,成为了自身机能退化的借口。就像最近总说“知识碎片化”,认为在朋友圈、自媒体上听了大数据,生活就提高了若干层次,有声音指出如此做法无法让人真正的成长,等等等等。我个人认为,其实你只要愿意,这没什么问题,知识之所以是“碎片化“的,和知识本身无关,知识就应该是碎片化的,而我们之所以意识到自己的学习对象是“被碎片化了”的,是因为价值观不健全,认识体系不完备,无法整合信息。打开锅,发现米饭稀稀散散不成团,有可能是因为米饭没熟,不见得是米的问题。缺乏整合力,缺乏捡择力,拿筷子和端碗都是碎片化的技能,驾驭知识和自身生命质量的关系,这教育谁负责?

教育倾向“将就”,人生的“成功”就从开发一切能钻到的空子开始。小孩现在一读书就看图,一上视频课就抄字幕,自在场的策略不会是“治病”,而是引导学生“正常”起来。这两种对症思路的“治疗”方向完全不同,前者让“疾病”作主,针对它,给它关注,把主动权交给“病症”的显现与趋势,围绕着“病人家属”的推测、忧虑、情绪,乃至“病人”自身的叙述,提出对症手段;后者针对“正常”,引导“病人”把注意力从我“哪里有病”,和“我就是有病”,转移到“哪里才是正常的表现”。

这样做并非失去了对“疾病”的重视,而是将被“疾病”所牵动的注意力转为主动。打抗生素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解决疾病的症状,但我们不能确定,一直打抗生素就可以不光解决病症,还预防疾病,甚至让人更健康。所以“对症思路”的不同导致“用药”的每个环节,“康复训练”的每个步骤都相差甚远,这种“治疗”的包装贩售“可以有”,但是我“真没有”。

罗素在《论教育》开头一章《现代教育理论之基本原理》谈到以往人们对教育实用性的观点,认为“实用”的真实意义在于达到“生理满足”,这一理论在以知识积累为纲领的教育行为中可实践,可通过工业革命以来的社会结构充分印证。有人说,随着工业1.0、2.0成为过去,传统依赖记忆的学习模式应改变,萨尔曼克汗笔下的“普鲁士教育”也尤为明晰地指出了该模式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利”,与在信息化时代下的“弊”。但无论工业是到了3.0还是4.0,教育乃至很多与“人”这个主体有关的学科,所谓的“科学”与“实用性”,都值得反思。

单纯依赖记忆,以知识积累的“量”作为实用性依据,这样的理论是“大量背诵”、“完形填空”的原始动机。而当我们以“量”作为考核标准,去质问一个没有过目不忘能力的学生时,忘记了,就代表着付之记忆的时间被彻底浪费了,此推论看似不公,但当我们看高中毕业生集体撕书,背了十来年古文的孩子表达力、独立思考能力却仍停留在小学甚至更低水平时,答案或许就和最开始的学习方向有关。

那我们教什么?知识不可以不学,怎么学?知识积累的量化要求可以与独立人格的培养不矛盾,怎么实现?

昨天,一位同学在下午用了将近三个小时没有完成一集历史公开课的学习, 自在场的一位老师着急了,晚饭后我让这位同学向我汇报,他有将近百分之三十的教学内容没有复述正确,但我没有给他判不及格,也没有让他返工,而是和他进行了一系列较为即兴的问答。在我的价值系统里,和学生针对知识准确性的探讨只占我工作的百分之一,这样做并不是片面强调哪个更重要,而是在关键的教育节点上突出我该有的作用。

我知道在以往的考核中,这样的汇报即使在自在场的普通标准下都是不会通过的,但是,自在场除特殊情况外,不会拿统一量化的标准来衡量、判断学生见地的可行性和独特性,所以,这就要求老师在量化的知识点,和无法量化的学生个人综合素养上做出选择,进行比重的调整。

我向这位同学强调:“汇报作业情况,我主要看思路和态度,最重要的不是知识重点”,我拿起这位同学的笔记本,看他的课堂笔记按照要求,分段清楚,公开课中百分之八十的知识他都用自己的语言编排、整理并记录,卷面工整,向老师口头汇报时亦逻辑清晰,表达流畅,而在仅仅一集的公开课中,他也能表达出多个主观见解,所以我选择性地忽略了他在知识转述方面的不足,鼓励他能以认真的态度拓展思路。接着,关于学习效率低下的问题,我和他一起做了个实验,将一个小时分为三部分,每部分对应学习一集公开课需要的步骤,于是我们计划到:第一部分写提纲,十五分钟;第二部分写总结与体悟,二十五分钟;第三部分,写反思,十九分钟,最后一分钟用来检查,后来他用不到一个半小时完成了新的一集,状态非常好。

又如前天,一位同学在读书会时反复说不清楚一段概括性的描述,这时我没有让他把难受的劲过去,反而给他施压,抓住这个弱点剖析开来,“穷追猛打”,他急的流泪,自己非常煎熬。我引导他一遍遍地试,废话一字字地剔掉,直到把这句话说的明明白白,他自己也因此开心的不得了,而这位同学在自在场的晚会发言时,其表达方面的进步也令同学们非常惊讶,纷纷感叹训练的可贵。如果站在积累知识量的角度,这样的训练就会被忽略,平日里我和学生强调的“哲学性反向思考”就没有空间。

今天上午我们在学习《论语-乡党第十》时,针对文中大量出现的关于礼制细节的描述展开讨论:

“《朝话》当中谈到的机械性是否和传统礼制的模式化、章程化有相似?避免行为的机械性并不代表摒弃礼仪,遵守礼仪并不代表沉溺于死板,你怎么看?在生活中,你又有哪些行为是在外在达到了礼的功用,实际意义上却只是在重复无意识的习惯?孔子细致地描述礼仪的行为状态,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又能从他的教诲中提升出什么高度?”这样的问题对自在场的学生来说每天、每课都必须面对,针对这些问题,我们思考、写作、交流、展示,一系列的流程下来,这就是混合式教学。

磨刀是门学问,刀下去的角度,推动的力度,该使劲的时候怎么使,该洒水的时候洒在哪儿,一个环节出问题,刀不是越磨越钝,就是容易磨卷刃。第一次磨刀的人容易磨不好,不是因为他没经验,而是磨的时候容易忘记,是要把刀磨出来,还是把磨刀石磨出来。这个关系不搞清楚,磨的过程中就会出事情。

磨刀不是为了让刀把磨刀石削出最好看的棱度,而是为了让刀在最应该受到摩擦的地方接受摩擦。


“The real issue is: should we, in education, aim at filling the mind with knowledge which has direct practical utility, or should we try to give our pupils mental possessions which are good on their own account? ”

                                                                                                                               - Bertrand Russell


参考文献:

Bertrand Russell,On Education, Postulates of Modern Education TheoryP5-9, Routledge Classics 2010


自在场,一场理性教育的觉醒。欢迎关注“自在场”微信订阅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527今日话题】 你还记得自己加入小灶的初衷么?目前来看进展如何? 初衷希望开拓眼界,提高写作水平。目前来看小...
  • 01 早上看到微博推送的一条消息,奚梦瑶在昨晚的上海维密大秀上不慎摔倒。 晚上下班时发现各种斥责奚梦瑶的声音遍布网...